中国未来的问题主要就是养老问题

author: wxmang

中国目前的养老制度是闭门造车一厢情愿制定出来的,所以基本不具有可行性,实施结果必然是入不敷出。以一个大型一类国有制造型企业的数据为例可以说明这个判断。

这家企业是行业龙头,装备水平和技术水平都是名列前茅的,而且是因为瓦森纳协定对我国禁运的某些军品的唯一定点生产任务基地。

目前这个企业主营业务收入46亿,主营业务成本35亿(包括原材料、辅助材料、燃料及动力 、工资及附加、制造费用(包括车间管理人员工资;一线直接生产人员非生产期间的工资;职工福利费(管理人员工资资的14%提取);交通费(为车间职工上下班费用);劳动保护费;折旧费(车间所使用固定资产);修理费;租赁费;物料消耗;低值易耗品摊销;生产用工具费;产品试验检验费;季节性修理期间的停工损失;取暖费;水电费;车间办公费;差旅费;市内交通费和误餐补贴;运输费;保险费;技术组织措施费;其他制造费用)

扣除掉各种税费,包括国税负责征收的增值税(增值税=商品销售收入(不含税)*17% – 进货金额(不含税)*17%(月报);无抵扣发票的工资、劳务、服务等等支出不能抵扣)、车辆购置税;燃油税。

地税负责征收的(有30种),大项是企业所得税(所得税=利润总额*税率为25%)、个人所得税、土地增值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房产税、城市房地产税、车船使用税、车辆使用牌照税、资源税、固定资产投资方向调节税、印花税、耕地占用税、城市集体服务事业费、文化事业建设费、教育费附加等等。(应纳城建税=应纳增值税*7%;应纳教育费附加=应纳增值税*3%;应纳地方教育费附加=应纳增值税*2%)

上述税费最终占销售收入的5.5%左右,也即2.5亿左右。

再扣除财务费用1.5亿(企业有22亿各种不同贷款)、各种摊销1亿(包括无形资产摊销、折旧费、专利费摊销、研发费用摊销等等)、销售费用8000万,以及运输费、管理费用等等其他后,所得税前利润2亿左右,所得税率为25%。但是上述数据没有计算五险一金。

如果计算五险一金,企业开始亏损,因为企业有1万人,月均4000元工资,人事费用每年支出4.8亿左右,按照着五险一金制度,需要增加50%人事费用支出,也即2.4亿。

目前中国五险一金制度设计是: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纳20%,个人缴纳8%;基本医疗保险单位缴10%,个人缴2%+3元大病统筹;失业保险单位缴纳1%,个人缴纳0.2%;工伤保险单位缴纳0.3%;生育保险单位缴纳0.8%。此外,住房公积金的缴纳比例,单位和个人都是12%。缴费的基数,则是按照员工本人上一年月平均工资来计算。不算住房公积金,个人三险的缴费比例合计是11%,单位为个人缴纳五险的比例合计为32.1%。单位和个人合计缴纳比例达到了43.1%。而如果各算上12%的住房公积金,个人和单位的缴费比例就分别达到了23%和44.1%,合计达到工资的67.1%。

以某位员工上年月平均工资1万元整计算,那么他今年每个月所缴纳的社会保险分别为:个人缴纳部分:养老保险8%为800元,医疗保险2%+3元为203元,失业保险0.2%为20元,住房公积金缴纳12%为1200元。每月合计扣缴共2223元,占工资比例的22.3%。

单位为其缴纳的部分:养老保险20%为2000元,医疗保险10%为1000元,失业保险1%为100元,工伤保险0.3%为30元,生育保险0.8%为80元,住房公积金12%为1200元。每月单位合计为个人缴纳五险一金4410元,占个人月工资比例的44.1%。

也就是说,如果单位聘用一名月工资10000元的员工,那么实际每月至少要支出14410元。

面对这种竭泽而渔的制度,当然国企没有动力偷税漏税,也没有可能对抗政府,一定会乖乖交钱,但是亏损最终还得中央财政买单。

至于民营企业,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对抗,不交,如果处罚就关门大吉,另外一条就是弄虚作假。目前大多数民营企业选择后者。其实地方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浙江完全缴纳足额五险一金的民营企业不到20%,广东不到15%,就是明证,地方政府也不想把企业都逼得关门大吉,影响自己税收和就业指标完成。所以养老金的亏空是必然越来越大的,戴相龙计算过,到2025年养老金亏空大概3.5万亿到4万亿(根据不同养老基准),这个计算以2000年不变价格计算,如果考虑通货膨胀,大概在8万亿左右。这是需要中央政府买单的。买单的资金来源只能是央企的利润。

而央企目前留存利润主要用于再投资的自有资金(所谓本金),一般铁公基项目自有资金必须30%,另外70%可以贷款。由于铁公基投资有连带效应(例如高速路通后,可以带动民间资本去投资房地产,物流园,工厂,旅游等等),现在一般情况是铁公基投资5元,可以带动民间资本2元钱投资,实现增加1元GDP。所以如果把央企留存利润用来弥补养老金亏空,GDP增长会显著下降的。目前每年中国新增GDP7.5个点中,4–4.5个点是新增投资创造的,而新增投资中,房地产是主力,其次就是铁公基。

所以未来中国经济真正的考验其实是养老,而不是产业升级或产能过剩,当然更不是金融风险,这些都是成长中的问题,可以水涨船高解决,也即可以用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来解决,其实就是印钱来稀释债务,缓解矛盾爆发时间。

养老却是实实在在的大问题,他不是成长中的问题,而是成长中的颠覆性力量,他是寅吃卯粮,入不敷出,可能导致未富先衰。这种情况与希腊、西班牙等PIGS国家目前遇到的问题实质是一样的。

当然中国因为有央企兜底,不至于出现他们那种国家财政破产的危机。这也是没人可以撼动央企地位的原因,这是TG执政的基石,如果哪天真的出现一个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把央企私有化了,那才是人类的灾难,美国也将被拖入深渊。骨子里浸透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理念的中国人可不像欧洲人好糊弄,李自成张献忠都是因为生计问题铤而走险的。所以总的来说不用过于担心,这点上面心知肚明。只有政治白痴才会想肢解央企。

目前养老金改革,没想这么远,就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且也没法触动税务和金融体制,那一块太强大,连总经理都无能为力碰一下。
计划生育一下子公开放开不太可能,这个政治代价没人承担,但是小步快跑逐步放松是必然的,实际上现在很多地方已经很松了。
至于养老金入市,不过是广东1000亿养老金委托入市试验成功后,很多地方政府跃跃欲试,想分一杯羹,中央未必敢一下子放开,因为中国还没有这么多合格的投资机构来管理这么大一笔救命钱,政府部门监管能力也跟不上。再说很多人是抱着饿狼的心态看这笔钱的,可能也让决策者胆寒。所以我觉得大规模放开还需要时间来观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