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高人工涨,国产元件制造商出路何在?

作为较为高端高价格的集成电路产业,中国IC设计公司已经获得了国家巨额的资金投入,既赚了名气,又拿了Money。但阻容元件,电容、电阻或电感这些很传统的生产企业,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从2015年到2016年,深圳房价从3万进入6万,深圳炒房者的利润,远超制造业。还在深圳坚持做实业,而没有去炒房的人,在微信朋友圈里,大概都会表面上被人赞美,背地里被人称为傻子。

从华强北的衰落,再到各个工厂的外迁,深圳已经不适合制造业,或者说是不适合利润不高的制造企业,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作为较为高端高价格的集成电路产业,中国IC设计公司或芯片企业的成功,已经获得了国家的认可,政策上国家投入巨额资金投入。可以说IC设计产业是既有名,也有利。但作为基础的阻容元件,电容、电阻或电感这些很传统的生产企业,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电子工程专辑日前走访了一家位于深圳光明新区的本土铝电解电容生产企业-深圳市杰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容电子”)。通过对这家企业高管的采访,深入探讨了现在的行业状况。 20160926-jcapacitor001 图:深圳市杰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瑞、市场总监李松涛在接受电子工程专辑的采访

普通的电子元器件,还能不能继续做下去?

“铝电解既不是夕阳行业,也不是朝阳行业,” 杰容电子董事长王瑞女士对记者的提问,从容的回答。“因为目前我们还看不到替代铝电解电容的材料。今后电容也还一定会有需求,并且只会增长,不会减少。”

近年来有的电容企业倒闭关门了(例如依安达、尼康),表面上看这个行业似乎进入了调整期,但实际上是因为电子整机企业此起彼伏,一个产品火热几年后市场沉下去,新的产品出来。而背后的阻容元件供应商,一不小心没跟上,老客户丢掉,新客户被同行抢掉,市场一步踏空,可能就会出现工厂倒闭的情况。

王瑞女士举例说,AB电子(某公司化名)是以前C集团下面的电解电容生产企业,在鼎盛时期,全球43家彩电企业,他给41家供货。但是后来彩电企业改成LED电源的时候,电源板外置了,由专业的公司外包。彩电企业都是买成品电源,而AB电子市场没跟上LED电源,后来AB电子电容就没落了。

当时,这些国企背景的企业,可能也想过去找其他新兴市场。但是市场的风险,可能国企的管理层们不愿意承担。例如,白炽灯转节能灯,里面需要用到电解电容,但是节能灯一开始都是小企业在做,放出去的货款万一没收回,谁愿意去承担风险?

再有,十年前逆变器产品刚刚新起,有的企业老板去实地一考察,这些逆变器的工厂都是手工作坊,进去一看,屋里都黑黑的,山寨企业似的,没有人相信他们会做大起来。然而,随着国家推动的节能环保政策支持,逆变器被应用到了空调、冰箱甚至是电焊机上。市场量很快起来,企业却由于在市场和技术上的失误,让一批像AB这样的老国企错失机会。与此同时,一批新的电容企业,抓住了这些机会做大起来。“做基础元件的企业,肯定市场竞争很大,一定要抓住新兴市场机会,才有机会做起来。” 王瑞表示。

作为一家成立于2012年的铝电解电容的生产企业,杰容电子目前的生存状态如何呢?杰容电子市场营销总监李松涛向电子工程专辑解答了这个问题。

“铝电解电容是一个较为特殊的电子元件,在电路上起着隔直通交、旁路去耦、滤波、整流、储能等基本作用。铝电解电容有着很长的历史,现在技术变化并不大,但电子产品中也无法被替代。”李松涛解释道。

随着新的市场不断出现,例如前面所说的逆变器、太阳能、新能源汽车等,一些新兴的电容制造生产企业抓住了机会。他认为,“往往新的应用出现时,对于电容器会有一些新的技术要求,例如耐高温、耐高压、大电流,或是高频稳定性好等,如果是提前了解到客户的需求,而提前在产品上布局,企业就会有机会。”

