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商人的特朗普多次破产,作为总统呢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祝洋】

众所周知,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首先是一个商人。从参演真人秀《学徒》以来,特朗普在民众心中的形象就是一个敢言敢为的“霸道总裁”,为他后来竞选中主张的经济政策和政府治理能力加了不少印象分。在竞选中,他最常见的攻击手段就是抨击别人不会谈判,反复强调自己谈判技巧高超,而他当年的畅销书《谈判的艺术》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赢得不少粉丝的认同。

可他的商业表现是否真如他所说的那么出色?他的谈判技巧是否真如他所说的那么高超?虽然如今探究这两个问题已经意义不大,但通过分析公开的财务文件、法院记录和媒体披露的言行,我们可以从中看出特朗普经商的心理和性格,相信能更好的了解他治国理政的思路,为日后的谈判做好充分的准备。

在大选过程中,特朗普多次公司破产记录曾经饱受非议,是他“光鲜”履历不可回避的黑历史。在1991年、1992年、2004年与2009年,他在新泽西大西洋城的三家赌 场都申请破产重组。对此,特朗普自己曾发表如下言论:“像许多顶级商人一样,我会使用法律来达到商业目的——这是聪明。”

但分析过往记录,特朗普在四次破产中的表现可谓有得有失,值得在这里细细剖析。

大西洋城从1854年建城开始,就是纽约和费城中间的沿海旅游城市,后在1976年得到新泽西州政府授权转型博彩业,一时间成为东海岸的赌城。

在该市博彩业的巅峰期,总共有12家赌场在此运营;其中,特朗普旗下就有三家:特朗普广场赌场(1984年开业,1992年破产),特朗普城堡(1985年开业,1992年破产),和泰姬陵(1990年开业,1991年破产;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赌场)。

但在特朗普涉足大西洋城不久,1985年该市的博彩业已经显示饱和前兆。一位叫Marvin Roffman的资深分析员于1989年7月发布的报告显示,1984年时该市所有赌场总共收入为18亿美金,盈利为1.69亿美金;但到了1988年该市所有赌场总共收入为27亿美金,但盈利下滑至1.5亿美金。而当时正在兴建的世界最大赌场泰姬陵大赌场每年债务利息费用就高达0.95亿美金。如果泰姬陵想要负清自身的账单和利息的话,它必须每天达到130万美金的收入,超过有史以来所有赌场的记录。

讽刺的是,特朗普不仅早就从Roffman处事先知道市场的饱和风险,但依旧在已经拥有两家赌场的情况下在同一个城市大兴土木。更讽刺的是,为了筹措盖赌场的资金,特朗普前脚在监管部门面前信誓旦旦表示自己不会发行垃圾债,后脚就发行了利率高达14%、总值6.75亿元的垃圾债。但正如他自己所言“垃圾债让公司变成垃圾,就好像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一样”,六个月后泰姬陵开始违约,1991年7月破产重组。另外两家赌场也受拖累,恰逢1992年经济衰退,也分别破产重组。

此次较量,掌握可靠情报的特朗普:0,不可预知的商业现实:1。


泰姬陵大赌场

如果说特朗普在进入这些项目时藐视了一切不利因素,而一意孤行的夺下并建造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赌场,那在赌场进入现金流短缺的情况之后,他虽然没有多少力挽狂澜的表现,但也努力将企业破产对个人危害尽可能降低。

在1990年8月,特朗普在新泽西的三家赌场项目总负债达到13亿美金,其中8.33亿美金的债务由特朗普个人担保。重组之后,他将自己个人担保部分降低至5.50亿美金,不仅变卖了自己的游艇和一条私人航空线路以还款,并将自己在泰姬陵的50%股权给了借款与他的银行。

1992年,特朗普广场也正式申请破产重组,欠债5.5亿美金(无个人担保)。这次,特朗普让出了49%的项目权益给借款方;欠债总额由2.50亿美金降至2.25亿美金,债券利息率从12.875%降低至12%,年限由1998年延伸至2002年。

2004年,上述三个特朗普赌场连同另一家特朗普赌场一同申请破产重组,使得上述三家新泽西赌场二度走入破产重组过程。重组前,负债为18亿美金;重组后,负债减少至13亿美金,利息率由15%降至8%,并且得到一笔5亿美金,4%利息率的新借款。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这个业绩为王的商业国家,特朗普能在短时间内破产三次却没有被债权人赶走,不能不说是一个很例外的现象。但与其说这反映了他的能力,不如说是他在这个时期偶遇贵人。

1992年泰姬陵项目借款方的一份电话谈判录音显示,许多借债人害怕重组真正进入破产流程,他们不信任这个过程,他们认为重组比破产更可预知,所以倾向于重组。他们也在电话中表达了对特朗普经营能力的不满。当债权人的顾问提议让重组后的公司继续给特朗普提供每年140万美金的管理薪酬,以便让他尽快同意此次重组方案时,大家表示,希望特朗普提供的管理建议“越少越好”。

特朗普能挺过难关不仅仰赖投资者对破产流程的反感,另一位颇具争议的投资者——卡尔伊坎,也助其一臂之力。当时卡尔伊坎低价购买了泰姬陵的债券,因此对他来说更快的重组才能将利益最大化。伊坎在重组中的表现不仅得到了投资者律师的认同,还屡次在关键场合三言两语就打压了其他投资者对特朗普的不满。虽然伊坎曾经否认两人的友谊,但从特朗普如今对其重用来看,两人交情匪浅。某种程度上说,虽然特朗普在重组中的表现被律师嗤之以鼻,但能在落魄之时抱紧伊坎这条大腿,说明他的确有过人之处。

