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潜艇的能与不能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核潜艇是万能的吗?核潜艇是无用的吗?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成了问题。但这问题的回答很简单,核潜艇肯定不是万能的,核潜艇也肯定不是无用的。

核潜艇的作用有三方面:

1、反潜

冷战时期潜艇战术概略示意图

2、反舰

奥斯卡级巡航导弹核潜艇的反舰导弹

3、对陆攻击

俄亥俄级核潜艇改装后原本装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射筒内换成了战斧巡航导弹

核潜艇是最好的反潜平台,但核潜艇不是完美无缺的反潜平台,这两点不矛盾。任何作战平台都有缺点、漏洞。核潜艇具有隐蔽、航程远、速度快、火力强大的优点,反潜的核潜艇具有同样的优点。核潜艇的态势感知和信息互联受到局限,反潜的核潜艇具有同样的缺点。换句话说,用核潜艇反制核潜艇,这是对称作战,对手的优点自己都有,对手的缺点自己也一个不缺。在对称作战中,装备、战术、训练、斗志是胜利的关键。

有对称作战,当然就有非对称作战。水面反潜、航空反潜就是非对称作战。一般说来,非对称作战的优点与缺点同样巨大,否则战争早就只有一种形式了,统统向只有优势、没有劣势的方向靠拢。水面反潜和航空反潜正是这样:优点与缺点同样巨大。

早期潜艇是没有反潜能力的,水面反潜是最早的反潜作战。从一开始,反潜中的攻潜只是第二大问题,找到了要打总是有很多办法的。早期可以用速度追上潜艇,用深弹做概略攻击,只要定位大体准确,大量深弹投下去,总有打中的。现在用更高效的反潜鱼雷攻击,在声制导下自动追踪攻击。反潜鱼雷可由舰艇发射,也可由反潜直升机投放。火箭助推的反潜鱼雷也称反潜导弹,可以极大地增加舰艇反潜的攻击半径。通常反潜导弹的射程不超过几十公里,也就是说在舰艇和直升机搜潜的范围之内。但现在据说出现了射程上百公里的反潜导弹,这应该是作战模式改变所致,以装备远程反潜导弹的舰艇作为远程反潜火力平台,由不装备反潜武器但留空能力和探测能力强大的前方平台引导,构成反潜打击体系。核潜艇在速度上至少不慢于常规水面舰艇,水面舰艇靠速度是追不上了,但直升机更快,反潜导弹更快,所以一旦被找到了,潜艇就很难脱逃,哪怕是可以长时间高速潜航的核潜艇。

携带大量声呐浮标的直升机和固定翼反潜机能够凭借高速先期形成侦测网络

但反潜的第一大问题是搜潜,只有发现了潜艇,才谈得上反制,这正是水面反潜的最大问题。声纳是反潜探测的主要手段,声纳靠听音探测,但海面的海浪、水流噪声大,舰船本身的螺旋桨空炮噪声、波浪拍击舰体的兴波噪声和机械噪声也大,加上水下有温度或者盐度跃变层,水温跃变或者盐度跃变导致密度跃变,形成声折射和反射,起到扭曲甚至隔音的作用,潜艇躲在另一侧就难以探测。跃变层也可以形成汇聚区,可以使得声纳探测范围超常增加,但这像超地平线的天波雷达一样,不仅精度很低,而且受到水文(对天波雷达来说则是电离层)影响很大,并不可靠。

舰艇声纳主要有舰壳声纳、变深声纳和拖曳声纳,舰壳声纳口径大,性能好,但受到舰艇自身的机械和兴波噪声影响很大,高速航行时探测能力更是大受削弱。变深声纳在使用中放到海中深处,避免海面噪声,而且可以穿透跃变层,在与潜艇同一层内工作,不仅改善探测条件,还可以通过二次反射的汇聚现象,增加探测距离。问题是,变深声纳的水声基阵不可能做到与舰壳声纳一样大,性能难免受到影响,高速机动航行时难以安全拖曳,也影响探测。拖曳声纳比变深声纳更进一步,用很长的拖曳阵极大地增加探测的灵敏度,问题是拖曳声纳更难在高速航行中使用,只能在间隙的跃进中不断地展开、收放,搜索效率受到限制。