据了解,目前杰容电子的客户主要属于工业应用,这类客户对于品质的要求非常高,例如需要通过前期8000小时的测试,并对产品质量后续保障的要求也都非常高。“通过了8000小时的产品可靠性测试,接下来就是小批量试用期,过了这两个阶段,客户才会考虑使用。好在通常进了供应商名单,就不会轻易被替换。”李松涛表示。

在谈到跟电子市场的现货柜台商的竞争时,杰容电子董事长王瑞说,“如果客户急着用的话,华强北确实可以现款买到现货电容。他们的好处是有现货,价格也有一定优势,但他们的质量通常不会有保障。我们的客户,他们需要的是质量上能有保障,并且是可以长期供货,售后服务还能找得到人。他们买电容,一般都不会去华强北。”

产品质量有保障,相比日本和国内一线品牌的电容更有性价比,服务也做得好,杰容电子目前已经有了长期稳定的客户资源,生意近几年来也渐渐越做越大。

国产电解电容缺少基础科研实力,技术升级道路难

作为基础元件企业的运营,一方面要抓住新的市场机遇,另一方面也必须在产品研发和生产能力提升上炼好内功。那么国产电解电容产品,在技术和生产能力上,与世界最强大的企业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笔者搜索了一下,铝电解电容前五大,四家是日本公司,世界前十名中,中国只有两家:艾华和江海。虽然超过三成的铝电解电容都是中国企业生产的,但事实上,最尖端的技术,中国并没有完全掌握。

作为电解电容的最重要的原材料电容纸,最先进的技术几乎被日本NKK独家垄断,幸亏在国家的反倾销政策下,国内有凯恩股份可以为电解电容企业供货。目前电解纸主要这两家企业供货,作为普通的铝电解电容企业,已经不可能再切入上游,提升技术。只能是在加工生产时,不断针对客户的需求,尽快地开发出满足需求的产品(例如耐高温、防震、大电流、耐高压等)。

目前市场上出现的固态铝电解电容,是一个较新的电容产品。它的温度稳定性要比普通铝电解电容优秀很多,几乎不会出现温度太高爆浆的可能。同时它在高频下的低等效串联电阻(ESR)曲线不变,在电脑CPU主板、GPU显卡上,替代了普通的铝电解电容。同时它的价格也远比铝电解电容昂贵。这种新的产品,国内的铝电解电容器厂商是否可以生产出来呢?

“可以生产,但是没有优势。”王瑞对此表示,“比如固态电容器生产过程中,在含浸环节需要用到一种化学材料,它可以将电解质快速固化。而没有这种化学材料,电解质固化需要的时间太过长久,生产效率上就远低于竞争对手。而这种材料需要日本进口,售价非常昂贵,你去购买后自己生产,价格上就没有优势。我们现在没有计划去生产这种产品。”

这种情况跟国内一些生产极小型的电磁电感的厂商一样,智能手机和通信产品上,对于级小型的电子元件(电容、电感等)需求特别大,但是最小型尺寸的,即使是上市公司也生产不出来,其核心的部件,也都是采购日本企业后再封装出售。如果上游将价格定得很高,你做出来也利润非常有限。

当然,国内电解电容器在向日本企业学习的过程中,也逐渐成长壮大起来。前面说到的江海(南通)、艾华(益阳),已经做成了上市公司,并且位列到全球铝电解电容的前十大。但在研发上,我们国家还是需要在基础材料科学上尽快地取得突破。

“现在超小型化的产品,我们可能要牺牲电压或容量才能做出来。并不是说国内的铝电解生产技术会差多少,单纯从电容材料上来看,我们就暂时无法超越日系。比如,超高比容和超低比容的铝箔,国内铝箔厂家暂时生产不了,日本的原材料只是选择性地卖给你,真正可以对他造成威胁的原材料,日本人又不肯卖给你。”王瑞在谈到最先进技术时感叹道,“中国人的研发能力不够,但是中国人的学习能力很强。只要我们国产的电容厂还能做下去,我相信最终总会有机会在原材料技术上取得突破。”

前面谈到的固态电容的关键材料,日本企业的利润能够达到1,000%,而现在国内电解电容的行业平均利润可能只有10%,技术落后的痛苦,只有做实业的人最清楚。王瑞认为,目前电解电容的原材料技术实力,日本企业领先中国企业至少半个世纪!“至少我现在还是看不到中国电解电容器全部替换掉日本电容的那一天。”她感叹道。

