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2016美国大选的碎碎念

author: 破破的桥

这次大选结果一出来,就收到很多问候,有善意的有恶意的。恶意的不提,我懒得多理会那些每天造谣还来叫板的营销号,我相信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还知道些他们不知道的,比如在此事上一些影响力较大的辟谣渠道在国内被审查封堵。善意的是来问候说你不要太震惊或沮丧云云。这就多虑了。震惊不至于,无论是权威的大数据预测网站538此前分析的30%还是35%,这等几率即便准确,也没到可无视的程度,只能算意外,而非黑天鹅。相反的是,这几天我主要在和反川普的朋友们争吵一些事情,从清晨到夜里全天无休,既耽误工作又搞得很累,虽有写帖子的欲望但没有写帖子的体力。

本人理念偏共和党,特别青睐贸易自由与小政府的经济政策。川普的经济政策与共和党几乎完全相反,但指出这一点(实际大家早已知道)没什么意义,因为这次大选以惩罚式投票为主,一些人觉得这几年太糟了,心中充满愤怒,想改变现状而已。具体选个什么样的人,对他们来说真不重要。

我并非希拉里的拥蹙,但我非常反感一个完全没有任何从政经验与最基本的政治、科学知识,满嘴跑火车的大忽悠上台。尽管如此极端的民粹在美国并不多见,但我们可以从盛产民粹的南美国家汲取历史经验,那些南美领导人通过煽动群众上台后的两大法宝就是贸易保护和基础建设,蓝领就业率虽然好看,但钱花得如流水一搬,有竞争力的民间产业萎缩,与政府关系紧密的房地产商与建筑商大发其财,任期到了以后,总统留下一摊子高额债务和腐败官员,顺溜地滚下去,再换上另一个大忽悠,直到这个国家的债务上限爆掉。

另一方面,正常的从政路线,包括漂亮公务简历、地区政绩、慈善行为等,如今不再重要。哪怕不怎么交税也不公开税表,毫无资历,只要掌握一些网红手法,肯无下限煽动,就能获得巨大成功。打败一个为国家辛苦服务30年,筹措基金帮助了无数困难儿童,败选时ISIS官宣普天同庆的人。而后者在她宿敌阿桑奇喷着各种谣言阴谋论的大嘴中黯然退场时,她为之奋斗的部分国民已经把她当成了:暗杀多名政敌,给ISIS提供数百亿美元武器,叛国通基地,帮助老公性侵多个女孩,撒谎成性,收受几千万美元买官卖官,开办性奴岛的恋童癖,患有脑部疾病,半年后就会死掉的蜥蜴人, 早该进监狱的婊子 。

从政规则变成了做得越多,抹黑材料来源越广。饶是我等专门研究舆论的人,对人性之脆弱早已见多识广,但遇见这种事,也不免唏嘘一番。所以,感谢大家的关怀理解。看看人家大选民调专家,预测失败后,当场在电视里表演吃虫子。我这点小沮丧根本就拿不出手嘛。

56fc0caagw1f9q5vkg1uvj20su0go42i
预测大选结果失败的民调专家直播吃虫子

大选结束后,双方都有一些不理智行为,有大规模上街,也有一些仇恨犯罪。大家不用大惊小怪,这种事很常见。只要川普不作死主动挑事,过几天就好了。我们需要accept it and carry on。反省做得不好的地方,并加以改进。有能力的人多做些事,没有能力的人跟着有能力的人做事。

————————————————————

我来谈谈前天和朋友吵了什么吧。他认为投川普的人那么多,说明种族主义在美国影响很大,依然是研究美国政局的主要思路。我个人反对这种说法。的确,有种族主义团体如KKK支持川普,他也有一些种族主义言辞,比如说不认可法官的公正性,因为对方是墨西哥裔,还有一些其它迹象,比如他的竞选集会里,白人比例之高,近年罕见。但是,有种族主义者投他,甚至有种族主义基本盘,并不说明投他的人大多是种族主义者,更不说明这次胜选是因为他的种族主义言论。就我个人观察,投川普的人群里,有种族偏见的只是一部分,而标准的种族主义者更是不多。

意见领袖应当首先尊重数据。有人说民调失准,这话有道理,但民调在绝大部分州都比较准。不准的几个州是:佛罗里达,西裔投民主党票热情不足。北卡,非裔投民主党票热情不足。以及铁锈区四个传统比较倾民主党的州:明尼苏达、密歇根、威斯康辛和宾州,这几个州的白人蓝领投共和党的热情特别高。以上均和种族主义扯不上太大关系。我们应等待详细投票统计出台后再做细致分析。

