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替贵州人捏一把冷汗?

作者: 蔡慎坤

财政部近日公布的最新财政收入与支出数据中披露:今年前10个月政府债务付息支出超过4000亿元,增速超过40%,而同期财政收入增速不到6%。

尽管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全国政府性债务负债率低于国际相关条约规定的风控参考标准,但不少地方政府过去几年债务规模迅速膨胀,甚至已经超国际公认的警戒线。

过去几年,地方政府负债的增加速度远超中央政府,是政府债务增加的主力军。根据官方数据计算:地方政府债务从2012年底的9.62万亿增加到了2015年末的16万亿,3年时间增加了约6.38万亿。

其实这还是一个非常保守的数据。由于地方债务门类繁多,数据更不透明,地方债务实际上已经处于无序失控状态,地方财政也酝酿着极大风险,但风险到底有多大,仍然莫衷一是。目前我国并没有专门的机构和标准来统计各种债务,各地融资平台越来越多样化、隐蔽化,很多资金的来源和数量根本无从知晓,负债规模也难以统计。

正因为这部分藏在黑箱里的隐性债务是个未知数,更加剧了财经界对地方债务危机的担忧。更为严峻的现实是,目前披露的债务数据只是冰山一角,规模庞大的地方债务已经到了无人敢提及的地步!

翻查财政部与审计署公布的相关信息,“政府债务”指的只是“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这一数据中并不包含“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和“政府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这两项被称为政府或有负债,更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据。

贫困大省贵州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超过负债“红线”。2013年6月底,贵州的负债率为67.45%,而到2015年底已上升到86.98%,高居各省之首。按照审计披露的数据:贵州在2013年6月底的地方政府债务为4622亿元。而到2015年底,这一数字高达9135亿元!而隐形债务还未包括在内,其公开的负债总额与经济总量最大的广东省相当。

贵州省统计局对外公布了“2015年1%人口抽样调查主要数据报告”,报告显示,贵州人口总数已经达到3529.50万人,也就是说,现在贵州人均公开负债已经高达两万多元,这在任何一个以市场为主体的国家和地区而言,都是要破产的节奏。

2015年贵州全省财政总收入只有2294.25亿元,而一般公共预算支出高达3930.21亿元,超支部分除了中央财政补贴,就是靠财政负债来维持运转。去年近万亿的公开债务,意味着今年仅利息支出就需要数百亿元,不知道贵州的党政领导靠什么来维持日子?

众所周知,贵州是中国贫困人口最多的省份,目前政府公开的贫困人口为493万,贫困人口数量居中国首位。全省88个县(市、区)中有66个贫困县、190个贫困乡、9000个贫困村。而政府未公开的贫困人口远远超过上述数字,如果按照最新的国家扶贫线标准,贵州的贫困人口应该接近半数。

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确定的贫困标准是,日均消费低于1.25美元属于极度贫穷人口。如果采用联合国的贫困标准线,贵州的贫困人口应该在2000万左右,一个如此贫穷落后的地区,近几年疯狂举债,除了看到遍布山区的开发区,以及成片成片的住宅小区和高楼大厦,贵州山区的变化并不是很大,许多农民依然过着刀耕火种的艰难日子。

一个负债近万亿的贫困大省,未来靠什么来偿还债务,该卖的地也卖完了,该挖的山也挖光了,该修的路也修好了,该盖的房子也盖满了,贵州人的收入依然只能维持温饱,如果掐指算一下帐,真心替贵州人捏一把冷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