如果我们不去做这些低利润的产品,我们国家会怎么样。“中国人有那么多,如果利润低不做,那就业问题怎么解决呢?”李松涛反问道。 20160926-jcapacitor002 图:杰容电子董事长王瑞

国产电容器厂商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技术落后的问题,只能是慢慢以技术方式来解决,急不得。但有些现实的问题,却更是让人着急。

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品牌的认同感。前面谈到过电解电容是电器中最不稳定的电子元器件。无论是最好的品牌,或是技术最先进的企业,没有一个企业敢打包票,他家的铝电解电容不会爆。普通电解电容,采用的材料可以都一样,真的要是用心做好每一关,出厂检测都做齐,质量相差肯定不大。

但为什么现在电容器生产企业都感觉越来越难做呢?首先就是因为电容器是最不稳定的基础类元器件,很大程度上来说,它的品牌知名度就代表着市场占有率。

“前十大的电容器生产商占有了90%的市场。市场已经是大者通吃,小者难以生存。”王瑞说。

她解释道,电器中的元器件,往往最不稳定的就是电解电容。“我们都把它称之为‘倒霉元器件’。”

客户在选电容的时候,虽然它的价格在整机中占的比重不高,但它对系统整机的寿命和稳定性来说却作用甚大。无论是冰箱、电视或其他电子产品,其产品寿命往往是由它采用的电解电容器的寿命决定的。“它就是个‘倒霉元器件’。你是工程师的话,你选择电容的时候,首先就不愿意选择新的品牌,一般来说,谁都不愿意承担风险和责任,即使是某一家家电容厂的产品技术很强。你有新技术,我也不太敢用。”

不同于一个终端产品的品牌,一个电解电容器企业需要在市场上花很长的时间,才能建立和打造起自己的品牌。例如,8000小时的验证时间,也就是一年的验证时间。这对于新企业是肯定不公平的。

李松涛介绍说,对于整机企业的工程师来说,他不愿意承担责任是正常的。电容本来就是不稳定的特性。事实上,电解电容无论是日系、德系、台湾、或是中国生产的,它都会有不良产品。但是那些大的品牌电容出了问题,他们赔得起。一线电解电容器厂商,他们因质量问题,每年赔给客户可能就超过一个亿,但是他们的品牌知名度放在那里,工程师就敢用。如果用这些品牌还是用坏了,工程师有底气给客户或老板交代。

“讲实话,作为产品来说,普通级别的日系电解电容,在质量上跟杰容电子的也没有区别。但是我们的性价比一定比它们要高。”李松涛表示。

李松涛指出,在市场上,小品牌遇到的挑战就会大。电容要被客户采用、使用和认可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大品牌就很容易进入到客户产品中,小品牌就会很难被认可。这个周期越长,小企业小品牌可能资金背不住,就熬不下来,稍有一点闪失,小企业就黄了。

杰容电子创立时就打算通过做好产品,来建立自己的口碑,以期待在这个可以长做的行业中生存下去。目前杰容电子已经在现有的工业类客户中,打响了自己的品牌。

资金越来越紧,大环境真的很严峻,活下来的才有希望

作为一家工厂,面临的也远不是技术和品牌的困难。目前的经济环境,企业在资金上遇到的困难,很多都是大的环境造成。下面是电子工程专辑记者根据杰容电子董事长王瑞的对话整理,个中滋味,可能真是只有做实业的老板们才能理解。

“电容是个通用元器件,用途非常广泛。除非有一天有人发明了可以替代电的东西,不然这是我们一辈子,甚至几辈子都可以做下去的事业。现在的经济环境如此恶劣,可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舍弃它,我们的经验和资源全在这里。我现在甚至把自己当成菩萨,把现在做的事当成是在修-炼。”作为夫妻搭档的王瑞和李松涛,他们这些年在杰容电子上付出的心血不可谓不多。 20160926-jcapacitor003 图:杰容电子董事长王瑞

