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模式”是不是“中国泡沫”?

蔡慎坤

所谓“中国模式”“中国道路”曾经被一些官员学者津津乐道,当中国经济持续数十年保持10%以上的增长之后,信心爆棚的官员学者也很乐意接受这种流行说法。而在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看来,中国经济增长归根结底是国民吃苦耐劳忍辱负重的结果,而不是集权体制的功劳。

不可否认,过去数十年经济增长,靠垄断靠特权积累了惊人的财富!然而,这种以国家为主导的发展模式越来越受到各阶层甚至是利益集团的质疑挑战。每个阶层似乎都越来越不满,这种不满正成为一种趋势。

无论是弱势群体还是城市中产,无论是利益集团还是富豪精英,对现有的发展模式越来越没有信心。对于前者来说,社会不公、分配不公、司法不公是常见的不满,而表达不满的方式是个体乃至群体的上访和维权。对于后者来说,最大的担忧莫过于未来的不确定性,而表达没有信心的方式就是用脚投票——跑路和移民。

过去十年,地方权力急骤膨胀,原本体制赋予的地方权力就不小,中央对地方的监督约束基本上处于失控无序状态,形形色色的权力外延和超越限定的权力侵占,促使各地出现你追我赶比拚投资的高潮,不仅大建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并使用强拆暴力来大规模改造城市建造城市,大建开发区工业园区科技园区智慧园区,让亢奋的GDP一再刷新记录!

为了所谓的GDP,官员们可以拆掉刚建的大楼,可以重复修建同一条马路,可以拆掉刚建的大桥,可以重复修建同一个广场……目的就是编项目编故事把钱花出去,不管这钱值不值得花,不管投资有没有收益!于是,百年大计在中国早已成为一个笑话,如果一幢楼可以使用百年,如果一座桥可以使用百年,如果一条路可以使用百年,官员又拿什么去搏政绩?又靠什么去搞贪腐?

官员在位时都热衷于建新区建新城,结果一个城市四分五裂,不同的书记不同的市长给城市留下不同的烂摊子,动辄投资数亿元的豪华楼宇彼彼皆是,后任者往往又要另起炉灶疯狂举债,压根儿就没有想过偿还债务,为了政绩,不惜一切手段搞什么大规划、大场面、大手笔、大形象,大举债,结果必然是大掠夺、大腐败、大破坏、大窟窿、大崩溃!

空头大师查诺斯并不理会中国的GDP数字。他说:“经济活动不等于创造财富。你如果盖一座桥,然后这座桥每隔5年就要塌一次或拆一次,于是你每过五年就要盖同一座桥,这能转化成为很多很多GDP增长,但显然不会增加国民的福祉。”

高西庆教授前不久在纽约坦言:目前中国经济走向与十八大确立的改革方向2止背道而驰,改革五大关键之一去产能问题也是左右为难僵持不下!三中全会确定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原则显然被放弃,其根本原因是政府已经被利益集团彻底绑架。

国企改革也是上热下冷,上面出了很多文件、开了很多会、做出无数指示、批示,下面一点都不动。上面什么都要管,既要党性又要和谐,既要效益也要就业,既要做大做强目标多元化多维化,又要管人、管物、管事、管资本,但在实践中根本没有办法同时满足这么多要求。

今年一季度国企利润总额同比下降了13.8%,可见形势并不乐观。7月26日,新华社罕见发出警示:中国经济严重下滑到了危险的地步,需要用巨额国库资金来抢救。怎么抢救?

2016年上半年,国企投资同比扩张23.5%,国家基础建设投资增长20.9%。央行的资料显示,2016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9.75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9,618亿元,全社会固定投资实际增长11%,几乎接近GDP增速的2倍,投资2倍的钱才达到GDP6.7%的增长,这种增长意味着什么?

当年4万亿刺激政策出台,拉动民间和地方无数个4万亿,从2009年到2012年4年投资完成额高达116万亿元,导致随后几年产能过剩问题日益严重。2014年到2015年,中国投资继续高歌猛进,达到107万亿,几乎相当于“前期刺激期”4年的总投资量。(见《金融时报》“消失的民间投资,中国的经济下一步?”作者徐瑾)

2年107万亿,每年大约54万亿,2015年,中国GDP总值68万亿,也就是说,2015年GDP的80%是投资资本,只产出20%的利润,意味着投入4块钱,才产生1块钱的GDP,并且GDP还是虚假的。如此低下的投资产出比,还有什么脸面侈谈“中国模式”“中国道路”?而美国每投资1美元,至少获利1.5美元,相比之下,美国资本投资获利是中国6倍之多。

