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是刻在额头上的贱

作者: 张鸣

热播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的反派角色祁同伟死了,引起网上一阵的激动。是啊,一个草根,即使在大学品学兼优,在工作岗位非常卖力,出生入死,成了英雄,也还是爬不上去,只能跪下,再跪下,拜倒在权门,才有出头之日。当然,这样跪了之后,干坏事是免不了的。多少个倒下来的贪官,但凡草根出身的,大抵都是这个路子,没有例外。

在官场上,有没有草根单凭自己的才华和能干升上去的?大概也会有几个,但绝不普遍。即便有这样的人,妥协,屈辱,放弃原则,也是必须的。只要做了坏事,拿了不该拿的钱,参与了不该参与的事儿,但有风吹草动,首先落马的,一定是这些人。前些年,总时不时有些处级岗位甚至副厅级的岗位被放出来,向社会招聘。我总是对想要应聘的同学和学生吹冷风:别做梦了,就算进去了,也爬不上去。你在那个岗位上,什么也干不成。迄今为止,我的冷言冷语,还都应验了。

漫说官场,学界也是一样。老老实实做学问,做出成绩来,就能一步步升上去吗?做梦吧。在大学里,这样不识时务的人,如果不是百分之百,也是百分之九十九要被打入冷宫的。出国、评职称,评奖都没你的份儿。长江学者最初引入的时候,还能有几个做学问的人入列,现在则一色儿的趋时者。

我当年因大学行政化的问题,跟学校在网上公开闹翻,教育部的某些领导很生气。他们生气,不是因为他们认为我说的不对,而是因为我是一个在他们眼中的既得利益者,一个所谓名校的教授,还是系主任,所以不该这样说,尤其是不该以公开的方式说。

我懂他们的意思,一个草根,我们都给了你这么高的地位,你怎么还能出头批我们,简直就是没良心,忘恩负义。当年教育部这样认为,我们学校的某些领导,也这样认为。

现在的一个系主任,不过是过去的教研室主任,当年我这个系主任,是大伙自己选的,然后由学院认可,无非是个工头,算不上官儿。而我评教授的时候,是唯一没有拜码头的参评者,尽管我的教学没的说,科研成果比其他所有参评者加起来都多,但是,评委的主流意见,依然不倾向我。仅仅是因为两位两个来头很大的参评者争得太厉害,所以,才让我成了黑马,侥幸露头。但是,在那些高高在上者看来,一个草根,只要冒了上来,就是我们的恩赐,你就得感恩。

在大学里,评职称不看教学,也不看科研成果,只看关系,跟权力者的关系。在我评职称的时代,连评委都是领导自己找的,不贯彻领导意图,怎么可能?所以说,我从来没有爬上去过,仅仅靠侥幸,得了一个教授而已,这个教授恰恰又在所谓的名校里而已。自从跟学校闹翻,早就被一脚踢了下来。只所以没有被解聘,只是碍于事情已经公开,舆论影响太坏。

这些年来,在学界行走,发现草根上位,不妥协,不屈服,不往上靠的,真的罕见。不委屈身体下跪,就得委屈灵魂受罪。现在如果清华‌‌“非升即走‌‌”的原则得以推广,如果还敢坚持原则,恐怕连一个卑微的饭碗都没了。连学界尚且如此,官场怎么可能例外呢?

例外的地方,大概只有市场。如果一个企业,完全或者大体完全是市场导向的,一个有才华可以给企业带来利益的人,尽管有个性,脾气有点大,也会被老板所包容。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