制造业现在附加值越来越低,传统制造企业如何跟新兴行业去接轨。例如让这些企业也做互联网去做电商,这真的很不现实的。

王瑞认为,目前经济环境已经这样,各行各业看上去都不好。电容器也不属于什么国家支持的行业了,国家投出来的四万亿,也不会用来支持我们。“至少我周边做电容的朋友们,政策上都没有受到益。他们现在一个比一个艰难。”

“我们的供应商,他们都在说,缺钱缺钱。我们的供应商还以为钱在我们手里。我们的钱也都压在客户那里,我们的客户说缺钱,他们手上的钱也很紧张。到底这钱都到哪里去了呢?利润可能都在账面上,谁的钱都不在自己口袋里。”

“现在我们的客户也不想欠我们钱。整个产业链上,我想谁都不会去恶意拖欠别人的钱。但如果中间稍有闪失,则有可能从上到下一大串都会出问题。有实力的,能熬下来。没实力的就会倒下去了。”

王瑞认为,现在资金出现问题的企业,并不是他的企业经营有多困难,而很可能是银行现在一收紧企业贷款,企业就完了。现在银行不愿给实业贷款。一说给实业贷款,就是各种条件刁难。虽然国家可能一再鼓励银行支持实体经济,支持制造业,但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

“以前我们经营都是比较谨慎的,过去很多年都没用到银行贷款。但就是这两年,企业必须在市场洗牌的过程中,去迅速地占领市场。但是反过来,你的市场做得越大,对资金的占用就越大。以前的话,靠自有资金我们都能运营下去,银行还追着我们屁股后面求我们授信贷款。”

“但是今年我去银行贷款时,我还在想我的账面资金很好,过往的企业信誉也很好,贷款应该很容易。结果大银行却设各种门槛来压你。例如,你企业没有授过信,首次授信要走的程序就特别复杂。我4月份申请的授信,8月份都没有下来。好不容易层层把关的把程序走完,8月份批复终于下来了,还要求追加抵押物。另外还要我为我的抵押物投保险。除了抵押物之外,还要为我的贷款买保险。这就很不合理。”

“要用到贷款,就要存保证金,定期账户存款,存进去就拿不出来,一比一。授信1200万,我就有600万不能动。现在银行不给我贷款,我自己的钱还不能动啊。如果我换一个银行还要重复走一套程序,可能会比这快一点。你说小银行是方便快捷,但是首次授信的客户,你就不敢去。因为有个不成文的潜规则,你去小银行的授信,大银行不认,甚至大银行都不会给你贷款。”

王瑞表示,这次去银行贷款到现在真的是被扒了一层皮,吃了苍蝇一样地难爱。

“像我们还算好的,我们现金流并没有达到特别紧张的时候,而且我们还有其他生意弥补制造业。我们看到真正一头全扎在制造业里面的朋友,现在就惨很多。例如今年一家跟我们规模差不多的制造企业,老板今年遇到资金问题,现在不得不低于成本贱卖自己的产品,来付房租水电发工人工资。这样的案例,在电容行业里面已经发生过多起了。”

“市场上同行在贱卖产品,这对我们也带来很大的影响。他们压低产品的报价,搞得我们也没法报出合理利润率了。咱们生产中还得要有人手去管产品品质吧,还要有工程师去研发新产品,需要有人手去做财务吧。但是那些小厂,他们现在财务都裁掉了,就每个月600块请个外面人员报一下税。内部也不做账了,为什么?因为他账面上反正已经没钱了。工厂内也是,能省的人,都省了,车间都是一个人做几个人的事。”

“你认为制造业现在好做吗?据我所知,我们行业的巨头,他们是做电容的吗?不是,他们做房地产。把工厂用地10几个亿卖掉,弥补自己工厂的亏空。还有,上市公司赚的钱也不是赚电容的钱,他们是赚股民的钱。”

“如果现在这个行业,有人做不下去,就走了呢?我希望是这样,也必须是这样。现在产业寒冰期更冷一些、更冻一些,有一些人就是顶不住了,离开了。现在经济环境下,企业都进入寒冬,真的最好就是有一些企业得癌症死掉,让其他得感冒的,能够病好之后产生抗体活下来。”

