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人:35岁,被抛妻弃子,研发转客户经理,强制去海外奋斗,好难

今年已经35岁了,在深圳有家有口,生活比较稳定,出差不多,虽然经常加班到深夜,周末节假日也经常加班,但是每天能回家睡几个小时,看小孩和老婆一眼就觉得很幸福。
世界变幻莫测,今年可爱的老板突然发动数千研发的“上山下乡,攻打海外”的运动,包括我在内的很多研发同事都昏了,去年老板还专门写文章叫我们学习日本德国,安心做“科技工匠”,最好是一辈子搞研发。今年就又写文章说干研发太久,思想太僵硬,跟不上公司和世界的脚步,日子过的太安逸也不是啥好事,晚年没有奋斗的回忆,动员大家去一线、去非洲最艰苦的地方,转行去做客户经理、去做项目经理…其实老板文章写的很激情,如果我是刚毕业的应届生,肯定会被煽动,马上就申请去海外。可是我已经35了,工作10几年了,级别也有16级了,何况小孩才1岁,真是没兴趣没动力没必要做这种尝试,我觉得在国内做研发挺好的,虽然待遇比海外少很多,但是大部分时间老婆孩子都热炕头,觉得幸福。后面问了研发的好多朋友,也都是我这种想法。经过一段时间的动员,我们这个大部门没几个报名的,后来大BOSS开骂了,骂我们是孬种,不听老板的话,不想出去就滚蛋…骂人很难听的,表达的意思就一个:你不转岗去海外,你就对不起教主,你辞职好了。后来部门主管直接圈名单了,然后逐个找人谈话,必须去,现在研发养不起这么多人,不去你就主动辞职。….无赖,我和其他同事就只能报名了。虽然媒体宣传的好,说华为任正非思想超群,敢动员2000高级研发去海外(严重怀疑是公司出钱买通了媒体。事实不是这样的。)。
可是心里还是十分的不愿意,因为就想一直搞研发,不想去做客户经理,也没有这个能力去搞客户关系,还有就是不想长期出差,让隔壁老王和领导老宋惦记家属。但在华为待久了,有一定感情,暂时也不想辞职,可是我明白出去了,干不爽,只能辞职,根本回不来。。。。心里好矛盾呀,谁能给我建议???

这招够狠,逼着你辞职,完成新陈代谢。应对的方法只能是以后别傻乎乎带新人了

现在多数产品线都没啥工作量
留下极少数老人就够维护了 新人自己慢慢琢磨也能慢慢上手
但是工资待遇差一大截


任正非凭什么让华为2000多名高级专家和干部“下岗”?

 黑马哥 2016-10-31 09:05

任正非凭什么让华为2000多名高级专家和干部“下岗”?

除了情怀和远方,还有大量的金元。

10月29号,同一天,华为任正非和微信张小龙的演讲在社交网络疯传。

10月28日,华为动员了2000多名高级干部和专家,把他们重新投放到一线,探索无人区,别以为都是欧美,也包括非洲、中东等“艰苦的地区和国家”。

很多人或许会说,这没什么啊,16年前华为也有过一次这样的举动。但各位创始人请注意,那时华为还比较穷,为了生存,不得不四处征战,“青山处处埋忠骨”。而当下华为派遣的2000多年高级专家和干部,按华为全员持股政策和优厚的薪酬体系,都是百万、千万乃至亿万富翁了,早已财富相对自由的他们,为什么在任正非一声令下就奔赴一线呢?

1、这是华为的需要

今年的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任正非当着国家领导人和上千名两院院士的面,充满危机感地说:“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摩尔定律的极限,而对大流量、低时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

“我们错过了语音时代、数据时代,世界的战略高地我们没有占据,我们再不能错过图像时代。我们不能像过去一样,以招聘新员工培训后扑入战场,等3~5年他们成熟的时候,这个机会窗已经半开半掩了,我们又失去了一次占领图像高地、云化时代的机会。”

所以,任正非需要2000多名高级专家和干部冲到一线去,夺取这个技术高地。“我们短时间直接选拔了,有15~20年研发经验的高级专家及高级干部投入战场,他们对技术深刻的理解能力,与前线将士的战场掌控能力结合在一起,一定会胜利的。”

2、华为多年形成的奋斗文化和军旅文化起作用的结果

提起华为的奋斗文化,那是相当的厉害。创业黑马学院的一个学员本已是10亿身家的人,但跟着黑马营到华为学习一趟后,受华为奋斗文化感召,回京后重新开始创业。

华为创立时,一穷二白,早年做数字交换机时籍籍无名,没钱、没技术。华为的产品技术虽一般,但服务做到极致——只要客户有需要,华为人可以半夜两三点还能赶到客户那。华为至今还保留着所有高管和中层手机24小时开机的习惯。这种极致的服务体验最终让华为在早期弥补了技术上的弱势,赢得了市场。极致服务至今依然被任正非认为是华为“进攻中的重要防线”。