声纳有主动声纳和被动声纳。被动声纳不惊动潜艇,有利于突然、准确地发起攻击,但技术复杂,容易受到各种因素误导。主动声纳信噪比高,不受潜艇静音技术的影响,便于精确测距,对火控设定尤其有用。低频主动声纳的探测距离较远,但探测精度显著降低,这和米波反隐身雷达一样,是物理限制,没有办法的。主动声纳还可能受到复杂水声环境的杂乱回波干扰,就像机载雷达对超低空突防飞机探测时容易受到地面杂波影响一样。飞机是高速运动的,雷达可以用延迟对消实现动目标显示以补偿地面杂波影响。潜艇可以“装死”不动,延迟对消就没用了。用高频主动声纳精确测绘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又回到需要首先对目标位置有概略掌握的问题,盲目扫海是不行的,根本扫不过来。主动声纳的探测效果还容易受潜艇上覆盖的消声瓦的影响,消声瓦对主动声纳的吸声作用大大超过对艇内噪声的阻尼作用。所谓低频主动声纳的发展使得水声对抗的天平向水面舰艇倾斜,就和米波雷达的出现使得隐身过时的说法一样,为时过早。

日本苍龙级潜艇更换消声瓦

更大的问题是,以主动声纳为主搜索潜艇有点像依赖雷达烧穿效应逼着隐身飞机现原形,不是做不到,而是很容易被动。潜艇监听到主动声纳信号的距离远远大于主动声纳捕捉到潜艇回波的距离。主动声纳用于鱼雷发射准备时的火控标定较多,但一般不宜以主动声纳为主进行搜索,容易过早惊动目标潜艇。监听到主动声纳信号的目标潜艇可以早早对声源进行概略定位,并根据声学特征进行目标鉴别,既可以有针对性地躲避,也可以利用死区而迂回逼近,在舰艇主动声纳还没有锁定潜艇之前,抢先采取主动。

现代潜艇可不是二战前辈了,那时只有直航鱼雷,需要潜望镜升上水面才可能精确瞄准,鱼雷一般还是速度快但噪声大的蒸汽动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潜艇对于水面舰艇缺乏有意义的反击能力。现代潜艇不仅水声设备有对主动声纳精确定位的能力,还有制导鱼雷。需要隐蔽发射的话,尤其是电动鱼雷,可以从鱼雷管靠自身动力以安静航速低速游出去,在游离潜艇一定距离后才转速高速攻击状态。要是目标胆敢一直大开主动声纳、广播自己的位置,鱼雷在有线制导下转弯、捕获目标都不是问题。如果在只知道疑似潜艇位置的水面舰艇和对水面舰艇位置像黑夜里看探照灯一样清楚的潜艇之间发生一对一对抗,鹿死谁手还不好说。当然,遇到一群水面舰艇大开主动声纳准备群殴的话,单打独斗的潜艇最好还是在没有被发现前悄悄溜走。

航空反潜在二战中起到巨大作用,原因之一是二战潜艇需要不时上浮充电。事实上,二战潜艇只是可以短时间潜水冲刺进入阵位的鱼雷艇,与以潜航为主要航行模式的核潜艇有本质的不同。除非特殊原因或者原则性的战术错误,核潜艇没事不会上浮,飞机要在大洋上抓住在水面的核潜艇基本上没有机会。对潜航中的潜艇来说,现代航空反潜有磁异、红外等探测手段,但声纳浮标是主要手段。声纳浮标没有水面舰艇的机械噪声和太大的波浪拍击噪声问题,但依然受到海浪和水文噪声的影响。浮标内的一次性使用声纳有严格的成本要求,更有紧巴巴的尺寸限制,不可能与潜艇艇壳声纳有相似的灵敏度,探测范围较受限制。

