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军演F-35惊艳四方:难被对方锁定,还要再升级

2016年8月美国空军宣布,空军型F-35A形成初始作战能力。2017年1月底,首批装备F-35A的美国空军第388联队第34战斗机中队参加了2017年第一阶段的“红旗”军演,面对这次被美国媒体称为“最艰难”的演习中,F-35A的亮相可谓“惊艳”。

1月底至2月初,美国空军年度例行的“红旗”军演第一阶段在内华达州的内利斯空军基地上演,空军的F-35A首次亮相(去年8月份,海军陆战队的F-35B参加过“红旗”军演)。作为F-35家族中能力最强的成员,常规起降的F-35A在与F-15C、F-16以及英国皇家空军“台风”战斗机的同台竞技中,在对地攻击、对空攻击和电磁战中均表现出色。

可以说,如果用“合格”一词来形容F-35A的这场“毕业考试”,已经略显保守。在即将结束低速生产之际,F-35A在军演中表现出来的能力已经让制造商洛克希德•马丁吃下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大量一线飞行员的赞赏有加,无疑会让洛·马在与波音的竞争中多获得一颗砝码。虽然F-35的未来仍存在不确定性,但通过这次红旗军演,F-35至少在作战能力上接受了严苛的考验,并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


三大亮点使F-35A“一战成名”

4分钟横扫敌方阵地。在演习中,四架F-35A组成的对地攻击波主要寻找地空导弹发射阵地并进行摧毁。F-35A的实际战果是,这四架F-35A在15分钟内摧毁了四个发射阵地。这一能力相比美国空军现有的能力足足提高了一个量级——由于缺乏隐身能力,美军现役的大批F-15、F-16等战机必须使用远程对地导弹以避免接近战区。

“F-35A和F-22A能够对敌方阵地进行精确定位和瞄准”, 第34战斗机中队指挥官沃特金斯中校说,“(得益于超强的隐身能力),我们能足够接近敌方阵地并直接将炸弹扔在他们头上”。去年8月2日,美国空军宣布第34中队形成初始作战能力,即首支具备战力的F-35A中队。此前,他们已经使用F-16系列超过40年的时间。

在对地攻击演习中,F-35A一共对27个目标进行了打击,命中25个。沃特金斯表示,落点的误差在1英尺以内。仅有的两次脱靶是由武器本身造成,而非F-35A的火控系统。

•90%的在航率。在长达三周的演习中,参演的13架F-35A保持了90%这一极高的在航率。飞机确实遭遇过问题,包括一架F-35A丢失了一个传感器,但所有的故障均在24小时内修复。沃特金森中校表示,这批F-35A的使用强度很大,但F-35A的保养状态做到了随时能够投入使用。这体现出F-35A自身质量的可靠性和很强的可维护性。

F-35项目系统集成办公室的斯考特•普雷准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机械的角度看,这次F-35的表现是完美无缺的,飞行员的水准和效率也已经达到了可以前往任何地区执行任务的水准”。

曾经备受质疑的Block 3i机载系统软件在此次演习中亦表现良好。沃特金森对软件本身赞不绝口,他表示这款软件对于飞机、武器和传感器的控制“极好”。在使用过程中,软件系统并未发生故障。

•15:1的空战交换比。这是此次红旗军演中传出的最令人震惊的数据,即每击落15架敌方战机,F-35A才损失1架。据飞行员向记者透露,实际的交换比要比15:1更高。另外的消息来源显示,F-35A的空战实际交换比为20:1。普雷准将没有透露具体的交换比,但他表示,对于一款优先用于对地攻击的战斗机而言,超过10:1的交换比已经达到了“非常好”的水平。

F-35A“剧透”的五代机作战形式

如果上述数据属实,那么F-35 在“红旗”军演中的表现几乎能够用“可怕”来形容,其隐身突防和高度信息化的作战能力让人侧目。美国媒体指出,拿美国空军现役的F-15C(同样装备了有源相控阵雷达)、F-16C以及海军的F/A-18E/F进行对比,F-35在实际作战中体现出的能力呈现出“代差级别”——这也刷新了我们对于五代机在实战中使用方式的认知。