此次较量,特朗普/伊坎:1,一些机构投资者:0。

对于普通人来说,更有意义的较量是特朗普和普通投资者的较量。

1995年,特朗普将特朗普广场资产装入“Trump Hotels and Casino Resorts Inc”(“特朗普酒店公司”),并将其上市,融资1.4亿美金。同时,该公司发行了利率为15.5%,总发行金额为1.55亿美金的垃圾债。在此次总额为2.95亿美金的融资后,该公司花费0.58亿美金从化学银行手中重新购买了特朗普曾经拥有的摄政酒店;此次交易同时卖出了摄政酒店由特朗普个人担保的0.359亿美金的借款。投资者投入特朗普酒店公司的一部分现金成功地帮助特朗普退出了这笔个人债务,将债务转到了上市公司帐上。1999年,摄政酒店由于持续经营不善,被彻底关闭,但特朗普毫发无损。

1996年,特朗普酒店公司发行11亿美金的垃圾债,并用此现金结算了特朗普广场项目由特朗普另一家公司担保的3.3亿美金债务。同年,特朗普酒店公司高价收购了泰姬陵(收购价格为0.89亿美金)和特朗普城堡(收购价格为5.25亿美金),不仅将他们的债务也移入上市公司账下,特朗普自己还套取1.77亿现金。特朗普酒店公司的一位股东认为在特朗普城堡的收购估值太高,对特朗普过于有利,并启动了法律诉讼;此案最终庭外和解。

在上述交易中我们可以看到,特朗普娴熟地运用资本市场将自己项目中的债务转到关联的上市公司账上,让所有投资者分担;同时也用公司的资金为自己和自己的其他公司带来利益。一进一出,特朗普可以说是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为自己牟利。

在这番较量中,特朗普:1,购买并持有其股票的普通投资者:0。

2009年,特朗普的赌场第四次申请破产。此次重组过程中,债券投资人拒绝让特朗普继续管理公司,并用价值约10亿美金的债务换取了公司的控制权;重组之后,特朗普的股权降至10%。2014年,公司第五次申请破产,并于同年11月关闭了泰姬陵赌场。

总结他近三十年在这个领域的表现:2:1。

作为总统,特朗普要是把美国搞砸了,破产程序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从特朗普的投资行为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前瞻性较为欠缺——在市场饱和风险偏高,债务花费与收入假设明显不能持续的情况下,他依然在同一城市买下并开发当地1/4的赌场。

他似乎对所谓的“大项目”不能自持,尽管有情报和劝诫,都一定要运营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赌场——泰姬陵。这说明此人不仅好大喜功,而且一意孤行,关键时刻没有人可以对他产生足够的影响力。

被此执念驱动,他为达目的也不择手段不计后果。不光不能向监管机构兑现自己可以保证得到正常利息贷款的承诺,还出尔反尔大幅使用自己曾经猛火攻击的垃圾债进行融资,并埋下了之后5次重组并最终破产的祸根。

在负面结果出现之后,特朗普在与机构投资者的谈判当中,表现水平只是一般——在卡尔·伊坎由自己利益驱动而进行的强势推进下,特朗普做到了让自己的公司通过重组削减债务得以继续运营,但每次的债务削减都是特朗普用自己的股权换来的。

由于债务金额较大,公司又不能自行扭亏为盈,债券投资人为了避免进入更不可控的破产流程,选择了削减和延迟公司债务,并获得更多股权作为自己的赔偿。因此,从重组过程判断,不能说是因为特朗普的英明和能力使得机构投资者愿意继续持有他的债券,说明特朗普严重夸大其谈判能力。但他能稳定维系和伊坎的关系,说明他的确有值得别人投资的地方。

特朗普在对资本市场的运用中,倒是表现出了较强的能力。他成功地使用了在公开市场上发行股票以及对上市公司的掌握,用公开市场投资人的现金将自己在这三个项目上的负债转到了上市公司账上。在资本运作方面,他表现得非常精明——除了第一次破产时用个人名义担保了一些债务以外,其他行为皆在法律所允许的规定内最大化了自己的利益。(当然,也有一些庭外和解的擦边球)。

对于自己的名声,或者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特朗普似乎并不在意——从他对垃圾债态度的出尔反尔,以及多次由于自大而导致商业误判并将项目送入破产重组,就可见端倪。

事实上,特朗普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做他自己想做的,“大”事。对于负面后果,特朗普并不介意之后再议;他的“在合法范围内利用规则”的能力也的确可以让他保护自己。

相对于一些媒体所称的特朗普以欺负他人为乐,他在上述的商业行为里更像是一个看不见他人的人——他只看得见自己的自我。谁都不能阻挡他证明自己自我的道路——现实的商业风险不能,实际的不尽人意的结果不能,别人对他的负面评论不能,别人由于他所受到的伤害,那更是深藏排名之尾。

总的来说,缺少战略眼光,执着一地得失,做事好大喜功,自大不听劝阻,行事不择手段,谈判名不副实,擅长倚强凌弱。这些特质从他竞选以来诸多言行都可以看出端倪,比如他喜欢搞大聚会,喜欢吹嘘自己的成就,在竞选和当政以后屡屡做出下属反对的言行,为了达到目的动辄采用突破过去政治常规和传统的做法,谈判能力现在仅仅看到恐吓等等。可以预见的是,他的这些性格特点还将继续主导他未来四年的执政生涯。

《纽约时报》曾于1990年采访过一位与特朗普共事多年的管理人员;他表示,“对于特朗普来说,只要赢了,就是对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