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的谜之优越和民众并不那么谜的愤怒

友爱部102室

离着美国大选最终战已经没几天了,FBI又爆出了大新闻要重开邮件门调查,而且还又是闺蜜的前夫的电脑惹的祸。今年从英国脱欧开始,各种大新闻就没停过,随便挑一件我的博士论文都能有着落了。要是这次川普当选,大概也是给这个惊奇不断的2016年画了个合适的句号吧(当然,谁知道今年会不会有更惊奇的事儿呢)。

虽然看起来FBI重启调查似乎是又给川普登基之路铺了一块砖,但是实际效果恐怕仍然有限。因为现在已经没什么中间选民了,只能指望民主党选民反水。可是身在宾州这么个摇摆州,我接触到的民主党选民都是这样的:班里有一个从德州来的同学,虽是民主党人但浑身都是典型的南部作风,来了宾州之后表示自己一点都不像民主党。结果就是这样的中间派,当我问她怎么看wikileak的时候,她却非常严肃地跟我说“wikileak太可恶了!怎么能够泄露国家机密!”……于是我就没敢再问下去。另一个来自路易斯安那的同学,是桑德斯的支持者,初选的时候也曾反对希拉里的腐败无能,然而当问起wikileak的时候,他却一脸纠结地说:“我觉得wikileak说的是真的,可是官方说了,这背后有俄国人的操纵……后来有天打车碰到个黑人司机,也是桑德斯的支持者,全程跟我抱怨今年大选是“slander contest”,他眼里希拉里也是腐败不堪,唯一的好处就是当年她老公克林顿的执政功绩。可是真问他大选的时候投不投希拉里,他仍然要忍痛支持她,谁叫他是黑人呢,谁叫桑德斯跟奥巴马都给希拉里背书了呢。比如奥大统领说了,黑人不给希拉里投票就是侮辱他,可是等等,这样强行钦定真的好吗,这样基于种族身份来动员选民,真的不是某些刚解体的动乱国家才会做的事情吗?

选举到了这个地步,逻辑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身份,反正双方的支持者早就听不下去对方的逻辑了。希拉里肯定不是美国史上最糟的政客川普也肯定不是美国史上最烂的候选人,但是这并不妨碍川普的支持者相信希拉里的支持者都是一群邪恶的精英和卑鄙的非法移民,希拉里的支持者也相信对方都是群神智不正常的底层垃圾。所以希拉里说川普的支持者“deplorable”根本不是一时失言,他们确确实实就是这么想的。希拉里的支持者看到川普骂墨西哥人“rapist”就要群情激愤,但是看到希拉里骂本国至少百分之三四十的人“deplorable”只会觉得骂的好。其实“deplorable”已经很温和了,更难听的词我都从民主党同学那里听到过。所以希拉里就是被FBI真定了罪,她的支持者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只会不停地哀叹川普破坏了美国的民主传统和政治制度,虽然我个人并不是很懂川普除了以大放厥词的形式实践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之外到底还干了什么,买官卖官?贪污腐败?打击政敌?他一个没从政的局外人一样也没法干啊。

当然,就我个人而言,我既不喜欢川普也不喜欢川普的支持者。参加了一次川普的集会,见证他用毫无逻辑的语言煽动在场的人从中国手中夺回被偷走的工作,我就没法喜欢了他们。我不喜欢川普是因为他煽动对中国的仇恨,我不喜欢川普的支持者是因为他们中很多人,真的是会相信川普的煽动,要把自己的不幸归结到中国人、墨西哥人和穆斯林头上,而且鉴于美国悠久的种族仇恨和私刑传统,我反正不打算离他们太近。

但是换过来说,希拉里和民主党就能更让我放心吗?好像更难。希拉里对华同样不友好这点自然不用多说(有个细节我记得很清楚,大家一起看第二场辩论的时候,希拉里列举了川普曾经骂过的所有人,黑人、女人、穆斯林、拉美裔……然而没有中国人。连我的民主党同学都忍不住表达了疑惑,但他大概不清楚这是希拉里的一贯作风),问题在于,如今的民主党根本无法处理也不想处理川普背后的支持者。真正让我严肃看待川普的不是他的个人能力,我从不觉得川普是什么天降伟人,也就是个庸人之辈。但正是因为他本身没什么水平还能聚拢起这样多的支持者,才正展现了推动川普走到现在的汹涌民意。