当然,除了“奋斗”文化,华为还有很强的“军旅”文化。任正非自己就是军队转业的高级干部,对于华为,外界比较熟知的是“行军床”,任正非的各种讲话里充满了各种军事术语。华为管理体系借鉴了美国的“参谋长联席会议”制度,设立轮值CEO等体制。军队文化强调服从,强调打胜仗。为了打胜仗,少将可以随时到前线当连长,带领别动队完成特殊任务和使命。

3、华为“厚禄高爵”的威力

但笔者认为,任正非所以能让这2000多名高级干部和专家能奔赴前线,很重要的原因是华为舍得下血本“收买”知识分子。据小道消息,这次被派遣出征的高级专家和干部,人人加薪升职,而且加的不是一点半点。显然,任正非深谙此道——华为95%以上都是知识分子,华为2015年的收入是3900亿元,花了员工身上的钱达到1377亿,相当于阿里巴巴一年的收入。按17万员工计算,平均下来,人均年收入超过80万元,年薪百万的员工超过万人,年入500万元的人超过千人。

任正非既能用情怀、梦想去激励这些高级专家和干部,让他们拼命干活,也能给足“金元”。按以前华为的经验,凡是到艰苦地区和前线奋斗过且出好成绩的员工,华为给予的激励超乎所有人想象的丰厚。这就是华为在全球的研发中心都能挖爱立信等顶级人才的核心原因。

4、2000多名高级专家和干部到一线会带来什么结果?

不得不说,任老板这招很厉害。

2000多名高级专家和干部被赶到一线,那意味着空缺出那么多岗位,华为研发体系彻底被激活。

上面说到,华为薪酬优厚,每年离职率都是个位数,而业界普遍水平是两位数。这可能导致华为出现板结,十几年的老员工比比皆是,年轻人没有出头的机会,坑都被“老干部”占了。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老干部”呆在公司时间长了,很容易形成山头。更为危险的是,按他们的薪资水平,早已经相对财务自由,缺乏奋斗的动力。

“不能打仗的主官将会离开岗位。随时准备下台,才能不下台。”任正非这句话道出了这次调动的重要原因。

老人被赶到“一线”岗位,重新熟悉用户和市场,探索未知区域,激发出新的活力。而老人一走,年轻人大量上位(2000多个高级岗位啊),也给原来的研发体系带来创新活力。任老板再给这些年轻人一年数几十亿美的研发投入,上下一心,一起摸索技术无人区,哪有不成的道理?

以下文章摘自任正非在“出征·磨砺·赢未来”研发将士出征大会的讲话提纲:

在当前行业数字化及网络转型的时机,我们从研发集结了2000名高级专家及干部,奔赴战场,与几万名熟悉场景的前线将士,结合在一起,形成一股铁流。在机会窗开启的时间,扑上去,撕开它,纵向发展,横向扩张。

我们的总战略正如徐直军在法兰克福宽带大会上所说的,“做多连接,撑大管道”。我们错过了语音时代、数据时代,世界的战略高地我们没有占据,我们再不能错过图像时代。我们不能像过去一样,以招聘新员工培训后扑入战场,等3~5年他们成熟的时候,这个机会窗已经半开半掩了,我们又失去了一次占领图像高地、云化时代的机会。因此,我们短时间直接选拔了,有15~20年研发经验的高级专家及高级干部投入战场,他们对技术深刻的理解能力,与前线将士的战场掌控能力结合在一起,一定会胜利的。

像这样的誓师大会,我印象很深的,还有2000年的五洲宾馆的出征将士的送行大会。“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的大标语,充满了一种悲壮,其实我们那时连马革也没有。为了身份的证明,我们需要世界市场的成功,在完全不了解世界的情况,就踏入了茫茫的“五洲四洋”,那时非洲还在战乱中……

风萧萧兮易水寒,在那外汇管制的时代,常常发生我们的员工在麦当劳刷不出卡来的窘境。有一本小书《枪林弹雨中成长》就记录了一代人的艰辛。今天能达到800多亿美元的销售收入,融进了多少人的青春、血汗与生命。我们今天成功了,不要忘记一起奋斗过的人。不要忘记不管是因公,还是因私,献出了生命的人。我们今天已有大片土地,一定能找到纪念他们的形式。

今天我们的勇士又要出征了,我们已经拥有170个国家武装到牙齿的铁的队伍,我们的流程IT已经能支持到单兵作战。每年我们仍会继续投入上百亿美元,改善产品与作战条件。我们要从使用“汉阳造”到驾驶“航母”的现代作战方式转变。我们除了在传统增量市场大量培养将军,创造成绩,多生产粮食外。

