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立宪为何会沦为笑话?

作者: 弧度度

大清末年,形势逼人:

一、西狩归来后,老慈禧算是彻底认清了大清与列强之间的真实差距,不得不下定决心仿效西方,奋发图强地进行富国强兵的改革;

二、改革、立宪、共和已成为大清举国上下的精英们的共识,饱受列强欺凌的大清积重难返,除了改革体制已别无它途;

三、孙中山、黄兴等人领导下的刺杀与起义进行得如火如荼,国际友邦更是希望大清能变成一个正常的有丰足油水可捞的国家。

诸此种种,由不得慈禧不改革啊!老慈禧认为:“凡是敌人反对的就是我们必须拥护的,与其坐等敌人的共和革命,倒不如自己率先来个宪政改革,这样不但可以堵住国内外舆论的嘴,甚至还可以让那些革命者找不到割命的对象,最重要的是还能让爱新觉罗家族的江山绵延万代啊!”

善于揣测“圣意”的袁世凯提议将大清的预备立宪期定为十二年,这一建议得到老慈禧的赞赏并被采纳。那么,作为最高统治者的老慈禧究竟是怎么考虑的呢?

一、担心爱新觉罗家的江山会因为改革而毁于己手,死后无颜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

二、担心立宪之后权力会失控,自己不但不能掌控局面,反而会像自己囚禁光绪那样反过来被“保皇派”幽囚;

三、不愿在有生之年给予光绪任何翻盘的机会,更害怕一旦立宪之后光绪会重新掌权并报复自己;

四、自己死后,管它洪水滔天,还是将立宪的难题交给下一代去解决吧。

哈哈,想想今天居然有人在宣扬要学习英国将预备立宪期定为两千年,我们还是要向一百多年前的老慈禧致敬的——不得不佩服她老人家的英明神武啊!

大清的预备立宪期虽然被定为了十二年,但这丝毫不妨碍老慈禧推动改革试点的强健步伐。实话实说,只要大清的既得利益集团能继续奉老慈禧为英明神武的领袖,改革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嘛。可以说,正是在老慈禧的坚强领导下,在袁世凯、张之洞、载泽、端方等人的大力推动下,大清废除了科举制度,在各地兴办新学并企图将这些“喝了几年洋墨水的人才”纳入自己的麾下——成为为大清效力的栋梁之材。

然而,一旦改革改到裁撤各部堂官的阶段,那股来自既得利益集团的反弹之力便迅速将改革的动力消弭于无形。臃肿庞大的大清官场,就像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虫,数百万条蛀虫都想在改革中分一杯羹,这股强大的阻力非但不是心怀副总理之梦的袁世凯所能撼动,甚至连掌握杀鸡骇猴、杀一儆百之生杀予夺大权的老慈禧也无法撼动了。

是的,用我们今人的眼光去看,大清官场的改革所走的每一步都几乎如履薄冰——继续启用那些老人吧,又全是一帮深受科举毒害的老迈顽固废材,这些将官场权术玩得炉火纯青的老朽们,对于新政事务自是一窍不通;全部起用新人吧,这些老朽们又打出“杀袁立宪”的旗号与改革中坚袁世凯死磕到底;放他们回家颐养天年吧,大清财政又拿不出巨额的养老经费。说到底,一旦尝到权杖的甜蜜滋味,谁又愿意轻易放弃到手的权力呢?

到最后,大清的改革几乎失控:在廉洁奉公的军机大臣瞿鸿基的暗中操控下,数万京官集体紧跟老慈禧的行止跪拜上访,强烈要求处死老慈禧颇为倚重的袁世凯,八旗勋贵与王爷贵胄们更是宁可大清江山不要了也要愤而围殴袁世凯到底……

大清改革失败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在一个争权夺利的世界中,要想既得利益者心怀国民并以国家利益为重进而相互妥协地进行改革,那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对于既得利益集团而言,他们压根就不在乎所谓的旧政新政,他们在乎的是如何重新分配权力,如何才能使自己的利益达到最大化——慢说大清还能苟延残喘,就算大清明日覆亡又能怎样?要死大家一起死,要亡的又不是我一个人,还是先喘几天算几天吧,说不定趟过这关世界又变天了呢?只要洋主子们不过分干涉咱大清内政,不是还可以照样奴役屁民们吗?只要能保住掌中权力,牺牲再多民脂民膏、送再多钱孝敬洋主子、盲目争取国际话语权又何妨?

由此可见,在一帮乱臣贼子的统治之下,任何改革都只能最终无奈地沦为一个笑话。那么,究竟该如何去理解大清得改革终归会走向失败得必然道理呢?我们不妨借用庆亲王的女婿、八旗勋贵中的佼佼者、安徽巡抚恩铭与徐锡麟的一番对话来窥一斑而知全豹。

徐锡麟问恩铭:“你说这大清立宪是真是假?”

恩铭:“立宪是真是假,这命题可太大了。我这么跟你说吧,立宪是真,可是立宪预备期要十二年,则完全是因为老佛爷一个人。老佛爷她已经七十三岁啦,连她自个儿都估摸着活不到那个日子。到那时,谁还管它洪水滔天啊?在这几年的预备立宪期内,你要想搞三权分立那是绝无可能!你想想,这立宪是真是假?”

徐锡麟:“那么恩公,你在安庆这地方搞的自治呢?难道也是假的吗?”

恩铭哈哈大笑:“大同小异,都差不多!不过,你在安庆,毕竟还搞了一个警官学堂嘛!今天跟你说实话,这立宪全是假的!”

徐锡麟的脸色铁青,眼睛充血地问:“那什么才是真的?”

恩铭狂笑不止:“哈哈,哈哈,抓权才是真的!”

…………

徐锡麟在临死前的受审期间才幡然大悟,在公堂之上如猛虎般咆哮起来:“凡搞假立宪,必来真革命!”因为在那个时候,他才回想起孙中山先生在他归国临行前对他所说过的话:“大清搞立宪,就像是婊子立牌坊!”……

一百多年过去了,恭贺宪政终于混成了敏感词!大清国民的素质不行,大清的预备立宪期至少还需要两千年左右啊!哈哈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