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揭开了民政部福彩腐败窝案的盖子?

author: 野渡自渡人

20170209063941_39778.png

近日坊间议论最多的肯定是民政部腐败窝案。昨天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了民政部原党组书记、部长李立国和原党组成员、副部长窦玉沛被问责的消息:由于管党治党不力,严重失职失责,所辖单位发生系统性腐败问题,李立国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行政撤职并降为副局级非领导职务,终止其党的十八大代表资格;窦玉沛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终止其党的十八大代表资格,提前退休。
李窦两人不仅是今年首次被通报“断崖式”降级的省部级官员,还成为《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实施后,首次因监管不力被处分的省部级官员。究竟什么原因导致民政部发生系统性腐败?由于中纪委办案向来云遮雾罩深不可测,所以坊间自然就出现多个版本。有人认为问题出在福彩领域,据说涉案上百亿;有人觉得问题涉嫌优抚退伍军人的资金挪用,在北京开发商业房地产;有人断言问题出在慈善与公益领域,存在巨大贪腐……
民政部表面看似清水衙门,但实际上“水”却浑浊不堪。去年民政部官网何等张狂,全国有近1000家官办、民办行业学会、协会、民间组织、NGO……遭到民政部“合法合理”——大清洗,造成全国各行各业,尤其是服务业整体性怨声载道。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想不到民政部也有今天!抛开本朝官场你死我活斗争逻辑,领导们“断崖式”落马网民看多了,也早已见怪不怪。今天中国网民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钱袋子。30年来公众慷慨解囊所赞助社会福利事业,咱们投向福利彩票的钱都到哪去了?!
中纪委评论文章称,中央纪委对民政部所辖单位系统性腐败问题进行严肃查处,福彩中心原主任鲍学全、原副主任王云戈等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这就意味着,民政部系统性腐败窝案,与福彩基金、福利彩票存在密切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2004年10月至2012年11月,鲍学全任福彩中心副主任、主任长达八年之久。去年6月底有消息人士透露,原福彩中心主任鲍学全在住宅小区散步时被带走调查,成为继福彩中心下属控股公司北京中彩在线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彩在线)总经理贺文及妻子被带走后,福利彩票界发生的又一起具有连锁反应意义的事件。
有趣的是,鲍学全的落马,也就是民政部腐败窝案“盖子”被揭开,一切最初居然来自一则桃色新闻爆料。2012年12月底,互联网爆出题为“民政部正厅级干部鲍学全3个月与7个女人的权色交易”的消息。爆料者自称是一个“被女友戴了绿帽子的男人”。文中贴出了大量鲍学全与不同女性的露骨短信截屏。爆料者称,与鲍学全保持不正当关系的七名女性中,甚至包括鲍学全老上司的儿媳。在网上桃色新闻前后,民政部内部还收到了相关揭发材料,包括有指是鲍学全与情人的短信内容,被人打印成了一个小册子,小四号字,90多页……
去年2月至4月,中央巡视组曾巡视民政部,发现了“公共权力部门化利益化,利用主管社会组织的权力为干部谋职谋利,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也存在问题”,“民政部本级公益金管理不规范,一些项目立项申报缺少论证评审,指向不精准”等问题。而在此前,审计署曾披露,民政部直属单位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及其下属公司,违规以黄山培训基地的名义建设酒店,总投资22240.56万元。
“盖子”既然揭开了,民政部还有多少故事会浮出水面?现年60岁的鲍学全系医学专业出身,中国中医研究院医史文献专业硕士毕业。鲍学全原来就是李立国部长的心腹。鲍学全1996年4月至2004年10月先后任国务院办公厅秘书局处长、副局级秘书、局级秘书,之后进入民政部执掌福彩中心。“中彩在线”成立于2002年7月,原本是福利彩票重要票种之一的“中福在线”的实际运营商。鲍学全上台后一手提拔贺文为“中彩在线”掌门人,就此“中彩在线”、“中福在线”一切幕后运作都实际掌控在鲍学全手中。
