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庙还善于玩货币战争吗?

author:王海滨

有近代史研究者,最近写了篇文章,关于土八路当年在边区如何经营经济,运转货币的.在面对日占区的货币战争中,不仅仅生存了下来,其通货持续维持了币值,并在国统区、日占区、边区的恶性通胀中维持了温和通胀。这是边区得以胜利的要素之一。
作者详尽的描述了当年边区政府如何在法币和日伪货币中周旋,维持币值、供给和财富的过程。我读过这篇文章,确实赞叹当年边区那些大学毕业的精英,不仅仅是凭着热情和理想,还凭着货币、经济的管理能力,实现了自己的目标。
然而我也因此有疑问,今天的体制还像当年那样强吗?
这篇文章繁繁复复,其核心不过是几点:
边币-货币,背书是边区经济,也就是工业和农业的产出。毛在指示此事时,要求货币不能脱离产出规模。
其次是在日伪利用货币的掠夺中,边区清楚的知道,如果使用过多对方的日伪币或法币,对方可以以印刷的成本掠夺边区的物资,并废止日伪币,同时法币在恶性贬值,边区的财富就没有了。所以,边区一直强力驱赶这些劣币的存在。
另一方面由于边区经济规模的狭小,边区政府对奢侈品的输入持严格的禁止状态,以免敌占区商人用奢侈品换取边区物资,因为奢侈品对于边区的生存毫无意义。
在最初边币发行的初期,由于边区缺乏黄金,也缺乏信用,一方面盯住法币,另一方面以战争的胜利维持市场的信心,以免边区人民丧失对边币统治的信心。但伴随着边区对通胀的控制,边币逐渐脱离法币,成为独立的货币。
这让我想起俄罗斯的二次货币管理失败,和一次成功。
在九十年代和08年之前,卢布并不是采取盯住通胀的方式,而是盯住美元。这导致俄罗斯大量外债产生,在98-08两次金融危机中,俄罗斯陷入资不抵债,恶性通胀和货币暴贬到失去信用。1998年俄罗斯不得不以1000币值更换为1卢布币值,无数俄罗斯家庭财富灰飞烟灭。而2013年以来的原油暴跌危机,带给俄罗斯货币压力,央行实行了盯住通胀的方式,让卢布自由浮动,在保护外储和稳定通胀的基础上,使得卢布维持了贬值之后的稳定,卢布没有失去信用,俄罗斯经济没有崩盘,普京没有被西方摧垮。
这个故事很有趣的地方,还在于我回顾古代史,宋朝与北方邻居的关系,在战争失败的状况之下,宋朝的商人们,带着奢侈品到北方少数民族地区换取他们大量民生物资,并禁止输入铁器。
而北方少数民族应对的措施是禁止出口战马到宋朝。
宋朝、西夏、辽、契丹、金,均明白货币与物质的关系。或者说那些士大夫和商人完全明白其实际的用途。
货币的信用对应的就是经济,是哪一些经济?是制造业、农业、服务业。或狭义上言之,货币信用对应的就是财政收入的能力,平衡财政收支和经济平衡的能力。
如果人民币对应整个实体经济,当然房地产也占其中的比例。在初期人民币需要建立信用,利用盯住美元的方法。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民币内在的信用慢慢可以独立。也就是经济学上所谓蒙代尔三角中,货币独立自主的首要需求。
既然当年土八路可以明白货币与经济的关系不可失衡,今天体制也当然更加明白。七八十年前的北大毕业生难道远超过今天诸多土洋高校出来的经济大才吗?
日伪时期的日本人明白利用输入贬值或废弃的伪币,可以掠夺边区的资产;国统区的宋陈笨到不了解,任由法币贬值,这是从第三帝国沙赫特学来的皮毛,却学不到沙赫特各种货币控制的精髓,导致恶性通胀,这是国民党当年丢掉江山的原因之一。而日本人和商人也试图利用不值钱的法币去边区置换物资,并利用法币与美元的官方价格,去换取美国物资。甚至印刷假币,去各地置换财富。
这样的货币战争,你能看到影子吗?
很明显,伯南科同学把美元债务扩张到19万亿之多,输出到全世界,进口大量商品,这是不是和当年日本人干的有所相同?同时,美元泛滥使得全球货币宽松,到了负利率的阶段。假定说货币战争的阴谋论存在,美元周期回归,美国人要拯救美元信用,席卷各地资本流入美国的话,各国的货币信用变差,难道能保得住经济周期不波及吗?
当然,我们再假定耶伦大婶其实是小清新的小女生,不知道这种肮脏卑鄙的货币战争方式,那就算了,不论。
好吧,那么我们的人民币现在盯着近200万市值的国土资源,也就是房地产,以此为锚替代美元锚,之后大肆印刷,你立即就会明白房地产的高热是怎么来的了。
于是你也明白其他的实体经济为何如此糟糕。
货币的信用变成了对应房地产,这就好比日伪时期日本商人试图输入边区香水雪花膏等奢侈品,边币对应雪花膏,那么实际物质当然就被席卷而空了。
那位问了,你怎么这么比喻呢?
很简单,每一栋没有居住功能,只是用来炒作的投机房产,其背后对应的是进口铁矿石、原油、煤炭、重工设备、机械等等。
而换来这些东西的是美元,而美元是中国的劳力、环境、资源出口后,积淀的财富。
于此同时,人民币的虚幻坚挺,使得资本可以出海,换取海外的地产、奢侈品、旅行消费、教育、福利等待。
当你对应着无人居住的房地产,发行的货币越多,你的汇率越稳定,你被掏空的财富就越多。
未来,你的新八年抗战已经接近输掉。—但如果是土著有力者控制了这些财富,在海外等待回来收割,句首的这句你当我放屁,我躬身致意,表达我对诸位智慧的佩服。
要么,你将失去房地产价格,要么你将失去汇率。
而我相信骑虎难下的终局,是绝不敢主动刺破地产泡沫,等待货币的终局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