2000年之前,民营经济是中国经济的主力,也是中国经济最兴旺的时期,那时候,民营经济约占GDP的60%,吸纳就业人员占全国非农业就业人口总数的80%左右,民间投资获得的利润也比国企高出很多,2000年之后的“国进民退”政策,重创民营经济,也使中国经济处于停滞状态。

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孙晓文曾坦言:中国国企占有绝对的垄断资源优势,包括资金、税收、人才、技术和市场等等,而对GDP的贡献率不足30%,解决了不到20%的就业,每年拿走的收入却占了全社会分配收入的60%以上。这些数据或许只是一个初略的判断,真实数据外界无从得知。而国企利润80%以上都来自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联通、中移动、中电信等特大型垄断企业,却是不争的事实。

德国制造业乃至出口业之所以具备强劲竞争力,就在于德国没有所谓国企,私企占全部企业的95%以上,只有极少提供公共服务的企业才是国企,而天下国企一家亲:效率低下资源浪费官僚作派是国企的通病。只要没有垄断资源,包括资金、人才、技术和市场的垄断优势,国企在任何时候都没有任何竞争力。当资产是“国有”而不明确属于任何具体个人的时候,没有任何人会珍惜,也不会有任何人去琢磨着怎样发挥最大的经济价值。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唯一的亮点依然还是房地产,在房价节节攀升的过程中,各地“地王”频现,国企也纷纷卷入抢地大潮之中。中国楼市失控于10多年前,随着土地财政的扩张,利益集团在各自的势力范围内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敛财运动,导致中国出现了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房地产造富神话!中国仅用10多年时间,一线城市的房价就跃居世界各大城市前列,而西方发达国家许多城市的房价历经上百年也未达到中国一线城市今天的价位。

随着城市房价轮番上涨,财政收入和土地出让收入成倍暴增,地产商和炒房者包括权贵均牟取了惊人的暴利!房价疯狂上涨的根源是土地财政,是利益集团基于自身的利益与房地产开发产商合谋造势,城市的大规模拆迁,城中村的改造,新农村的建设等等,无一不是人为在制造所谓的刚性需求或被动需求,而背后全是一双双贪婪的罪恶之手。

今年1-7月,住房贷款新增3.4万亿元,同比增幅高达53.1%,这是任何行业都无法比拟的,3.4万亿元还不是砖头水泥方格子吸纳的全部,按照购房3成首付来测算,居民购房还付了1.45万亿元的首付。即仅仅7个月楼市黑洞就吞噬了中国人4.95万亿元财富!其中1.45万亿是现存资金积累,3.4万亿元是透支未来20-30年的家庭收入预期。

按照前7月平均房贷推算,今年房贷总额很可能突破8.5万亿元,占到2015年城镇居民总收入23.36万亿的36.4%!即城镇居民2016年买房投入已经超过2015年全部收入的1/3!而前一年仅为17.6%。

由于购房款占老百姓消费的份额加大,尤其是刚需购房者多半是消费率高的中低收入者,必然极大地压缩居民消费,特别是在新增了3.4万亿巨额房贷的情况下,老百姓只能节衣缩食,也就是说,房地产“一业火爆”,必然导致“百业萧索”!

畸形疯狂的房地产对百业的挤压,已经从“相对占比侵蚀”转入到“绝对额吞噬”的新阶段——导致民间投资从2015年的10.1%下降到今年上半年的2.8%,甚至是7月份的-1.16%的负增长,也就是说,除了房地产火爆之外,中国经济增长实际上已经滑落到了“冰点”。

与此同时,北京、上海、深圳的最新地价都超过了寸土寸金的香港,对于任何理智的经济学人来说,中国楼市泡沫就是全球最大的实物资产泡沫,而人民币显然是全球最大的纸币泡沫。

楼市飙升与货币超发不无关系,没有哪一个国家的货币在洪水般的倾泻之后还能保持稳定的币值和长期稳定均衡的资产价格。人类货币史告诉我们,没有什么比通过摧毁一国货币体系来摧毁这个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基础来得更容易。货币放水制造泡沫的模式、过度依赖房地产的发展模式、绑架政府绑架银行的经济模式实际上都是最脆弱的泡沫模式。

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无论其政治制度如何,都不会无视涉及全民居住的房地产市场处于一种完全无序亢奋的状态,唯有中国这个人均收入徘徊在世界100位的国家,任凭楼市泡沫肆意泛滥,这对一个执政为民的政府来说,是多么辛辣的嘲讽!无论未来楼市走向如何,人们都应该意识到,房价持续上涨的行情该终结了,楼市造富的时代也一去不复返了,是泡沫迟早都会破灭,任何延缓泡沫破灭的努力,都将阻止不了“中国泡沫”的破灭!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