首先,隐身能力在实战中的作用可能超过我们原有的预期。关于F-35A红旗军演的报道提到,此次对地攻击的重点是面对装备有介于S-300和S-400之间级别的地对空导弹的假想敌时, F-35实际的对地攻击能力到底如何。飞行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参演的飞机均未被“命中”(Targeted)。从Target这一单词的词义来看,这里可能有两种:未被发现;被发现但未被火控雷达锁定。笔者认为,后者的可能性较大,因为俄罗斯和中国都曾被报道称发现过F-22A隐身战斗机。的确,如果采用波长较长的雷达,发现隐身战机完全可能,但如果要用频率较高、波长较短的火控雷达锁定隐身战机,可能仍是一个难题更可怕的是,如果现有的防空火控雷达体系都难以锁定亚音速突防的F-35A,那面对超音速巡航的F-22A时就更显得无能为力

其次,F-35的网络战能力令人惊叹。F-35安装有目前最先进的AN/APG-81机载有源相控阵雷达。尽管F-35的网络战能力属于高度机密,参演的飞行员也对此三缄其口,但从公开资料和这次演习中透露出的零星信息判断,这款雷达的电子战能力可能远远超过我们最乐观的估计。据介绍,该雷达能够侦测辨别敌方的防空雷达信号,在锁定信号源与频率后,F-35就能够借助自身的隐身性能和电子对抗能力进行复杂电磁环境下的突防,从而能够接近敌方并发起突袭。美国媒体还指出,虽然EA-18G“咆哮者”和空军的EC-130H两款电子战飞机也能够对敌方实施电磁压制,但F-22和F-35A却能依靠隐身能力在更近的距离上进行电磁压制

第三,在对空作战方面,五代机的普遍模式是超视距作战,利用信息化优势和远程空对空导弹夺取制空权。综合考虑对地和对空作战能力,F-35的作战能力正在接近F-22A,而且在绝大多数空域,F-35已能够代替制空战斗机使用。

第四,F-35凭借更先进的APG-81有源相控阵和综合孔径光电系统、遍布机身的传感器,实现了全向的态势感知能力。飞行员披露,F-35能够将获取的威胁信息通过数据链传递给已方的四代机,提高整个机群的威胁态势感知能力。某种程度上,F-35A充当了前沿预警和信息中枢的作用。

毕业季将至,“优等生”何去何从

如果将红旗军演比作一场毕业考,那F-35A在这场考试中的表现是优异的。尽管这位考生之前背负了太多的骂名,但仅从性能上看,F-35A可圈可点。与历史上近乎所有战机不同,F-35在硬件已经定型的情况下,可以通过升级机载软件来提高性能。首飞至今,F-35系列的任务控制软件至今已经有三个版本:Block1/2A、Block2B和Block3i,终极版本的3F版尚在测试之中。此次参测的F-35A使用的是Block3i。在目前的规划下,空军型和海军陆战队型的F-35A/B使用Block3i之后便具备初始作战能力,而海军舰载型的F-35C需要部署Block3F版的任务控制软件后,方能具备初始作战能力。

美国国防部正在推进Block4的升级计划,这将是一次大规模的软件升级。升级到4F版本后,F-35将具备80种作战能力,携带17种武器,几乎美军现役所有的制导武器都将能够在F-35上使用。经过适度改装之后,F-35A还将能够携带B61-12型战术核武器,遂行战术核攻击任务。

普雷准将把将F-35A在红旗军演中的表现定义为“具有里程碑意义式的事件”。去年,美国空军的领导人就暗示要在欧洲部署F-35A。普雷透露,这次军演将决定F-35A是否能以“战区安全封装”的形式(Theater Secutrity Pacakge)进行小规模部署,这一封装包内包含了6-8架F-35A战斗机和小规模的维护团队。不过,最终的决定权不在华盛顿,而在美军各个战区司令部

最后回到F-35被诟病至今的问题——成本。第十批次的F-35A的机体价格由于特朗普的强势介入,已跌破1亿美元。但若要F-35的售价继续以10%左右的降幅进行销售,洛·马短期内是很难做到的,因为洛·马也不是省油的灯,在国会内部也拥有庞大的支持团体。而且随着空军接收的F-35A越来越多,飞行员们对这款五代机的偏爱还是相当明显的。正如沃特金森中校所言:“开过了F-35,我就再也不想再开F-16了。”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624696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