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骗去“鸟巢大会”的父母 为何九牛二虎之力拦不住

上下两代人以及警方的努力,都没能让这些深陷骗局的父母相信“天上不会掉馅饼”的常识。

文 / 刘潇然

21岁的河南女孩小星和父亲两人磨破嘴皮,最终还是没能劝住母亲侯海云前往北京鸟巢“领钱”。

虽然一听就知道是假消息,小星还是决定陪人生地不熟、可能会“走丢”的母亲走一遭。如果真的受骗,“就当去旅游”。

4月23日晚7时,母女二人踏上了从河南南阳开往北京的K184次列车。小星告诉《博客天下》,当时她们所在的卧铺车厢里,有不少跟她母亲情况类似的老人,一边拿着手机听微信群里的语音,一边窃窃私语。

碍于微信群里“不允许提民族大业这个词”的指示,大家有点心照不宣,彼此保持着既陌生又熟悉的距离。

很多“家人”为此和真正的家人发生冲突

促使年近半百的侯海云做出这一决定的,是一个叫“慈善富民”的组织在微信群里发出的通知:4月24日、25日两天,“最高民族解冻委员会”将在鸟巢召开“国际民族资产启动大会”,限额50万人,只要上交10元工本费制作胸牌,届时就能到会场领取5万块钱,食宿、车马费全报销。

这家组织创建了数千个微信群,名称统一为“慈善富民××群”。侯海云所在的群是其中一个。

小星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加入的这个群。等她知道时,母亲已准备动身前往北京。

母亲告诉她,那5万块钱属“民族资产”。微信群里管事的人称,历史上各朝代灭亡时为复辟存留了海量财富,国民党溃败台湾时也遗留了巨大资产,总计高达兆亿,被转移到了海外,而在近期,这批资产要被解冻,回到中国人民手中,由“慈善富民平台”进行发放。

640l8phdkkw

640elqu25s1

诈骗团伙伪造的“提款凭证、动款令”

这项计划被称为“民族大业”,群成员被称为“家人”。群主表示,能入群的“家人”都是有福气的人,能够享受“解冻”成果,并呼吁大家“推举善良百姓”(即拉身边的亲戚朋友入群),一起沾“大业”的运气。

通知里说,那天会场将会很热闹,有中外记者、领导人出席,亲自给大会组织者佩戴大红花;同时还预告了一个名额为一百余万人的大会,报名者须交23元“办理荣誉证书”,届时也会收到国家的一份厚礼。

深入了解后,小星得知“慈善富民”的幕后老板叫陈玉英,她给“民族大业”赋予了神圣的使命,呼吁大家“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以服从为天职”, 并说“这是一个政治任务”,随时准备迎接领导人的“检阅”。

侯海云对陈玉英的说法深信不疑。她交了报名费,还提交了身份证号、银行卡号、开户行名称等信息。

以“慈善富民总部”的要求,各群报名者10个人分为一组,选出小组长,上报手机号,以便总部安排接站、住宿、洗漱次序。

报名的人会被移到新建的开会群中。因“大业”要保持隐蔽性,新的群名叫“和谐旅游群”。

640f58973rl

“鸟巢大会”微信群信息截图

侯海云时刻关注着群里的动态。此前,她所在的微信群还以“三民团”、“亚投行”、“梅花协会”等名义发起项目,号召“家人”报名、交手续费,甚至投资。

一些交了钱的“家人”久久等不到结果,多少有些心急。为安抚民心,一位名叫陈君的“总部宣传员”曾发语音解释说:“发放祖财,千年难遇。谁最反对?最主要的就是老牌金融帝国——美国,它肯定给我们的事情制造许多麻烦障碍……”

群里实行严格的管理,要求“家人”的头像必须改成本人的一寸正面照,群昵称必须是真实姓名,所有人不能随便发言。带着“督察”、“总监”、“总管”等名号的群领导,不时出来敲打大家。

若有人动摇,马上被踢出微信群,“破坏分子”还会被点名,发布“全网通杀令”到各群,以儆效尤。

“爱国”是群里的日常主题。每天早晨7点,群主会发布一张国旗图片,让“家人”一起举行升旗仪式。“万岁”等口号在里面甚为常见。群里紧跟每一波爱国潮流,曾号召大家抵制iPhone和三星,很多“家人”为此和真正的家人发生了冲突。

陈玉英告诉他们,“我们是一支不穿军装的部队”,鸟巢大会其实是在考验一个人“是否真的爱国”。

九牛二虎之力劝不住

群主说服侯海云的另一个理由是: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慈善富民平台“半年来云聚了120万大军”,他们在做同样的事情——由于名额有限,只有50万幸运者能到鸟巢领到钱。

前往北京时,“家人”们被要求要一路低调,对外谎称旅游。

此外,群主还强调了诸多“不允许”,语气就像中小学教导主任在进行春游前的训话:

大家路上可以穿得随意点儿,但参会时一定要西装革履,皮鞋锃亮;

男生头发一定要打理清爽,否则“24号我第一眼看到你就不会让你入场”;

进入会场前要上卫生间,入场后,“只要往那一坐,腰板要挺直”;

午餐要有秩序,“小组长跟住大组长,大组长跟住管理员”;

散会后的兴奋期“不允许喧哗”,回家后不要张扬,“不允许用你那两个钱把自己装饰得跟金银财宝似的”……

实际上,警方早已注意到这场骗局。4月22日晚10点56分,北京警方的官微“平安北京”就已对此辟谣,提醒网民:针对网上流传“4月24日、25日在北京鸟巢有慈善活动,参加者可领5万元”的信息,经警方调查,此系不实传言,请广大群众不要轻信、盲目参加,以免上当受骗。

