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政治正确

ACE

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是当前美国主流精英们正在深刻反思的问题,本来这是一个褒义词,表示一个人思维言谈政治成熟,但当下它在美国更多的被当作一个贬义词,用它来描述官僚主义演进的最高状态——(为了)政治正确(而正确)。这也是当前美国总统选举中床破与希拉里斗法的焦点之一,希拉里代表着典型政治正确的官僚作派,所以虽然言之凿凿似乎占尽了道理但却令人觉得空洞和虚伪,床破(Trump)像个逗逼大炮但却每每博得不少人人发自内心的赞叹——就像那个皇帝新衣故事里的毛头小孩。欧美整体上深陷“政治正确”,面对内忧外患进退维谷,正在相对在衰落;与此同时欧美眼中“政治不正确”的中国在相对快速地崛起。

政治正确是官僚政客们修炼出的终极保护伞,表现为随时随地满口道义,而忽视现实环境,肤浅地套路化思维,时刻高举道义大旗,尽干些经不起时间考验的傻事儿。美国奥巴马政府2016年5月向全美所有公立学校发出通知,对心理上无法认同自己与生俱来性别的跨性别学生权利给出详细建议,其中包括卫生间和更衣室要按照“心理性别”使用,且不需要学生事先做出医学诊断,接受任何医疗,或拿出出生证或其他文件。举个例子,一个男学生只需要按照当时的“心理性别”就可以进入女厕所和女更衣室,天下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儿吗?作为一名女孩的父亲,我不假思索就可以推断奥巴马政府的政客们真是脑子进了水——但在当今美国,这就是政治正确,奥巴马拼死在捍卫其政治正确,不执行的州将得不到来自联邦的教育拨款。其实美国佬的政治逻辑很简单,首先是奥巴马政府为了取悦少数选民,正式承认了所谓“跨性别”这个新物种的合法性,这个不存在于地球任何法律体系的名词出现之后,再加上一个“非歧视”的政治正确的“万能”出发点,两厢结合就出了奥巴马的“如厕令”这么个令人非议所思的法令。试想一个场景,一个调皮的男孩内心声明下一秒他是“跨性别”之后就可以随意进出女厕所、女更衣室,这对普通的大多数女生群体来说她们的权益如何保证?这样的法案站在全世界朴素价值观是荒谬的,站在历史的朴素价值观是荒谬的,但在美国极度官僚化的立法体系里,在政治正确的大旗下这样的荒唐法案竟然可以由政府正式向全国学校发出。上述案子就是美国政客把两个政治正确简单的相加就自然推导出一个全新的政治正确,我看老美已经有玩出轨的迹象。