“有时候我觉得蛮不平衡的。在这个行业十几年,我们的主要精力是放在电容上。我看到转行的人也比我好,开个网店都滋味过得很好。现在我唯一的孩子,她不得不每天都午托晚托。只有她参加培训班的时候,我会六点半去接她。有一天孩子对我说,妈妈我真的希望你每天都把我送到培训班,这样你就会每天早点回来接我。”谈及尚年幼的孩子,一向坚强的女强人企业家王瑞难以掩饰自己的感情,目光略带泪水。

那么面对现在快速飞涨的房价,给杰容电子带来了什么影响?现在厂房租金怎么样?

王瑞回答:“我们搬过来这个工业区的时候,签的合同是五年不变。结果呢?结果是年年涨。年年涨,我们拿着合同去找房东的时候,我说我们有合同在先,你不能涨我房租。房东直接来一句,你跟我讲合同啊,嫌贵就搬走啊。按合同我赔你一个月租金。你说我能搬吗?光厂房装修就一百多万,换个地方还要装修一百多万。我能搬吗?来这是10.5元一平,现在是20多块一平了房租就涨了一倍。”

那么现在的员工呢?他们现在能安稳工作不?

王瑞表示,“这几年人工涨了很多,老员工还要年年涨才能留得住。还好有这些老员工留下来,我们的产品品质才有保障。”

“现在企业能做的是,原来用五个人的地方,有人走了就四个人做。留下来的人,工资拿高一点。现在不能因为工厂不好主动裁员啊。”实体经济遇到困难,裁员还是不裁员,其实企业老板都是难以作出选择。

“现在90后你也不知道他们想什么,无缘无故的就辞职了。前几天一个做得很好的员工,结果突然走了,问他什么原因,既不是薪水不够,也不是不开心。最后来了一句: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

还以为这是段子,没想到却是现实。

制造型企业外迁,搬离深圳,行吗?

有很多企业都受不了现在深圳的房价和物价,搬离了深圳,有的制造企业甚至外迁印度越南,他们现在觉得怎么样?

王瑞说:“我身边这样的企业很多,一开始他们觉得印度越南的劳动力便宜。房租水电也很便宜。一些我们深圳的企业主去考察后评估了一下,比迁到内地的成本还要低,他们就去了。去到以后面临的问题就一点点爆发也来了。和原来自己考察的是两个样子。这些地方都排华,特别严重。去了当地就得用当地人,去了之后,当地人还特别容易对着干。”

20160926-jcapacitor004 图:杰容电子市场总监李松涛在生产车间中介绍这款由他设计的设备,单个工艺流程的生产效率提供了30%。

“在越南,你就是外来企业,他们本身对你们华人就有歧视的。稍的有矛盾,对抗情绪就会点着。例如说,他们加班加得不爽,或是提的要求老板没爽快答应,就会出现罢工、甚至是砸东西。我有台湾的朋友,在越南遇到暴乱,工厂都没要连夜跑了。现在还是考虑要把工厂投资在台湾或沿海。”

那么迁往内地呢?毕竟国家政策上也是在鼓励企业都到内地开厂,吸引内地劳动力本地就业。

“去内地的话,产业链被拉长了,企业肯定没有办法应对。例如,现在有些客户下的单,都是交期要得很紧,巴不得今天下单,明天或是今天就拿到货。你去内地的话,产业配套肯定不如广东这边齐全。你今天发单出去,物料物流有个时间,生产有个周期,再发货也有一个周期,订单很难按时完成。还有就是,物流是有成本的,现在都是微利时代了,物流成本也是很高的。我问了一位客户,他们搬到内地之后,物流成本要占到产品成本的7%,你说这企业还能怎么活?在深圳,我们请专职送货司机,或者是业务员拜访客户顺便就把货送了,即使是这样也每个月几万块的物流费。如果你工厂搬到广西、甚至是安徽,你就不可能自己送货,只能全部走物流,额外7%的物流成本,几个吃得消?”

“现在做企业的,都必须精打细算。不细算企业都没利润了。现在我们每天两个人还能各自开车,早出晚归,也比较灵活。我知道很多制造业的老板,现在都直接住在工厂了,只为每周省几百块的油费。

电容器制造业者的希望在哪里?