扣个种族主义帽子,把词义拓宽,搞循环论证:投川普的人是种族主义者,他们之所以投川普是因为后者鼓吹种族主义。这样做嘴巴是爽了,但对我们理解问题、寻找原因并没有帮助,更不能让我们做得更好。投票者里,有些人可能认为政治正确走过头了,矫枉过正,有些人可能完全对种族问题无感,有些人可能就是单纯讨厌希拉里,有些人可能喜欢川普的经济或移民意见表态,有些人可能只是觉得川普女儿漂亮。也许其中部分有种族偏见,但并不能以种族主义论之,人类太复杂,做抉择考虑的维度很多,同一个问题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考量标准和优先级。

56fc0caagw1f9p73loix4j20hs0d20ux
奥巴马竞选期间白人们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种族偏好

上图可佐证此事。对比奥巴马和此前戈尔、克里的票数,假如白人群体中,种族主义者占据很大份额,那么右图里,白人在08,12年的投票相比00,04年应该有明显的种族偏好,民主党在白人群体中的投票理应大幅减少,共和党理应大幅增加,但事实是这两次大选白人投票倾向几乎没有明显差异,直到16年才有很大变化。我相信一个标准的种族主义者是不可能投票给一个黑人总统的,而那些只是心中有一点种族偏见的人,能够克服自己的偏见去投票给黑人当总统,也足以称得上有理性有勇气有风度。对于这样的人,只扣帽子批判,不去理解他们真实的诉求,只能适得其反。

在这场选举中,政治正确始终是个焦点议题,川普在GNC上的发言标题是《政治正确,我们再也承受不起》,可见他认为这是选民的痛点之一。政治正确涉及方方面面,是个很宽泛的概念。包括照顾弱势群体,女权,种族平权等。从目前看来,存在几个问题:

1.某些做法矫枉过正,缺乏合理性,僵化。

例如在美国,很多高校将名师的讲课视频放上网,能够让没有机会来这些地方上大学的人,接触到最高水平的学术教学。但因为没有能够让残疾人也能方便阅读的字幕,违反了残疾人相关的平权法律。哈佛和麻省理工的线上课程遭遇诉讼,斯坦福也被迫下架了多门网络课程,包括最受欢迎的,有足足25万人前来听讲的CS231n。这样谁都上不了课,大家的权利倒是平等了。然而这种法律搞得越多,大家对政治正确越反感,越觉得可笑。[1]

2.城乡、各阶层观念差距大,交流困难。

美国城乡的经济鸿沟已基本抹平,但观念鸿沟开始扩大。选举的城乡差异非常明显,市民与学生观念前卫,而乡村则几乎全归于共和党。对那些观念依然保守的群体来说,政治正确的很多观念遥不可及且不可思议。观念差距越远,受到冲击后恐惧心理就更重,激怒后交流成本高不可攀。拿transgender厕所法案来说,为了解释这不是传言中的“让男人随便进女厕所偷窥”,不知消耗了多少舆论资源,激起了多少愤怒。北卡出现多次法律激辩[2],民主党最终以微弱劣势输掉该州有这个原因在内。至于加州,很多华裔选民害怕厕所法案导致性侵他们的妻子和女儿,都已经愤怒到赶紧去选一个有性侵和侮辱妇女丑闻的人当总统的地步了。这种收益很少,成本很高的事,不要瞎搞了,不如拨款多造几个无性别厕所,省钱省力得多。

3.与其它价值观念冲突。包括劳有所得,平等,言论自由,秩序等。

前几年发生了多起黑人平民被白人警察枪击致死事件。所以有了BLM(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并得到了奥巴马的支持。运动名称意译的话应该是“黑人的命也重要”,但华人群里对此有个蔑称,叫“黑命贵”——黑人的命更贵。我相信其它族裔里也流传类似说法。原文没这个意思,但你不能说这些情绪不合理,甚至我怀疑黑人也这么想。运动领袖和媒体有时不分青红皂白地支持黑人一方,不管警察行为是否合理,也不先调查清楚受害者到底有没有暴力攻击他人、抢劫或拿枪。黑人们发起群体抗议之后,枪击警察,烧车砸店的行为也能偶尔见到。华人一开始羡慕,一两年前,我经常见华人群里说,黑人之所以在美国受尊重,是因为他们有理没理会闹。我们华人也要学会这一套。现在大家都醒悟过来了,这样闹不行,会惹人反感,胜过对你遭遇的同情。

美国有很多基础价值观,比如美国梦,只要奋斗就有所得,就能过得不错。比如人人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比如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还是些则是宗教相关的,我不熟所以不多列了。假如你要推行的运动,会动摇这些基本价值观,那么阻力就会很大。你有反对歧视的需求,别人也有期盼良好秩序的需求。尽管底层通常毛病很多,不可能在抗争上做到完美,需要理解,但抗争者也同样要理解其它人的价值观念,看看是否值得尊重。不能捂对方的嘴,再窝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自娱自乐。

