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严控资产泡沫”到最后一根稻草还剩多少时间?

知新派

官方近期打压资产价格,想要解决流动性陷阱(降低极高的M1)、让资金脱虚向实的意图非常明确。看来关于M1极高,企业不愿意投资,资金在金融市场空转这一点已经是市场的共识了。我之前说过,很多人预期了几个月的降准至今还不来,是因为流动性陷阱导致放再多的水都没用,只能继续抬高金融市场泡沫。这一点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只要央行不继续宽松,市场就一副我死给你看的态势。但目前越来越多的资产泡沫、贫富差距、地缘冲突、极端思想、领导人、民粹……外加工具箱已经穷尽,这一切都在倒逼全球央行做出决断。

但我认为中国打压流动性是在走钢丝,一旦控制不好就可能出现短期的钱荒2.0,我认为短期大家要时刻做好市场流动性危机的准备。可以看到,股市作为流动性最好的资产率先反应,但事实上中国股市泡沫不是最严重的,更要小心的是债券市场,信用利差不断打压,其泡沫和杠杆程度相当于5000点A股,而至于房地产市场嘛,早就是突破股市6000点在10000点的位置了。

不过,长期看,我认为中国不会有流动性过剩的问题,中国非金融企业部门的天量债务是流动性的黑洞,央行释放天量的流动性都会被这个黑洞吸走,中国目前极低的货币流动性和几个发达国家遭受危机时一样。因此不难推测,未来央行一定会天量放水来维持巨额的债务黑洞。我认为中国在货币政策上大概率会和日本一样,将会长期维持低利率和长期大放水。而经济(信贷)很难在在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修复之前复苏,因为企业在高负债的情况下不会再扩张再加杠杆,所以,我们看到中央政府部门不断地加杠杆和鼓励家庭部门加杠杆来延缓私人部门的衰退(财政刺激、基础建设)。这里需要注意,在经济衰退过程中往往伴随着资产价格下跌,而资产价格下跌会导致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进一步恶化(分母减小),资产负债表向下恶化的过程是一个正反馈过程,所以政府部门为了维稳的财政支出会越来越大。而经济衰退时的财政收入则越来越小,赤字越来越大(减税难啊)。

平安证券研究员石磊对今年大量的基建做了一段评论,我觉得说的很好:今年工业产出能稳住,全靠基建投资的崛起,同比增速超过20%,超过整体投资增速十个百分点,基建投资的年规模已经超过15万亿,占全部固定资产投资的四分之一,即将与全国公共财政收入总规模相当,而财政收入的增速只有7%,如果这两个项目的增速差保持不变,则六年后,基建投资规模将达到公共财政收入的两倍,这样的投资结构能持续多久?如果维持下去,杠杆得加到什么位置,利率要降到什么水平?如果维持不下去,基建投资增速回落,工业产出会到什么位置?中游和上游产业后面还会遇到多大的难题?属于资本品的装备制造业恐怕也会被拖下水,不仅仅是钢铁、煤炭。这盘棋的输赢,其实早就注定了。

放到更远的角度看,中国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修复需要漫长的时间:因为人口红利消失、急速的老龄化(独生子女政策导致全球罕见的人口断崖)、中国制造瓶颈(没有模仿对象了)、不完善的法制环境、开倒车的改革(国进民退)、臃肿的国家机构、不市场化的市场、人民被禁锢的价值观、缺少民主和对权力的监督、糟糕的再分配制度……并且需要满足苛刻的条件:以上问题都解决(上述问题国家也非常清楚,都是改革的重点方向,但利益集团们会放手资源、权力和管制吗?国家机构会精简吗?国企会退出市场吗?互联网会开放吗?党会允许不同的意识形态吗?贫富差距会缩小吗?)。

所以我坚持认为,私人部门长期缓慢衰退是大概率事件,这个过程可能会比日本更严重。

当然在全世界都烂的情况下,中国并非最烂的。面对史无前例且毫无希望的全球经济衰退,全球央行动用了所有的手段,全球水漫金山,并且放水毫无终结的迹象。要知道金融体系的所有产品设计都以正利率为前提,而负利率让我们把所有的常识和原则全都撕毁,这深深伤害了金融体系,同时,全球主要国家一半的长期国债都出现了负收益(10年、20年、甚至30年都是负的),但资金仍在源源不断涌入非常拥挤的债券市场“避险”,而风险资产的泡沫就更不用说了,除了反应实体需求的大宗商品在底部徘徊之外,全世界的资产都从未如此疯狂,全球的金融体系也从未如此脆弱不堪。全世界都在面临资产荒,所有的投资人都在主动或被迫的去投资越来越高的风险资产,甚至避险资产也已经被追捧成头寸高度集中的“风险资产”了。

对于理性的投资人来说,最痛苦的时候来临了,华尔街越来越多的大佬们也纷纷发声,感叹世道艰难:是坚守自己的原则,相信常识和理性一定会回归呢?还是顺从客户为了业绩去和大家一起疯狂呢?

引用王烁的一段话作为结尾:塔勒布写《黑天鹅》时说,黑天鹅是那些无法预期但会干掉你的风险。金融市场上也有个常识:能预期到的风险不会带来很大冲击,甚至有可能就不会发生,因为市场提前消化了。现在看,相反的情形越来越多发生:人们已经预期到火车会出轨,然后像看慢动作镜头一样,眼睁睁看着火车出轨。不用等那些无法预期的事情,已经预期到的一样把你干掉。这种白天鹅带来的无力感更可怕。金融世界已经扭曲成这样,但它不是源头只是表像,折射了经济的惨淡现实,如果你还没有发现的话。它向我们每个人都提出问题:在这个表面上勉力保持平静而底层板块已全然错位的新常态里,如何自处?

我深信不疑的是,央行已经用完了最后一颗子弹,他们剩下能做的一切就只能向上帝祈祷。我坚信,常识回归只是时间问题,最后一根稻草随时会出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