“中福在线”原本是一种即开型电子视频彩票,采用固定返奖率,在固定场所中福在线彩票销售厅用特定的终端投注机进行下注。与传统彩票不同的是,凭借其“全国联网、即时开奖、积分兑奖”等新特点和新玩法,2003年率先在广东登录后,迅速火爆全国福彩市场,成为“网络第一彩”。据财务报表显示,“中福在线”从第一年的200万元销售发展到2007年,销售额就达到了130亿元。众多彩民沉溺其中,不少彩民倾家荡产。“中福在线”就此曾被认为是“老虎机”。
工商资料显示,“中彩在线”注册资本为一亿元,现任股东为福彩中心、北京银都新天地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银都新天地)和北京华运中兴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运中心)。其中,福彩中心出资4000万元,占有40%的股权,是公司名义上的大股东。银都新天地和华运中心的出资额为3300万元和2700万元。但是实际上,“中彩在线”在股权上的实际大股东为贺文等人及其关联公司。“中福在线”股东银都新天地和华运中兴背后,实际控制人为贺文及其妻子。通过层层穿透,贺文和妻子武京京至少持有“中彩在线”54.54%的股份,是“中彩在线”实际上的大股东,而福彩中心实际只占有40%的股份。
按照福彩分成模式,中福在线下属的游戏连环夺宝销售额按销售额的65%、20%和15%计提奖金、彩票公益金和彩票发行费(不同玩法比例不同,说法略有出入)。但财新记者获悉,其中中彩在线获得的收益占销售额的5%。即便按照5%计算,2003年至2015年间,中彩在线公司收入累计达到约89.77亿元。据《经济参考报》的报道,中彩在线公司每年支付供应商的费用占总销售额的1.7%,则中彩在线每年留存3.3%(约为59.25亿元)。按照贺文持有的中彩在线至少54.54%的股份计算,贺文及其关联者12年来收入累计约达32亿元……
另一方面,贺文还被指违反《彩票管理条例》在彩票销售终端机项目采购上存在问题。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6月29日,天意电子与中彩在线签订协议,天意公司以独家形式向中彩在线提供即开型视频彩票终端机。其中彩票终端机由天意电子提供,中彩在线支付“中福在线”收益的1.6%作为代价,合约期限为10年。据《经济参考报》2015年的报道,这一交易规避了招投标程序,是在中彩在线总经理贺文的操纵下完成。
2016年2月底,中央第九巡视组开始对民政部和全国老龄办进行专项巡视。根据6月6日巡视组反馈的专项巡视情况,民政部存在的问题包括,公共权力部门化利益化,利用主管社会组织的权力为干部谋职谋利,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也存在问题。巡视组就此提出意见建议,坚决纠正公共权力部门化利益化问题,全面加强廉洁风险防控。对福利彩票发行销售和资金分配使用等实行全链条严格监管。
这些数据和事实说明什么?说明了无论“中福在线”还是“中彩在线”,其实都被贺文及其妻子所掌控,而贺文及其妻子又听命于鲍学全,鲍学全又效忠于民政部长李立国……此前“中彩在线”总经理贺文及妻子被带走调查,接着是福利彩中心主任鲍学全被带走调查,加上今天部长李立国,副部长窦玉沛被问责,昨天的故事,今天的故事,还有明天的故事,想必网友们应该可以理解了吧!
中国福利彩票始发于1987年。最初旗帜是以“团结各界热心社会福利事业的人士,发扬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精神,筹集社会福利资金,兴办残疾人、老年人、孤儿福利事业和帮助有困难的人”、即“扶老、助残、救孤、济困”为宗旨。随后设立了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作为发行机构。目前中国福利彩票的种类有:刮刮乐、双色球、3D、地方福彩、七乐彩、35选7、29选7、东方6+1、华东15选5、新3D。2015年,全国福利彩票销量达2015.11亿元。“十二五”时期中国福利彩票累计销售超过8628亿元,是“十一五”时期销量的2.5倍。
民政部主管的中国福利彩票虽然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但其最辉煌的时代还是最近十年,也就是李立国、鲍学全们主政的时代。今天民政部出现“塌方式腐败”,中国福利彩票、体育彩票领域究竟还有多少腐败窝案?