贴近传统价值观念,会让意图更容易被人接受。比如川普说”All Lives Matter“,受到广泛欢迎。这里有传统的平等诉求在内,我认为比BLM更好。诚然BLM有强调黑人境遇的含义在内,但在其它族裔群体的传播中会出现很大的误解与困难。威斯康辛警官在共和党大会上吼”Blue Lives Matter“,意思是,黑人的命重要,被黑人射杀的警察的命就不重要啦?最终投票,民主党丢掉了这个偏蓝的州。在任何社会运动中,你都不能指望普通人来仔细地调查你们的日常境遇,阅读相关的严肃报道与文章,更不能去严厉批评别人不多作了解,或依照不实信息的批评就是种族主义。因为对外交流是领袖精英们的责任。要选择有亲和力、简短、合理的口号,尽可能降低交流成本。

4.要相互理解,不要泛道德化。

这次竞选最大的意外来自锈带区,即美国的老工业区,明尼苏达、威斯康辛、密歇根和宾州。之所以称为”锈带“,是因为这些地区的传统工业在全球化冲击下急剧衰退。有传言说华裔包车1600人助选团来宾州拉出阿米什人23万票导致宾州大胜。这类信息过度娱乐化,阿米什人在宾州绝不会有超过1万人投票,它们人口不多,排斥联邦,很少参与政治,很多还说德语。共和党斩获的大票仓,是这些工业衰退地区的白人蓝领。

衰退严重的地区,当地工业在50年内大概下降了30-60%,不能说人们生活不够富裕,房、车都还是有的,也不能说完全找不到工作,只要愿意挪一挪地方,比如去加州或者新州,以美国现在超低的失业率,找个工作非常容易。但他们失去了工会和稳定的生活,整整两代人失去了上进的希望。这种情况下很容易激进化,82年,有个27岁的华裔小伙陈果仁,被两个白人当成抢他们汽车工业的日本人,跟踪然后用棒球棍砸脑袋打死,而凶手只被当地法院判了三年缓刑外加3000美元罚款[3]。就这个故事我想多提醒两句的是:你不能跟煽动起来的蓝领白人去讲你是合法移民而不是非法移民,更别提什么H1b,EB2,EB1了。他们连日本人韩国人中国人都分不清楚,甚至连这几个国家在哪里都不知道。他们知道的就是你们的国家抢了他们的工作,赚了钱不算,还不停把后代送来美国,继续抢他们后代的工作。

56fc0caagw1f9q5t8zh1zj20ud0d4te6
造了五年的小店

我08年来到宾州,所在的城市state college,有块地方正在破土动工,工人们每天嘻嘻哈哈上班磨洋工,实际工作时间大概两三个小时,直到我12年离开为止,还没有做完。13年我回来发现这里终于完工了,整整五年,就造了这么个的快餐店。

我有很多想对他们说的,比如在加州造这么个餐馆只要三四个月,在中国可能不到两个月而且工人工资比他们便宜十倍,他们丢掉工作完全咎由自取。非法移民们勤劳肯干要钱少,没一点对不起你们美国白人,他们唯一的原罪就是没有投个好胎。现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全面扩张,低端制造业快要永远消失了,加百分之五百的关税它们也不会从中国、印度和墨西哥回来。然而,理智告诉我,他们未必不知道这些,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理解、拥抱和安慰,很少有媒体切身地来体察他们的疾苦,于是他们投了川普。在后者胜选之后,媒体上关于锈带区的故事至少多了十倍,然而这一切都是亡羊补牢了。

前面讲了很多我认为政治正确做得不好的地方,但我们也应当意识到政治正确在反对歧视方面的作用。这里主要是个同理心的问题,而同理心有赖于对少数族裔境遇的切身体会。我希望至少在华文媒体上,有更多的,关于黑人、老墨实际经济、政治境遇的文章,试图理解他们面临的痛苦和选择的缘由。另一方面,华裔有了相关遭遇也应当如实表达出来,无论是被白人骂chink还是被黑人当街拦路要20美元,不但对内也要对外,当然,现在先建议做到最基本的,就是尽可能如实传递,别在这几天再把华人途径川普粉丝集会(Trump rally)时被骂滚回中国的事件,翻译成在反川普游行中了。也别再为德州红脖们(red necks)隐瞒主语了。你可以说社交媒体上的东西可信度低,不予理会,但别完全反过来翻译蒙同胞,我不理解why。

56fc0caagw1f9q7atpercj20k00zkwie
中文自媒体的神奇翻译

[1].http://www.nytimes.com/2015/02/13/education/harvard-and-mit-sued-over-failing-to-caption-online-courses.html

[2].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fix/wp/2016/05/09/the-legal-fight-over-north-carolinas-transgender-bathroom-law-explained-in-4-questions/

[3].https://en.wikipedia.org/wiki/Murder_of_Vincent_Chin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