稍有常识的政治家都应该明白,面对这样的民意,你不管再怎么不喜欢,也要正视这背后的问题。且不说警察和边境巡警都支持了川普,这就够让人心里犯嘀咕了。就看看白人蓝领,曾经把多少任民主党总统抬进了白宫,怎么如今那么多人就背弃了曾经代表他们利益的民主党,而投入到川普这么个大资本家的阵营中?本来应当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结果民主党的看法就是简单粗暴,而且充满了迷之优越感:“因为他们是种族主义者/纳粹分子/城乡结合部的大傻逼”

但是稍微考察一下美国工人的收入就很容易得出不同的结论。前一阵有个教授来讲座的时候,给我们展现了一张美国不同教育阶层的收入曲线。几十年前各阶层的收入都是差不多的,以至于教授调侃道“当年我的朋友全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要上大学还要读博士,我费了那么多年读完之后赚的还没他们多……”可是几十年后,各阶层的收入水平就开始不断拉大,而低教育阶层的收入在这几十年间不但没多少改进,反而在近些年全球化的时代里还有了下降的趋势。美国蓝领们每天过得像屌丝看着精英又眼红忍不住总要怀念上个世纪曾经阔过的好时光,当然会有怨气,而且冤有头债有主,那是一定要找出害了自己的罪魁祸首。于是川普告诉他们,问题出在那些不管他们死活的精英身上,问题出在那些抢了他们工作的外国人身上,简直是水到渠成。

碰到这种局面,正常的做法是想办法补偿这些人的诉求,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化解他们的怨气。但是优越感爆棚的民主党偏不愿意走群众路线,偏不愿意下基层体察一下低收入白人的疾苦。他们当然做了相应的争取选民的努力,但是在优越感的衬托下显得一点也不真诚。说到底,民主党内心相信自己代表了资本主义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了政治正确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代表了美国最广大多种族人民的根本利益……而川普的支持者不过是一群螳臂当车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分子。所以前一阵有人探讨美国主流媒体到底是不是被操纵了有意亏待川普,说媒体就是公正报道啊,川普问题多当然负面报的就多啊。要我说,媒体根本不用操纵,因为在他们看来,黑川普本身就是公平正义自带光环的,打击川普的支持者就是为美利坚民主和世界和平贡献自己的力量。别的不说,就说第三场辩论之后,媒体去采访中间选民,有人说决定选川普之后,主持人的咄咄逼人和一脸不屑真是让人难忘,连我的民主党同学都看不下去了,觉得希拉里本来可以堂堂正正的赢,何必媒体要这样偏袒。但是没办法啊,优越感是藏不住的。

其实别说媒体了,我们政治学界都充满了鄙视川普的优越感。初选之前不管是我的老师同学还是学界泰斗们,谈起川普都不过是为了活跃气氛,讲个笑话,制造一点快活的空气。就是初选过后,大家哀叹看不懂今年大选,他们也仍然不情不愿,觉得川普不过是秋后蚂蚱,等希拉里上台之后一切又可以照旧了。其实美国学界,特别是政治学界民主党和自由派过于占主导的问题早就有人抱怨过,但是直到今年才真正看出恶果。必须承认,他们绝大部分人的学术是严谨的,心地是善良的,只是有的时候那股子优越感让人不是很适应。毕竟,一群以大选为主业的专业人士居然看不懂大选也看不懂选民,又有什么资格有这样的优越感呢。