政治正确是组织官僚风气演进的最高阶段,对整个组织都具有无可抵抗的杀伤力,结果不是组织逐渐衰亡就是这些政治正确的人被最终唾弃,只有最大的领导有资格去破除政治正确。纵览历史,当片面追求政治正确的情况出现的时候,整个社会与组织都是无力抵抗的,个别清醒聪明的人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整个组织一步步沦丧衰败,如果不是最高领导来带头破除,历史实践表明都是于事无补的,小人物有胆跳出来破除政治正确无非是多一个“张志新”而已,一个组织每次斗不过政治正确的就会在外部竞争中衰亡;一个组织每次能够战胜政治正确的歪风就能获得一轮几十年的快速发展。任何正确都是相对的,有其特定的时空背景,从来就没有绝对的政治正确,只有时间能检验什么是当时的“正确”。崇祯皇帝与他的官僚们都很奇葩的各自坚持政治正确,结果明朝加速覆灭了,敌人恶狠狠地打来了,连避其锋芒躲一躲的决策都做不出来,临死前留下了两句历史名句“诸臣误我”“文官皆可杀”。常凯申面对东哥也是固守政治正确,固守“正统”,自己站到人民(贫困工农)的对立面,被赶到湾湾还能善终已经算是善莫大焉。当年“苏联的一切都是对的”是政治正确,留苏回来的王明高举苏联老大哥的各种章法排斥异己挥斥方遒,打击土老毛们。当王明思潮盛极一时的时候,共产党面对常凯申的败象已露,幸好王明“政治正确,现实不正确”立即招致惨痛教训迅速教育了中国共产党,这个党及时自我纠正,终于在东哥带领下清除了王明的“政治正确”,通过东哥的“反对本本主义,反对教条主义”破除了这个不正确的政治正确,才有了共产党的转危为安和新中国的建立。文革末期的“两个凡是”在当时也是不可争辩的政治正确,再如此继续坚持下去估计中国早已经玩完了吧,幸好有小平等一批有胆有识的领导与同志用“必须完整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来实现了拨乱反正,成功的破除当时这个政治正确,才开辟了随后中国三十多年的咸鱼翻身与荣耀复兴发展之局面。当前美国总统选举中床破与希拉里的斗法,一个方面在我看来就是在“政治正确”上恶斗,一个高举仁义道德理智信道义大旗的虚伪政客,一个是彻底实用主义反政治正确乱骂撕逼的逗逼商人,美国社会已经为此深深撕裂,在反思坚持了这么多年的政治正确到底自己日子是越过越好了呢?还是越来越差?民主灯塔国走到了民主制度下最坏的博弈局面——“我选A是因为我更恨B”,当前50:50的局面让总统选举的结果必然是美国每两个人里面,一个人开心,一个人伤心愤懑;英国脱欧也是如此,结局是一个人开心,一个人伤心愤懑。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正在变成美国的热门词汇,越来越多的精英加入到反思行列中来,代表了理性回归的力量,只可惜还是少数,美国政府依然疾驰在政治正确的大道上。中国明代末期的东林党人也是把官僚主义发展到极致的政治正确,满嘴“铁肩担道义”,攻击异己,实际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一般般,客观上加速了明朝的覆灭。

在官僚化的组织里,政治正确的人往往会得到迅速的升迁。王明自始至终得到苏联老大哥的坚定支持,在中共体系里的升迁速度快如火箭升空,一度掌握了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权;提“两个凡是”的主同样也是升迁的极快,得到了东哥的无比信任与托付,一度掌握了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权。同东林党人一样,政治正确的人热衷于对内党同伐异,唯独对外解决实际问题束手无策,面对对手一筹莫展。美国政治生态的一个重要问题我认为是有太多秉持片面政治正确的官僚化政客进入了其政坛核心权力圈,空谈的人多,务实思考的人少,自从苏联倒台之后美国缺乏够实力的挑战对手,所以空谈的政治正确政客越来越多,对内对外胡作非为,国力运势如西山日暮每况愈下。

政治正确盛行的组织里,几乎所有的人思维都开始僵化,个体难以对抗整体出现的政治正确僵化思维趋势,唯有远见卓识的一把手才能破除,比如毛泽东,邓小平,除此之外的小人物即便清楚形势也根本没有能力,无非是多几个“张志新”而已,他们“特立独行”的声音很快就会被碾碎在组织政治正确的狂热叫嚣中。美国的床破(Trump)的言行观点看起来很“特立独行”,很不“高大上”,根本忽视道德制高点,但我认为他就是试图打破美国当前盛行的政治正确,他试图把这辆误入歧途的巨车拉回来,我认为如果他选上美国总统则我认为美国可能迎来一波中兴,如果他最终落选则美国未来会加速衰败。

超过三个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任何组织发展到一定阶段也会有类似的政治正确现象,判断一个组织里是否有政治正确的现象的标准是:对内对外都行,则是好的;对内行对外不行,则是坏的;能够促使组织不断增加竞争力则是好的,削弱了组织面对外部竞争的反应效率则是坏的。要是站得不够高,不能比对手更快看清游戏的全局,当然可以认为这是在胡扯。我们笑看历史与当今世界的乱象的同时也该顺道反思自己。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