美军AN/SSQ-53声呐浮标头部电板结构

浮在水面的声纳浮标还天然受到水下跃变层的影响,对跃变层下的潜艇探测乏力。变深的声纳浮标在理论上可以实现,在实用中还没有见到过报导,而且需要在投放前就预先知道跃变层的深度和分布,这在实用中难以做到,跃变层是随水文条件而变的。声纳浮标依然分主动和被动,优劣与主被动声纳一样,声纳浮标本来就是装在可空投的小型浮标里的一次性使用声纳。主动声纳浮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般以被动声纳浮标为主。冷战时代美国海军多用被动声纳浮标,苏联海军多用主动声纳浮标,根据公开报导,前者的成功率大大高于后者。

与水面反潜一样,如果对潜艇位置有概略情报,在疑似潜艇位置周围密集投放声纳浮标是有效的搜潜方法。但在没有预先情报的情况下,盲目投放声纳浮标是不实际的,海洋太大了,再快的飞机、再大的浮标携载量也管不过来,也没有谁受得了这样的成本。

直升机反潜是航空反潜的特例,但直升机反潜较少使用声纳浮标,一般使用吊放声纳,这也是一种变深声纳,因此具有变深声纳的所有优缺点。直升机一般在悬停中吊放声纳,水声基阵的尺寸和重量比舰载更受限制,但转移阵地的速度更快,而且声纳没有舰艇机械噪声和海浪拍击噪声的干扰。直升机反潜在速度上和搜潜能力上介于水面反潜与航空反潜之间,在耐久力上则不如两者,续航时间和活动半径都相对有限,一般运作在不超过基地(包括具有直升机平台的舰船)几十公里的半径以内。

水下声纳阵(也称SOSUS)与声纳浮标类似,只是反过来,在海床上工作,而不是在水面上工作,受海面噪声影响小,而且水声基阵的口径可以相对较大,灵敏度高,容许以相对较大的间隔布放。但海底声纳的布放和维护复杂,必须高度机密,被潜在对手知道了位置,效用就损失了一半。水下声纳阵的成本很高,容易百密一疏,适合用于狭窄海域和关键水道,较难用于开放大洋和深海。水下声纳阵依然受到跃变层的影响,无法对跃变层另一侧的潜艇可靠探测。

冷战时期格陵兰-冰岛-英国一线北约布设的SOSUS系统成为了北约华约海军交锋的焦点,美苏潜艇和反潜力量在这里多年勾心斗角

相比之下,潜艇可以自如地在水下不同深度航行,这是天然的变深声纳。艇壳声纳的直径可以与艇体一样大,远远超过舰载或者直升机搭载的变深声纳,更是声纳浮标甚至海底声纳所不可比的,这对提高灵敏度和信噪比的作用不言而喻。艇壳声纳的水声环境比舰壳声纳更有利,潜艇在设计上就远比一般水面舰艇的机械噪声低得多,也没有水面舰艇行进时少不了的波浪对舰体的拍击噪声,探测和监听距离要远得多。潜艇也可以装备拖曳声纳,尽管在高速和机动航行时,潜艇拖曳声纳也难以正常工作。良好的水声环境和高性能声纳是潜艇反潜相对于水面反潜和航空反潜的搜潜优势,这也是“潜艇是最好的反潜平台”的基础。

有说法“(核潜艇)航速必须高出目标5-7节方能保持接触”。核潜艇的速度当然是越快越好,比对方慢肯定是不利的,但比对方高出5-7节并不是必要条件。攻击方核潜艇不仅需要周期性地减速收听敌潜艇噪声以确定其方位,然后加速跟上、重新占位,还可能需要迂回占位,抢占有利拦截位置,而不是一味尾追。这都要求高航速。问题是,如果敌潜艇以较低的安静航速(一般不超过20节)航行,攻击核潜艇典型的30节航速是够用的,当然在使用中要考虑噪声问题,在敌潜艇耳朵根子底下开足马力总是不妥的,这是战术问题,大家都躲不开的。如果敌潜艇以30节的典型最高航速航行,那噪声水平也相应提高,跟踪相对容易,要不丢失目标也只有全速跟上去。这和战斗机是一样的,现代同时代战斗机的最高航速相差不大,并没有“必须高出目标N%”的问题,即使是隐身战斗机之间。