640rvuclya9

平安北京微博截图

但家人和警方的努力似乎为时已晚。在行进的K184次之外,4月23日这一天,还有更多装载“家人”的列车、汽车前往北京。

深圳女孩朵啦告诉《博客天下》,这天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使父母没有成为“部队”中的一员。“爸妈快60了,刚退休不久,生活突然闲下来,手上有点钱,老想着投资,就容易被人利用。”

朵啦在外地工作,平时回家很少,一回家就操心父母的“投资”——二老已被各种名头忽悠了十几万元。

4月22日晚,微博网友“柒月幼猫”强制性没收了母亲的身份证和车票。但仍无济于事,最后她追随母亲到火车站,威胁要报警,加上亲戚帮忙,死活才将母亲劝回家。由于担心母亲再次买票,她“盯梢”了一晚上,结果第二天一早,发现母亲又在虔诚地拿着手机进行“升旗仪式”。

庆幸的是,火车还未到北京,小星就发现不出所料,这是一场骗局。

她刷微博时,看到一则新闻:4月23日,公安部组织天津等地公安机关打掉了一个自称为“慈善富民总部”机构、以“解冻民族资产”为由实施诈骗的犯罪团伙,一举抓获陈玉英等31名犯罪嫌疑人。

小星拿给母亲看,侯海云这才相信女儿之前说的是对的。

不过,她们还是决定去鸟巢一趟,顺便旅个游。另外,出于好奇,她们想“看看有多少人来”。

4月24日中午,两人一下火车,就看到有同行的老人在打听怎么去鸟巢。和人群一起挤地铁到达鸟巢后,眼前的景象让她们更加确认这是一趟荒诞的旅行——5号安检门附近,聚集了一大群拖着行李的中老年人,旁边的玻璃门上贴着一份临时通知,称鸟巢“慈善”为诈骗信息,劝大家不要上当;走进广场,里面到处可见扛着大包小裹三五成群的外地人,广播不断循环播报着辟谣信息,保安正挨个儿劝返。

尽管如此,仍有人执迷不悟。一位老人甚至对劝返的保安说:“小伙子,你不懂,这里水很深。”

“平安北京”官微一边在留言里安慰受害者的儿女“要有耐心”,一边提醒他们要及时向警方反映,4月24日、25日连续两天都在跟踪此事,并通报了陈玉英等人被抓的消息。

这仍未阻挡一些人进京的步伐。鸟巢附近一家宾馆的老板称,24日当天来问住宿的外地人不下一千人,旁边的几家店都住满了。

这天,候海云所在的微信群也接到了新通知,让大家先散掉,但“一定要相信组织”,大会没能召开是因为有人阻挠。

那天晚上,小星和母亲看到很多老人睡在鸟巢附近的地下通道——“组织”并没有按约定给他们解决住宿。有些人以硬纸壳铺地,躺了长长的一排。

眼见为实,侯海云无言以对。

按照出发时的设想,之后小星陪着母亲在北京游玩了一圈。回河南后,侯海云退出了所有的相关微信群。

不死心的老人仍在继续他们的故事

侯海云的故事结束了,但有些人的故事还在继续。

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鸟巢大会”并非单纯的诈骗,而是已经发展为传销和诈骗的杂交体。组织方之所以选在鸟巢,就是为了引来警方的打击。一旦打击成立,骗子便可将其解释为“宏观调控”,因为“这个行业太好了,如果所有人都来做,没人种地,国家就要乱了”。

这是一种“永远驳不倒的话术”,而且被打击之后,5万块钱也顺理成章不用发了。

很多被骗的老人确实被带入了这个逻辑,坚信这不过是国家的“障眼法”。微博上有子女晒出了“鸟巢大会”之后父母的各种说辞:

“这是国家的宏观调控,领导人只是被保护起来了,怕被外国间谍害”;

“这只是吓退一波没有胆识的人,是在检测我们到底坚不坚定”;

“公安根本没抓任何人,等到5月底,每个人的5万块都会到账”;

“正面打击,侧面扶持”;

“真正开会的地点不在鸟巢,声东击西,是防止别人破坏,这是一次大练兵,你们只能看到事物的表面”……

4月24日,“平安北京”发布蓝底白字的有关骗局的“情况通报”,呼吁粉丝“警惕:莫让善心喂了‘狼’”,并请他们一定转给身边亲朋,“尤其是家中的老人,别让骗子得逞”。

6405nblfuu2

平安北京微博截图

云南女孩苏珊曾在母亲北上京城之前,跟她约定:如果去了北京,对方出于任何理由没有发钱,从此再不参与。母亲同意了,北京之行结束后,女儿要求母亲履行诺言,母亲却说“这是宏观调控”。二人争吵起来,一怒之下,女儿摔坏了母亲按“领导”要求使用的国产智能机。

类似的家庭战争不在少数。吉林铁岭的网友“哀莫大于心死”告诉《博客天下》,她妈妈从北京一回来,就前往了当地一处窝点,还告诉家人“钱已经打到卡上了”。 “我姥姥99岁了,都知道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哀莫大于心死”说。然而,上下两代人的努力,都没能让她妈妈相信这些常识。她一劝,就被妈妈骂。

“铁的证据也会觉得是假的。”在受害者子女组建的微信群里,有人如此抱怨。

临沂女士张乔是一名受害者的女儿,为搞清事情真相,她混入“慈善富民”群已有3个月之久。她告诉《博客天下》,现在旧群里已经“没有动静了”,头目们带着“家人”转移到了新的阵地。

(小星、侯海云为化名)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