当然,其实也不怪他们,本来不自觉地鄙视民众在政治学界也不罕见。有些政治学者嘴上说着民主,其实对民众一点都不信任。比如说起如何评价一个政府是不是能代表民众,很多学者就表示,看民众的满意度不能算数,万一被洗脑了呢,所以归根结底要靠一套民主代议制度来保证代表民众。好吧,把民众当成容易被洗脑的傻子也就罢了,那么你们设想的制度是什么样呢,总该让民众来决定吧。可是学者又发现,根据调查,美国民众其实不喜欢我们这套政治参与制度,不喜欢像我们设想的那样捍卫这套民主制度,这怎么办呢。没关系,学者们表示,不能民众想要什么就给什么,这是民粹。民众不喜欢他们设想的制度,一定是无知的民众缺乏民主素养,是民众需要引导和教育,反正不是制度的错。其实这套说辞在学者们解释俄罗斯民主化失败的时候我已经听得耳朵长茧了,我本来以为只是西方人自身的优越感导致看不起俄国人,没想到我错怪他们了,他们其实是一视同仁,连自己人都看不起。

而且奇怪的是,美国精英的优越感们居然还漂洋过海传染给国人了。好不容易今年美国大选引起了那么多国人的兴趣,结果美国的精英/民众对立也复制到了国内。大部分普通的吃瓜网民们自然是喜欢川普,然后精英们自然是嘲笑那些网民无知愚昧一定没出过国没见过世面。也不是不能理解精英的这种情绪,有些网民确实是不过脑子,天天看着网上各种无来由的“天降伟人特朗普”我都烦,想起来自己上次在观网写东西还被网民莫名其妙地无脑喷,真是想喷回去。可是我的情绪其实也只是局限在“喷回去”,我就是跟普通吃瓜民众一样low,我知道他们有人想的也是有道理的。我更接受不了的某些精英露出的浓稠的优越感,“反正你国民众是傻逼我根本不用管傻逼怎么想。”虽然我不太清楚这些人是不是真的享受到了美国精英的待遇,但是他们似乎提前准备好了美国精英的优越感。然而我知道美国精英的优越感根本无法阻止川普的支持者们,只不过给他们招来更多的愤怒罢了。

所以希拉里真上台了,像现在这样天天喊着各种族平等拒绝歧视又能怎么样呢?那些川普的支持者难道就能凭空消失吗?他们对自身境况的怨气就能消失吗?他们对少数族裔的敌意就会消失吗?不去认真解决经济上的不正确,政治上的正确又有什么用呢。民权运动到现在那么多年了,尽管赋予了那么多政治权利,黑人仍然受歧视,仍然被视为罪犯和低能,归根结底不就是因为贫穷吗。同样的,排外主义情绪高涨,也不是因为少数族裔权利不够,而是经济不好底层白人只好抱怨其他族裔抢了蛋糕(真要是哪天少数族裔可能威胁民主党精英的经济利益了,他们一样要搞歧视,哦不对,可能他们实际上也正在这么干)。为什么说美国民主党的左派只能被调侃为白左,就是因为他们对于经济上的不平等视而不见,却只满足于在政治权利上的修修补补。

可是为什么他们不愿意去关注经济上的不平等呢,为什么不愿意接受推动经济权利来保障政治权利的逻辑呢。很简单,因为这就是共产主义的逻辑了啊,因为这就要危急美利坚人民自豪的资本主义了啊。我还记得这学期上课的时候,讲到佩特曼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提出的参与式民主,说产业界也要推行民主,要让工人积极参与决策,消除工人与管理者的经济不平等……结果很多同学(当然不是全部)纷纷表示这表面上看起是无害的民主理论实则是危险的共产主义,我就明白如今美国左派的成色了。

然而不管怎么说,当今美国社会的撕裂已经不是精英靠优越感捂着眼睛能够藏得住的了。以前看比较政治文献中对于民主化的研究,都会看到学者们提示选举所带来的危险:如果党派们动员民众是基于身份认同而不是政策认同,那么民主化的过程反而会撕裂社会激化矛盾甚至引发暴力冲突,比如巴尔干还有非洲很多国家就是这样。可是再看以前美国政治的研究,很多学者都不担心政治极化的问题,他们相信各党派们会遵循中间选民理论,协调各方利益,即便美国的阶级矛盾和种族矛盾是这样尖锐,政治家们搞身份政治的成本是这样低。我原先以为美国政治制度可能真有什么特殊之处,同样的社会经济状况可能其它国家早就乱了,但是美国还可以独善其身。但是从今年的大选看来,美国恐怕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并不是说美国一定会衰落,只是它身上长久以来笼罩的美国例外论的光环,也是时候黯淡下来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