“海狼”级核潜艇航速高于主流的30节(具体多少是保密的,一般猜测可达35节),这是和F-22的超巡是相似的思路。在80年代研究下一代战斗机要求的时候,美国空军提出的超巡要求很高,要在60%的巡航时间里达到M1.5以上的超音速,实际上要求在进入到退出战区的整个作战区间以超音速巡航,以便在苏联防空网中猛虎掏心,打掉预警机。这是和B-2相配合的,高度隐身的B-2要在苏联深远内陆打掉指挥中心与核设施。这一切都应该在第一时间实现,是空中“踹门”、“拆樑”的哼哈二将。实际中的F-22没有达到这个要求,只能缩水为能用军推达到超音速就算超巡,以后成为现在超巡的通用标准了。“海狼”是这个“踹门”战略的水下部分,其35节就是水下的超巡,用于深入苏联北方的“堡垒海域”,打掉战略导弹核潜艇,然后还要能全身而退。能达到这个要求当然是理想的,达不到也不必强求,中国潜在对手没有“堡垒海域”这样的东西。

仍然是最可怕水下猎手的“海狼”级核潜艇

战略导弹核潜艇的噪声水平通常比攻击核潜艇更低,这肯定增加了跟踪的难度,但就此对这样影响国家民族存亡的巨大威胁放弃跟踪是不行的。跟踪不仅是技术问题,也是战术、训练和经验问题,需要在长期实践中完善。相反,纠结于一定要以N对1才能确保“人盯人”,这也是冷战时代“N个核弹头才能确保摧毁一个发射井因此需要M枚导弹”的计算思路,历史证明这是死路。在战略确保和战略悬念之间,有一个平衡,这是一个现实问题,空谈原则是没用的,鸵鸟主义则是不负责任的。

核潜艇航速不高于主流商船航速是一个奇怪的说法。核潜艇的典型最高航速不低于30节,即使安静航速不超过20节,也不低于多数现代主流商船。有说法集装箱船可以30节航速狂飙,但现实中,典型的马斯基Triple E级集装箱船最大航速23节,巡航航速16节。其他船型也在这个速度级:典型的荷兰美国Vista级游轮最大航速24节,巡航航速22节,实际使用巡航航速18节;散货和超级油轮满载后的巡航速度更是一般在15-18节左右。这里有些巡航速度高于20节,但这不是核潜艇做间隙加速跃进追不上的。连典型商船都追不上,还谈什么反潜反舰呢?用二战时代的例子是不妥的,二战时代不光潜艇速度有限,还有40节的“玛丽女王”号、“伊丽莎白女王”号这样的变态。二战时代的潜艇实际上是当作可重复使用的机动水雷使用的,只有通过战术控制与协调在商船航线上抢占有利拦截位置,才能对商船队发动有效供给。现代核潜艇的能力比这强多了,制导鱼雷、反舰导弹也不存在30度扇区的问题。

由于U艇的各种技术缺陷,在实战中护航船团集中护航模式采用之后战机乃至活动范围就开始急剧缩小

核潜艇在现代海战中的作用只有一个战例,那就是马岛战争中的阿根廷“贝尔戈拉诺将军”号被英国“征服者”号击沉。事实上,除了印巴战争中用过时的潜艇与过时的战舰之间的过时决斗,这也是战后世界上主要海军国家唯一的潜艇战例。英国不仅击沉了阿根廷海军的主力(尽管也是过时战舰),还迫使阿根廷海军(包括与英国海军被空射“飞鱼”导弹击沉的42型“谢菲尔德”号同级的两艘驱逐舰,没错,阿根廷当时也有两艘42型驱逐舰)龟缩在基地,再也不敢出击。这是否有代表性不好说,但至少说明了核潜艇的战时威慑力。