那么,电解电容这些企业,在深圳还能留下来吗?

王瑞表示:靠坚守,熬下来。坚持下来,就会有机会啊。总会有新的行业出现的。电容行业就是一个笨人来做的行业,坚守才有机会。

她说道:“电容器这个行业,技术也不会每天都要升级。现在是大鱼吃小鱼,大厂在吃小厂。品牌效应在电容这个行业已经是事实。你的技术好,客户不认可没有用。没有市场,你怎么生活?熬不下去的时候,机会就让给大厂了。全球前十占了90%,大家质量都差不多,价格也差不多,即使材料成本技术都一样,给客户去选一定会选大厂。” 20160926-jcapacitor005 20160926-jcapacitor006 20160926-jcapacitor007 图:杰容电子生产车间一角。李松涛表示,这一个工厂的投资就超过了三千万。笔者暗地里算一下,如果这些钱都用来炒房,他们在过去两年可以轻松赚一个亿了。

“现在手上已经有了一批稳定的客户,相对来说业绩并不是很担心。在老客户眼里,我们的质量过得硬,并用也有很高的性价比。电解电容企业就是靠长时间的坚守,做出品牌。它不像终端产品,例如小米或是苹果,一问世得到用户认可后,口碑就能打出来。电解电容器客户要用几年后才知道你的产品好不好。这头几年就得靠熬。”

“当然,现在也有离开电容器行业的,他们走了就不再做电容的。据我所知,大部分去炒房了。还有的是在做餐饮,另外有的去做下游产品了。我们这个行业如果还要做电子,要人脉资源用得上的话,就只有去下游整机企业了。”

“现在我们自己也有去做下游整机产品,如充电宝、移动电源、电脑周边什么的。接到的订量不多,我就去买;量多就包工厂产线。包到后面就会被要求入点股份,工厂要把你也套住。我们在往下游走,一只腿已经迈进去了,不得已。”

“现在外单好做一些,但有些外单也有拖欠,不过款期没有国内长。现在利润薄很多了,资讯越来越发达,以前还可以用资讯不对称赚些外国客户的钱。现在国内展会一开,老外都亲自跑过来,他参展后能够把成本算得七七八八了。还有,老外接到报价,并不会立即下单,他要找很多家来报价,对比讲价后才肯下单。现在做外单,也是在打价格战。”

“外贸的环境也在变差。我还经常跑国外去跑客户。不去还好,一去了迪拜,当地客户一看老板都来了,那好,再杀杀价。他们跟中国人做生意多了,都懂得跟中国人要杀价。老板过去了,外国人杀价更来劲。”

“这两年,经济负面的东西是越来越多。做得越久,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看不明白了。思路上不知道怎么办了。我们两个人要随时调整自己的方向,当初作决策时的行情、风向标都变了。”

国家出了很多好政策,鼓励高科技行业。深圳电解电容制造企业有享受到吗?王瑞回答:“现在国家政策好也享受不到,差也不会影响哪儿去。但是好政策一直以来,也没有享受过。我们电解电容,不属于政策导向的、政策扶持的。前几年的太阳能,现在的机器人,政策一支持,呼的一下子,行业起来了。政府一不支持了,不少行业一下子又下去了。”

“所庆幸的是,这几年我们做得还能自保。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客户时间做得长,十多年、五六年前做的客户,现在都还在。一是我们的产品质量好,二是我们的服务做得好,他们都满意。现在沾着客户的光,随着客户一起成长。不过,即使是客户做得好,我们也不敢看定去扩大产能。只有看到客户自己已买设备了,我们才敢跟着去扩张。”

华强北现在没落了,一方面可能是市场在变化,另一方面主要还是山寨业的衰落。国家不会再允许山寨产品,消费者也越来越追求更好的质量的产品。去做好质量的电解电容,应该在市场上会有更大的生存空间。但我们希望,经济寒潮下一些企业能够继续在深圳和珠三解生存下来。这里依然还是全球最大的电子制造业基地,很多的中小企业,都希望留在这里,继续发展。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