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头上明明刻着一个“穷”字

作者: 涅槃

我印象中小时候学过一片课文,具体名字忘了,大意就是一张五元的法币,从一开始能买一头牛到后来只能当窗户纸用了,年幼之际对此并无什么概念。渐渐长大了,工作了,也有了应酬,酒至半酣之际不禁唏嘘:以前,吃羊肉串才三毛一串,三四个人几十块钱够了,现在得小心翼翼的吃,什么大腰子鞭之类是不敢想,钱不值钱了啊!

去年,看到一篇文章,大意是:即使你月入一万,你仍然是个穷人。果不其然,房地产在外壳上印上“神舟”的字样就成了火箭,几万一平米让我等鼠辈想都不敢想,可周围的大大小小老鼠们都在谈论房子,张嘴就是七大姑在某某小区买了房子,半年一平方涨了五千;八大姨把某某小区的房子卖了,现在那里成了学区房,赔了几十万等等。更意外的是济南的售楼处居然登上了新闻联播,点名通报虚假宣传,那小区我上下班路过,看着门口抢房子的人群我纳了闷:我们到底是穷人还是富人?

新闻联播里的大妈乐淘淘的用东北话告诉我她很幸福,幸福得只剩下乐了,我不知道东北那么多的倒闭企业和下岗职工中有多少只剩下乐还是剩下哭,反正新闻联播不想告诉我们也不会告诉我们。不过新闻联播告诉了我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是好事,能有机会陪陪父母充充电,这叫慢就业。我想这时候孔乙己正用指甲蘸着黄酒对酒馆学徒说:你知道失业的四种写法吗?来,我教给你,将来你当国家领导人用得着……

有个领导人叫白恩培的,当了领导人一点也不知道失业的四种写法,他只知道收钱的四种方法,收了2.46亿元精确到小数点后八位。我大概算了算,领导一天收一万,能收60多年,可领导就是领导,只用了13年就超额完成了指标。我想他最大的问题就是这钱放哪里?

我的钱就在银行卡里放着,里面永远也没超过六位数,可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说3月份就增发了14万亿货币,全国13亿人口,一人一万多,我不懂经济学,可我感觉羊肉串越来越吃不起了……

教科书告诉我们,万恶的国民党政府从1946年7月到1947年4月,货币发行量陡然增加了16万亿,我又查了查《中国物价史》,说是1937年100元法币能买两头牛,1948年能买4粒大米。我紧紧攥了攥手里这几十张100元,十年后能换几粒大米?半年印了16万亿钞票是万恶的,一个月印了14万亿是伟大的。

伟大的统治者从来不需要排队看病挂号就医,高干病房的大门来去自如,我只能在收费处挺着我僵硬的脖子忍着疼慢慢排队,前面的老农还差23元钱,又从泛着黄的布兜里掏出卷的紧紧的票子,一张五元的,十五张一元的,还有四张五毛的,正好22元,又在布兜里掏了半天,拿出一只钢镚,他紧皱的眉头拧成一个“川”字,可在我眼里,明明刻着一个“穷”字。

这个国家很富,富得几百亿美元说给就给,眼都不眨。生活在国家的人很富,郭美美的包、杨达才的表、令公子的车、雷政富的12秒。可这个国家又很穷,几亿人拿着一个月55元的养老金,杨改兰用毒药和斧头解决了一家人的温饱问题。用毒药和斧头刻成的“穷”字印在了价值捌万元一套的瓷器上,流光溢彩,分外妖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