事实上,在战时威慑这一点上,来去无踪、冷不防来一下的核潜艇有点像水雷。海湾战争中,美国海军“普林斯顿”号巡洋舰被水雷炸伤,很使美国海军的进一步行动缩手缩脚。有说法这迫使美国海军陆战队放弃在科威特登陆,当然也有说法陆战队没有登陆、而是在海上巡弋本来就是佯动的一部分。越南战争后期,美国在海防布雷,有说法也是迫使越南同意谈判的一个原因。潜艇和水雷一样,冷不防就中了彩。偶尔倒运是一回事,大概率会撞上,这对海军舰队和商船队的心理压力和运作干扰是很可观的。

但潜艇的和平时期的威慑作用就难说了。威慑首先是心理压力,看不见,那就没有多少心理压力了。核潜艇对低烈度冲突也基本上没用,根本插不上手。

潜艇的最主要的“不能”是不能单打独斗。单纯靠潜艇夺取海战胜利是不行的,需要均衡舰队,但这不等于潜艇在海战中不重要,上述“征服者”号对“贝尔格拉诺将军”号就是例子。但单靠潜艇肯定也是不行的。在二战中,德国潜艇对大西洋船运造成巨大损失,但在盟军水面护航和航空反潜的双重压力下,德国潜艇的绞杀战最终破产了。相反,美国潜艇对日本的绞杀战是成功的,不是因为美国潜艇比德国潜艇更能干,而是因为美国潜艇是战略轰炸、水面封锁和最后登陆作战的整体战争架构中的一部分。

除却击沉信浓,大凤等大型战舰以外,美军潜艇在太平洋海战中总计击沉了532万吨日本货轮,极大的打击了日本的运输能力,与B29的战略轰炸和水雷港口封锁一起构成了对日本列岛的绞索

苏联海军吸取德国潜艇的教训,组建强大水面舰队,再用强大岸基航空兵掩护水面舰队,最终掩护潜艇前出。这比德国潜艇进了一步,但这依然不是均衡舰队。依靠岸基远程轰炸机而放弃舰载航空兵,这也是战略决策的错误,但这个错误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其根源在于苏联的国家战略、对世界和战大势的判断及由此产生的海军战略。下面要谈到。

核潜艇的对地攻击能力也是国家常规战略打击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有人只把核打击算入战略打击,那对战略目标的远程常规打击就算做准战略打击吧。这不重要,只是个名称问题。潜射巡航导弹对于准战略打击有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而不单是潜艇能装载多少巡航导弹的问题。

美英都在伊拉克和其他反恐战场使用过潜射“战斧”巡航导弹,到底起到多少战术作用,谁也说不清楚。这样的对手究竟有没有必要动用潜射巡航导弹都是一个问题。但在叙利亚作战中,尤其在阿萨德触犯化学武器红线(阿萨德到底有没有,是否是反对派或者西方栽赃,这是另外一个问题)后,美国考虑过发动打击,在地中海有现成的“伯克”级,也载有必要的“战斧”巡航导弹,但眼皮子底下就有俄罗斯舰队紧逼盯人,导弹一发射,俄罗斯可能立刻向叙利亚提供预警,即使不能有效拦截,也降低了打击效果。但如果用潜射巡航导弹,就不存在俄罗斯舰队紧逼盯人的问题,发射阵位和目标就难以确定,发射的隐蔽性和突然性极大增加。非友好舰队人盯人是特殊情况,但对于军事强国来说,确定水面舰艇的位置和威胁程度比潜艇容易多了,也容易形成有效对策,这不是单纯数发射管数量的问题。潜射巡航导弹的意义如此之大,不光“洛杉矶”级、“弗吉尼亚”级、“亚森”级都安装,以至于常规动力潜艇也开始考虑安装,比如瑞典的A26型。