“庞氏骗局”原本是对金融领域投资诈骗的称呼,用在中国彩票发行领域来说也是再形象不过了。今天中国网民印象最深的是2004年西安宝马彩票案,区区一个地方体育彩票,在承销商杨永明等人暗箱运作后就可以造就震惊全国的“宝马彩票案”,那么大家可以想象全国性的福利彩票发行,会有多少暗箱操作?时隔5年后,2009年深圳3305万元彩票诈骗案发生,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再次被推向舆论风口浪尖。
2014年10月5日晚,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游戏进行第14115期开奖,当期双色球头奖爆出107注,单注奖金为520万多元,其中山西独揽101注,全部落在太原市同一家站点,其中100注为一张200元单式100倍投注彩票所中,奖金5.2亿元,这是中国彩票史上第三大奖,也是当年第一大奖。
不过这一大奖“单注倍投”法也迅速遭遇网友质疑,因为此前的2012年,北京一彩民购买双色球彩票中得5.7亿元大奖,就是用“单注倍投”法投了110倍头奖号码。还有就是2009年10月8日晚,河南安阳一投注站中出的3.599亿元超级福彩大奖震惊全国。购买人同样以总计88倍的投注单一号码——“单注倍投”法成功夺奖。“单注倍投”为什么饱受病诟?难道这些中大奖家伙都是未卜先知的“活神仙”?“中福在线”窜通“中彩在线”做局,民政部官员联合大资本家忽悠,这其中难道就没有猫腻?!
随着彩票业暴利日渐显现,福彩、体彩等竞争的激烈化,谁能爆出更大奖项,谁就可能赢得更大的社会关注度,提升更大的销售额。从此举国上下彩票发行乱象丛生。为此财政部曾于2002年印发了关于《彩票发行和销售管理暂行规定》,其中第十四条规定:彩票奖金实行单注奖金额上限封顶,单注奖金额最高不得超过500万元人民币。
除了“单注倍投”猫腻运作,直播“开奖号码延时30秒”和“大奖保密制度”等等更是遭到网民炮轰。福彩部门依据是2009年国务院《彩票管理条例》,但恰恰是条例为“暗箱操作”打掩护。例如2012年,北京5.7亿元大奖诞生后,福彩中心用一句“兑奖已结束,不会再就5.7亿元衍生问题做回复”打发了所有彩民。对此,新华社就撰文质疑“别让福彩透明比登天还难”……
然而,庞大的彩票发行30年,却长期缺乏有效监管,单靠《彩票发行和销售管理暂行规定》和《彩票管理条例》“牛栏关猫”,单单寄希望于民政部官员们良心发现,单单寄希望于资本家大发善心,或者寄希望于中纪委运动反腐扭转乾坤,一切我看门都没有!
依靠官媒自我监督,或者依靠官老爷自查自纠,中国彩票乱象恐怕猴年马月也查不清。有道是高手在民间,2015年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再次实名举报“中福在线”严重违规,“利用职权向自己暗中输送20亿元”事件终于在网络引发轩然大波。“贺文”与“中福在线”就此进入有关部门法眼。这恐怕才是今天民政部腐败窝案引爆的的真正导火索。
今天民政部李立国倒台了,鲍学全倒台了,跟着他们倒下的还有民政部腐败集体,可见中国的打虎拍蝇运动并没有就此停步。而今王岐山所谓“用治标来为治本赢得时间”的运动式反腐,历时5年,民众颇有微词。没有官员财产公开,一切都是白搭。中国网民早就反映有问题的贪官,早就反映有问题的领域,却往往得不到调查和处理。运动反腐,除了今天民政部福彩领域被“揭盖子”,还有体育总局体彩领域,调查处理了吗?还有国土划拨领域,调查处理了吗?还有矿产资源领域,调查处理了吗?还有红十字会领域,调查处理了吗?还有医院器官移植领域,调查处理了吗?还有计生罚款领域,调查处理了吗……可以说,越是经济垄断的领域,越是权力专控的领域,越是政治独断的领域,腐败问题就越严重。一切都是“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至理名言所证明了的。我们不要运动式反腐,我们所需要的是真正的民主制度,需要的是人民真正有权选出自己的政府,并真正有权监督这个政府。让人民政府真正“唯民是从”——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这才是最有力的反腐举措。
(2017年2月9日于三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