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的朋友圈被分成了两半

author: 龅牙赵

今天,因为一个人,我们的朋友圈分成了两半。

可能昨天,我们还是无话不谈的朋友,还在相约年前聚会;可能昨天,我们还是相交十多年的同学,时不时把酒言欢;可能昨天,我们还是看上去深情款款的甲方和乙方,还想着在2016年的最后一周签个合同;可能昨天,我们还是一个办公室里互帮互助的同事,哪怕你让我帮你周末加班我也毫无怨言……

可是今天,我们之间的好多人都选择了在微信里彼此拉黑。因为线下接触太紧密,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不删除这个人,只是默默选择了“不看他的朋友圈”。

其实我们也知道,他们也是这么处理的,心照不宣。

这一半认为那一半愚昧不堪,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那一半认为这一半数典忘祖,图谋不轨猪狗不如。

为什么会这样?

半个世纪前,重庆有两个著名的战斗队,一个叫八一五,一个叫反到底。他们有同样的目的,信奉同样的主义,打倒同一个人,保卫同一个人,却水火不容互为眼中钉肉中刺。

很不幸,我母亲和我二姨因为各自单位的原因,分属两个不同的战斗队。

两个年轻的姑娘,在外意气风发之后,总要回家吃饭。

她们的斗争形势,其实跟我们今天是一样的,互相认为对方愚昧不堪图谋不轨。

我母亲曾经笑着跟我说:“你外婆在家里我们不敢大声吵,只能在楼梯间低声对骂,用手指甲互掐,掐得胳膊上都是青包。”

后来她们都输了,因为她们用手指甲保卫的那个人,还是没能万岁。

你是不是觉得可笑?其实没那么可笑,因为今天我们还是这样。

说完了我家的故事,更多的例子我就不赘述了,太多的文学作品和官方文献都明明白白地记录下来了这些历史。因为一个人,轻则夫妻亲人反目、同学朋友割席,重则互相揭发互相批斗。

整个世界被割成了两半,非黑即白。

欠钱不还的人,在还钱之后,还能相谈甚欢;拳脚相向的人,在和谈之后,还能推杯换盏。

然而,往往在对待这个人的态度上,几乎无可调和,理由很简单:三观不合,无法交流。

真的,要不是我自己都亲手拉黑了几个意见相反者,我都不相信“三观不合”这四个字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威力,让人可以抛弃这么多的情感和经历,选择不再交流。

真的,如果可能的话,我真的想像《士兵突击》里面成才对许三多说的那样,“扒开你的脑袋,把我的脑子给你放进去”。

可能,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说到底,我有时候还是蛮觉得那个人确实有一套。

六十年前,他鼓动大家在和平年代互相争斗,把全国人民变成了非黑即白的两大类。

六十年过去了,他都已经死了四十年了,大家还在为了他互相争斗,主动把自己化成非黑即白的两类人。

并且,互相还是如此的仇视,摆事实、讲道理没用的时候,开始谩骂、殴斗,然后老死不相往来。

我们的亲情、友情(也许还包括爱情),就在这样的争论中渐行渐远。

我不知道这种在争论还需要持续多少年,我只是觉得,也许,那个雕像一直在希望我们继续争斗下去。

因为他个人觉得——与人斗,其乐无穷。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