在新的机会领域,我们也要努力成长。云化是我们不熟悉的领域,图像虽然我们领先,但海外除德国大规模实践的经验外,在其他国家还没有规模化的成功,还没有建立一支成熟的队伍。特别是面对大视频带来的流量洪水和更低的时延要求,我们还没能驾驭。战略预备队只能一边学、一边教、一边干,让小老师逐渐成为“大教授”;让二等兵在战火中升为将军。大时代呼唤着英雄儿女,机会将降临有准备的人。大江东去浪淘沙,天翻地覆慨而慷,不能打仗的主官将会离开岗位。随时准备下台,才能不下台。

服务是我们进攻中的重要防线,网络容量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维护越来越困难,任何新公司、黑天鹅要全球化,都不可逾越此障碍。没有多年的积累是不可能建立起来活的“万里长城”、“马奇诺防线”,我们这道历时28年建立的服务体系,不是容易超越的,特别是这条防线正在逐步人工智能化。GTS这些年的进步,为我们建立了巩固的防线,使我们进可攻退可守。我们迫切需要更多的专家、将军,建立起对未来复杂网络,更巩固的防线。“江山代有才人出”,服务将是我们不败的基础。

20多年前我们走出国门,是为了身份的证明,我们曾借用二战苏联红军瓦西里?克洛奇科夫的一句口号,“背后就是莫斯科,我们已无退路”。莫斯科不是我们的,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退路。我们向前走,被认为是共产主义在进攻,退后被认为是资本主义在萌芽,当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时,面对陌生的妻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对客户说得太多了。

在他们最需要陪他们游戏,给他们讲讲故事的时候,我们生命的时间,完全被为生存而战全部绞杀了。儿女总有一天会明白,他们的父、母无怨无悔的一生,明白他们父、母像中央空调一样温暖了全人类,没有像电风扇只吹拂他们的伟大情怀。但是,我们永远不能报答自己父辈的良心自责,将久久萦怀。

我们除了在市场战线要获得成功外,在技术战线我们也要有所作为。我们每年除了给开发拨付80~90亿美元以上的开发经费外,将给研究每年超过30多亿美元的经费。我们为什么要延伸到基础研究领域,因为这个时代发展太快了,网络进步的恐怖式发展,使我们不能按过去科学家发表论文,我们理解后去做工程实验,然后产品,这样缓慢的道路。

我们现在就要选择在科学家探索研究的时候,探进脑袋去思考如何工程化的问题。我们不仅要使自己数十个能力中心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努力探索,不怕失败。而且要越过工卡文化,大量支持全球同方向的科学家。我们的投资是不具狭义目的的。正如我在白俄罗斯科学院所说的,我们支持科学家是无私的,投资并不占据他的论文,不占有他的专利、他的成果,我们只需要有知晓权。不光是成功的,包括他失败过程的知晓权。像灯塔一样,你可以照亮我,也可以照亮别人,而且灯塔是你的,完全不影响你产业化。

我们今天集结2000多名高级专家及高级干部走上战场,让他们真正去理解客户需求,背上他们自己制造的降落伞,空降到战火缤纷的战场。“春江水暖鸭先知,你不下水,怎么知道天气变化”。当前“天气预报”绝大多数都是美国作出的。美国不仅集中了大量优秀人才,而且创新机制、创新动力汹湧澎湃。我们要敢于聚焦目标,饱和攻击,英勇冲锋。不惜使用范弗里特弹药量,对准同一城墙口,数十年持之以恒的攻击。敢于在狭义的技术领域,也为人类作出“天气预报”。努力在基础科学上领先,与以客户为中心并不矛盾。客户需求是广义的,不是狭义的。

正如胡厚崑所说的,我们每年要破格提拔4000多个员工,以激活奋斗的力量。让优秀人才在最佳时间、最佳角色,作出贡献。人力资源的评价体系要一国一制,用什么考核什么,不进行无目的的考核,让前线将士聚焦在作战上。人力资源要研究热力学第二定律的熵死现象,避免华为过早地沉淀和死亡。

郭平提出,用法律遵从的确定性,来应对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给我们指出了正确处理国际关系的方向。我们的财务管理已达到行业领先水平,结束区域站点存货无法盘点历史,中心仓存货的帐实准确率99.89%,站点存货的帐实一致率98.17%。有成功实践经验的优秀专家及干部正在大规模成长,但不能就此满足。要有应对金融危机的预案,要压缩超长期库存和超长期欠款。提高合同质量是最根本的措施。

三十年的奋斗,我们已从幼稚走向了成熟,成熟也会使我们惰怠。只有组织充满活力,奋斗者充满一种精神,没有不胜利的可能。炮火震动着我们的心,胜利鼓舞着我们,让我们的青春无愧无悔吧。

春江水暖鸭先知,不破楼兰誓不还。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