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知道药品回扣 但你不知道最大头是政府拿走了

撰文|申东昕 from: 网易

近日,央视曝光上海、湖南两地六家医院医生收受回扣事件,回扣占据药价比高达30-40%。卫计委回应并查处相关人员。但这样的高额回扣并不是行业的个例,在医药行业竞争中,回扣已经成为营销“刚需”,带来药价的疯长与药品创新无力。医院作为利益既得者难以自查,卫计委的回应也只是在媒体曝光后的善后式被动作为。

1.回扣现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作为默许者和维护者的卫计委难咎其责

对于行业盛行的药品回扣,卫计委并非一无所知。第二届中美健康峰会上,国家卫计委卫生统计信息中心主任饶克勤就公开透露,54%的医生表示曾有过接受药品回扣的行为,39%曾接受医药公司的会议资助。

《法制日报》报道,山东滕州中医院“反回扣医生”杨国梁拒收回扣并举报医院回扣成风,遭到同事鼓励,当地卫计委官方文件称其“疑有人格障碍倾向”。

Ft中文网称,一名高级卫生官员表示,所有在华经营的国内外药企行贿手法众多,但大部分钱财都是位说服批准新药品而流进政府手里,医院和医生的回扣只占据腐败收益“很小的一部分”。

2.医生吃回扣俨然成为“正常工资”的一部分,平均回扣标准高达25%

药用销售商为扩大销量的直接做法就是将产品利润分成给医生,提高医生使用产品积极性。通常医生拿到药价越高,回扣空间越大,医生越倾向于开相应药品。

商务部表明,全国药品行业,作为商业贿赂的药品回扣,每年侵吞国家资产约7.27亿元,占全国医药行业全年税收的16%。

根据100份医务人员收受药品耗材回扣裁判文书分析表明,药品耗材在通过正规招标程序进入医院后,有处方权的医生仍有很大寻租空间,能够接受的药品平均回扣标准25%,最低10%,最高可达药价40%。医生的回扣都用明码标价的形式公开标出。如江苏省淮安,一名肿瘤微创治疗副主任能够得到“射频针”每根1000元、“i125粒子”每颗100元的回扣。

3.你为什么买不起药?因为60%以上的药价耗在物流和公关上,其中就涉及大量药品回扣

卫计委发布的《2015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告》显示,全国医疗总费用中,门诊药费占48.3%,住院药费36.9%。英美等国医疗费中药占比则大多在10%左右。一个药品从药厂到消费者手中,涉及环节包括药厂、医药经销商、医药代表、物价局、卫生局、药监局、招标办、医院人士。药品一旦进入流通环节,就开始价格飞涨。

根据财经网报道,各种类型药品中,抗生素药品利润最大,实际成本不到申报价的1/10,而医药公司将50%利润划给医院(就是所谓的药品回扣),而医院部分分配模式惯例为:院长、药剂科长5-10%,开单医生20-30%,药剂科工作人员5-10%。

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针对药价进行的降价措施已经执行了24次,每一次都宣称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最终低价药无人生产无人使用的现状依然没有改变。为了利润进行的过度用药与畸形用药依然得不到整改。

4.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还不在药价,而在于回扣体系给整个医药行业带来的恶性循环

由于巨额的回扣作为营销支出,虚高的药价并没有让药企从差价中获利,药品核心竞争力却从药效与针对性转移到回扣空间,新药研发经费转移到现有重复生产药品的营销成本,形成恶性循环。

6家上市药企年度报告中披露,企业支付巨额“销售费用”,其中包括差旅费用和用于“企业发展”的营销。广州益佰制药公司2012年净利润3.33亿元人民币,但销售开支高达12.5亿人民币,平均每名销售代表一年花掉17.4万人民币。为新药研制和创新留下的经费寥寥无几。

根据国家药品监管部门数据,中国医药市场产品结构中,非专利药品67%,已经获得的新药中,97%为仿制药。制药企业研发经费在2%以下。

5.由于公立医院垄断买方市场,而中国药企却过于分散,导致中小药企市场只能靠回扣维持竞争与生存

中国药品生产企业多达1.39万,药品批发商13265家。整体医药行业面临20-40%的产能闲置。

虽然“十二五”规划提出让中国前20位企业占据市场份额80%以上,“十三五”则提出一千亿以上企业要有100家,但现行市场前10位药企占据市场份额不足5%(美国则高达68%)。中国最大的医药集团年销售仅为全球最大制药公司辉瑞的2.2%。缺乏有创新研制能力,集中度低,过剩严重的中小药企市场对应的却是医疗资源集中大医院垄断的买方市场,低水平重复生产与回扣亚营销竞争成为必然结果。

6.指望医院内部自查回扣是做梦,因为医院从上到下都是回扣的既得利益者与参与者

药品回扣已经成为集体腐败案。公检法办案人员称,医药领域贪污贿赂犯罪一般是多人共同犯罪,上至院长副院长,下至科长,采购员,往往一案涉及数十人。

河北省顺平县检察院侦查该县的医院药品回扣案中,发现涉案医生72人,90%有处方权的医生都参与其中。

根据对100份司法案宗的定量分析,88%的回扣案件中,受贿人和主要受贿人都是科室与部门负责人。科室主任点头后,医生“统方”往往是受贿实质环节。与其他医生商定按照用量将回扣直接给予使用医生,并安排可是成员分别负责统计和发放回扣工作。就连非直接相关的信息技术人员都能分一杯羹。负责帮医生计算回扣的数据服务,一个信息科收取的“打印费”高达22万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