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打港办成功收编李一男看华为2017年春节前起诉6名前员工

李一男,至今身陷囹圄,其从天才少年到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再到港湾网络创始人、再到被华为收编、再到度过漫长的协议期之后离开华为、继而在各大互联网公司间蹉跎、再到创办小牛电动车不久又因“涉嫌700万元内幕交易”而进了局子,这一切,也许都跟其17年前选择自立门户创办港湾网络有关。

1993年,23岁的李一男加入华为,在华为期间,他大胆采用SDH技术主导研发了华为首个万门机-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为华为迅速打开市场进入黄金发展期奠定了基础。之后华为一直坚持高端技术的研发风格,而不是去做小灵通之类的过度产品,与李一男对技术的追求不无关系。于是,天才少年李一男4年内便坐上了华为副总裁宝座,成为华为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外界一度认为他是华为总裁任正非的接班人。

2000年,内部矛盾非常激烈的华为为了减轻企业负担,鼓励员工创业,30岁的李一男拿手里的股权兑换了价值1000万的公司产品,北上成立了港湾公司,成为了华为的产品高级经销商。李一男对产品方向的准确把控,使得港湾在成立之初就获得了很多订单。第一年销售额就达到2亿元,第二年就获得了10亿元风险投资,并渐渐从代理华为的产品到生产类似的产品,港湾公司也从华为的代理商逐渐成为华为的竞争对手。

港湾不断从华为挖人,尤其是收购了从华为出去的光通信创业团队,此举在任老板看来是对华为核心业务的挑衅。

而此时的华为日子并不好过,3G的研发看不到未来,没做小灵通又被中兴步步紧逼,再加上港湾的挖墙脚。以儆效尤也罢,迫不得已也罢,任正非开始了对港湾的疯狂围追堵截。

“打港办”摆平收编港湾网络和李一男的十大手法

1,市场阻击战:2003年,华为与3COM成立合资公司,意欲占领以前并不在乎的中低端市场,只要港湾参与投票的项目,华为的报价都比港湾要低。

2,人才阻击战:2004年,华为专门成立,“打港办”,力求对港湾进行全方面碾压,不光在业务层面全面盯防,更是高薪挖走了港湾的整个产品线的研发人员。港湾毕竟成立不久,资金与人脉与华为不是一个重量级,渐渐疲于应付。

3,并购阻击战:当港湾在寻求收购的路上,华为以知识产权纠纷狙击了德国巨头西门子。2005年,传言西门子欲以1.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港湾科技时,华为通过向港湾发出措辞严厉的律师函,并用存在“技术专利纠纷”等消息干扰收购案的达成。在西门子又提出以收购港湾的面向电信运营商的宽带高端产品线方案时,华为又以先下手为强的方式,1000万挖走港湾深圳研究所一语音研发小组,导致李一男不得不南下安抚员工。

4,IPO阻击战:当港湾网络寻求美上市时,多次接到数据造假的匿名举报,上市最终折戟。2004年,港湾海外IPO的最后冲刺阶段,当时负责承销的投资银行高盛就曾收到来自“匿名人士”的电子邮件称,港湾方面涉嫌制造虚假销售数据。由于怀疑电子邮件中有部分销售数据出自公司内部,港湾的审计委员会遂于当年8月底聘请美国某著名独立调查公司对公司进行全面调查。虽然经过重新对港湾的销售合同进行了核查,并未发现合同有任何作假行为,但这—事件所引发的后果却让港湾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仅海外上市的计划推迟,而且“内鬼调查”的举动让港湾损失了数百员工。

5,专利与知识产权阻击战:2005年当港湾重新携原股东华平投资、龙科投资携TVG投资和淡马锡控股在共同注资的3700万美元准备再次上市时,却意外收到了华为语气强硬的律师函。要求港湾在5日内对华为多项产品的知识产权侵犯作出解释,否则不排除采取下一步行动的计划,但有传言称,律师函里并没有解释港湾如何“侵权”。由于港湾目前正处于上市的敏感时期,而且有消息称西门子正考虑与港湾建立更密切的合作关系。华为的这份法律函立刻在业内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有言论更指港湾网络在知识产权方面的纠纷将会使其丧失在美国上市的可能。

6,业务阻击战:打港办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专门“截胡”港湾的单子。有的单子港湾已经拿下来了,“打港办”的同志会找到招标的公司,跟他说这个项目华为不收钱了,免费给你做。

7,财务阻击战:众所周知,港湾网络两次冲击IPO失败之后,风险投资套现无望,加上四面楚歌的市场阻击,港湾网络的发展几乎陷入了绝境,并最终在2006年不得不接受华为的并购。

8,人物形象阻击战:一度,李一男被斥为“忘恩负义”的代表,直到最后华为将港湾网络收编回华为,李一男成为华为的“笼中雀”,媒体才真正理解到这场商战背后的阴谋,李一男承载的非议。

9,彻底收编:2006年,港湾最终没有逃脱被华为收购的命运,任正非用“惨胜如败”来形容这场长达七年的战争。

10,荒废人才:作为收购条件,华为还签署了MOU(谅解备忘录),李一男需要到华为工作两年,头衔仍是华为副总裁,同时兼首席电信科学家,但却被剥夺了重大事件的决策权和参与权,当然还有那个具有演义成分的透明办公室。据接近李一男的相关人士透露,任正非为李一男特意准备的四周全景透明玻璃的办公室在华为偌大办公区中非常惹眼。直到2008年李一男离开华为,李一男已经38岁,辗转多年,天才少年一眨眼就进入了不惑之年。

什么也不说了,2017年1月18日,离2017年除夕夜只有10天的时候,华为宣布“6名前研发人员已经被抓进看守所刑事拘留”,同时用疑惑性标题“疑因泄露内部资料给乐视酷派”广为流传。

事实上,这些员工从华为离职后于2014年8月陆续加入上海艺时公司开始从事K1儿童智能手表的研发工作,K1儿童手表是上海艺时公司团队历时一年,投入124人月左右的工作量研发出的产品。华为控诉其中一名员工申请的一项儿童智能手表天线专利对华为涉嫌构成侵权,该专利被深圳某评估机构估值约3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上述六名员工已经加入酷派公司从事智能手机研发工作,并担任重要岗位。

一闪而过的念头,2017年的春天还没有到,6位“李一男”重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以华为一代老将刘江峰担纲、“正处于战略转型的生死存亡时期” 的酷派,能否走出一条港湾网络和李一男不一样的路?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