洛杉矶级上改装的垂直发射管

潜艇对航空反潜兵力无能为力,这是事实,关键是航空反潜兵力要首先找到潜艇,如前所述,这并不容易,否则海洋上就没有潜艇什么事了。潜艇在水下,一方面隐身,另一方面态势感知和信息互联不好,这也是事实。这就是均衡舰队和体系作战的问题了,潜艇(不管是核动力还是常规动力)不可能靠单打独斗取得海战的胜利。敌人是立体的,自己也要立体。把任何一个本来属于有机整体的一部分的作用绝对化、无限夸大,都是不对的。谁都有对之无能为力的对手,潜艇对反潜飞机无能为力,反潜飞机对战斗机又何尝不是呢?笔者一向是主张均衡舰队的,在《下饺子》系列里也提出一些设想,是否正确或者可行当然是可以讨论的,但均衡舰队的大方向并不是问题。均衡舰队包括航母、水面舰艇和潜艇,现在的问题不是脱离均衡原则而造成潜艇单刀突进,而是相反,过于强调水面舰艇的力量,而潜艇(尤其是核潜艇)力量不足。这与苏联时代是完全不同的。

苏联海军强调飞潜导,由岸基飞机、潜艇(在大洋上主要是核潜艇)和反舰导弹作为海上的主要打击力量,强调第一时间的突然、猛烈、威力最大化的突击。比如说,苏联导弹巡洋舰、导弹驱逐舰的重型反舰导弹基本上都是按照在第一波里全部打出去来设计的,这与美国航母载机可以反复出航、反复打击是完全不同的思路。苏联的这种做法缺乏持久的海战能力,这是与苏联的海军战略有关的,更是与苏联的国家战略有关的。

从斯大林时代开始,苏联国家战略的主导思想一直是临战战略,立足于早打大打、速战速决。在这个基础上,需要假以时日才能打造成型的战斗力都只能放在次要地位上,甚至被直接无视,一切都要以明天就能投入战斗为准。苏联既没有时间,也没有足够资源,来组织完整的作战体系,胜利的希望在于一锤子买卖。这一锤子要是砸歪了,那就是准备种蘑菇的时候了。

在这样的主导思想下,苏联不仅拥有庞大的潜艇舰队,还有令人眼花缭乱的不同型号,因为不能等,今天能下水的就今天下水,明天反正有明天的接着下水,生命不息,扩军不止。这样的短平快在很短时间里形成战斗力,但也在很短时间里就遇到发展的天花板,技术、战术的“保质期”很短。因此苏联潜艇舰队尽管数量庞大,但型号庞杂、性能参差不齐,在任何时候,最有战斗力的先进型号始终数量有限,有明显的一线战斗力、二线炮灰之分,甚至有些时间段里核潜艇总数都不及美国,要加上常规动力潜艇才在总数上超过美国。这与美国的大步跨越、集中建造、不断升级、长期领先的质量建军路线截然不同,70年代就开始服役的“洛杉矶”级一直到现在还在作为一线主力使用,而且除了机械老化、反应堆到期外,在性能上并不落后,“弗吉尼亚”级完全换下“洛杉矶”级还要至少10年。更早的“鲟鱼”级也是到21世纪初才全部退役。

核潜艇不是省钱的买卖,海军就不是省钱的买卖。用单位吨位或者单位造价的武器数量作比较缺乏意义,因为不同平台提供的是不同的不可互相替代的能力,不是说能发射对地攻击巡航导弹的平台就都是等价的,否则集装箱船改装的武库舰或者运输机改装的武库机就应该一统天下了。打造强大的海军是高投入、高效益的事情,这效益不是从其他国家吓出或者榨出经济利益,而是保护国家与民族的生存。苏联片面发展核潜艇,以至于挤占了航母和其他均衡舰队所需要的战力,这是苏联国家战略根本错误的结果,明知不可为而勉强为之,没有不出乱子的。

