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体制内令人绝望的现实

水木社区

在体制内已经呆了十多年了,一个厅级的执法单位,借着刚刚刷完的《人民》,说说看到的一些令人绝望的现实吧

刚工作是在基层里面,工作经常加班什么的,还有周围的同事,都没觉得有啥特别感觉,几年年后通过竞争上岗去了同类业务的总部机关,又呆了几年,这次单位大交流,被调走了,离开了工作十多年的业务岗位,去了一个新的业务基层科室,相当于从头开始吧,在新科室呆了几天,感受了强烈的对比

一是工作强度的对比,在机关的时候,上正常班,很少加班,时不时还能迟到早退,去接接小孩什么的,但现在在基层科室,包括想起刚工作呆的科室,虽然是不同的业务部门,但共同点都是事情琐碎,节点多,直接面对管理相对人,一方面要受到上级机关的各种检查监控,一方面又得面对管理相对人办事的各种要求,上班时间也是存在多个班次,有些没正常的节假日,迟到早退那是别想了,还经常加班

第二是同事类型的对比,我们单位双职工多,最初呆的基层科室没啥感觉,到了机关时才发现,机关科室八个人,四男四女,四个女的老公三个正处一个副处,而隔壁的机关科室,所知道的两个女科长,其老公也是一正处一副厅。而现在的基层科室也有很多双职工,一看人事系统,另一半也是别的基层科室的。还有当时机关隔壁科室有个年轻女的,虽然是普通干部,但却是中央某司长儿媳妇,虽然人事关系在隔壁科室,但基本没见过人,都是以借调的名义,在北京和某市呆着,后来她老公去香港工作,她就直接被调去本单位驻港办事处了

三是提拔,以前还有竞争上岗,本人当年就是靠着竞争上岗去了机关的,结果后来这种方式就彻底取消了,现在全是所谓的民主推荐,最近有个副处级的民主推荐,其中最年轻的那位,最近几年可以说是三级跳,基本到年限就提,其老爹是本单位前任副职,外公是本单位前n任的老大,也就是说,是本单位内的世家。

这次大交流,虽然本人深耕该业务十多年,也算是个小专家或能手了吧,但说调就调了,直接到一个陌生的新岗位从头开始,而同科室的那几位处长夫人,要么不动要么换个机关科室

有关系的有背景的,如果有点能力,那就做领导,没能力的,就占个舒服的机关好位置,而没背景的普通人,就基本是去基层直接“为人民服务”了,个别能力强的就轮流去机关做贡献,毕竟机关也是要人干活的。普通人,由于只接触到基层的单位,因此引发的矛盾也都在基层,产生的意见情绪也是对基层人员,而不会是对机关人员,而且出了啥矛盾问题,机关还能以检查整改等各种方式去给基层施加压力,对基层来说,两头都是压力

前面的这些,所谓的关系背景,也还仅仅是到处厅级而已,那那些更高级的关系户们,占据的又是各种位置呢?这又算不算腐败呢

由于这几天因为工作变动的动荡,今天才有空把《人民》刷完,看到大家关于祁同伟和侯亮平的屌丝二代之争,不由得感慨万分,一点感受不吐不快,供大家参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