苏联是否有其他路子可走,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不在本文范围之内。但中国对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的国际和战大势的看法与当年苏联有根本不同,从邓小平时代的“世界大战30年内打不起来”,到胡锦涛时代的“和平崛起”,到习近平在海湖会和一带一路峰会上对和平发展的阐述,一再确认一个事实:中国认为,在可预见的将来,和平与发展是世界主流,不考虑这样的国家战略总体定位的任何海军战略构想,都是不符合中国实际的。中国有时间、有资源打造符合中国需要的均衡舰队,核潜艇是其中的关键组成部分之一。

事实上,美俄对核潜艇的重要性是很清楚的。即使在造舰低潮的21世纪前15年,美国核潜艇的建造一直没有间断。从2002年起,基本上在任何时候都有至少2艘在不同阶段的开工、舾装、海试中,在奥巴马时代已经开始加速到每年新开工1.5艘的速度,并有进一步加速到每年2艘的设想,而“伯克”级驱逐舰在2011年停建到2015年恢复之间,有4年没有任何新舰开工。“弗吉尼亚”级Block 1的4艘也有间隔2年再开工下一艘的情况,但这是全新一代最初几艘的磨合期,还在摸索从工艺、工装到质量控制、成本控制的方法,与“伯克”级停工、复建时已经建造了61艘的成熟期是完全不同的情况。

4月29日美军第16艘弗吉尼亚级核潜艇刚刚下水

俄罗斯的情况更加说明问题。在经济极端困难的90年代,依然咬着牙完成了4艘“阿库拉I/II/III”级、3艘“奥斯卡II”级。进入21世纪的普京时代,又完成了2艘“阿库拉I/II”级,当然这些基本上都是在苏联解体前已经开工或者做好开工准备的。但6艘“亚森”级都是苏联解体后才开工的,包括叶利钦时代开工但用了10年才完成的首艇“斯维尔德洛文斯克”号,其他5艘都在2009-2016年间开工,其中2号艇“喀山”号预计在2018年交付使用。在此期间,如果没有算错的话,大型水面战舰只有“基洛夫”级战列巡洋舰“彼得大帝”号在1996年完工,“勇敢II”级反潜驱逐舰“恰巴年科海军上将”号在1999年完工,“不俱”级护卫舰“不俱”号和“亚罗斯拉夫·姆德里”号在1993年和2009年完工,这些全部是苏联解体前已经开工的。全新建造的只有2艘4500吨的“戈尔什科夫海军元帅”级护卫舰(另有2艘已经开工建造)和4艘2200吨的 “守护”级护卫舰,在吨位和造价上与接近14000吨的“亚森”级更本不可相提并论。在俄罗斯海军眼里,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3月31日,俄罗斯亚森级核潜艇第二艘喀山号下水

中国的核潜艇建造情况是保密的,外界只有不同的猜测。不算70-80年代建造并已经开始退役的5艘091,有说法认为在2006年至今,已有5艘093建成,现在可能开始建造5艘095。与此相对比,从2003年至今,已经建成6艘052C、6艘052D,另有6艘052D在舾装和海试中,这还不算传说中已经开工的2+2艘055,当然还有“辽宁”号和新下水但尚未命名的第一艘国产航母。052B、051C、054A、056等就不去算它了。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已经造好的战舰已经造好了,还有很长时间的使用价值,偏离均衡舰队的原则也好,有具体的历史原因也好,现在多说无益。核潜艇方面,过去可能还有技术瓶颈的问题,据报道中国已经攻克自然循环反应堆问题,这应该是解决了最大的技术瓶颈。现在应该关注的是当前和未来,打造均衡舰队。回到老问题:核潜艇是万能的吗?肯定不是,但没有(足够的)核潜艇是万万不能的。为了打造均衡舰队,保卫来之不易的和平,中国需要更多的核潜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