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近距离观察一位好朋友的传销人生

我作为一个传销的前排近距离旁观者,见证了我最好的一个朋友从进入,被洗,纠结,挣扎,回归的整个过程,可以说最直观的了解了大部分的过程和内幕,现在来简单叙述一下。

2009年,我最好的朋友L时年24岁,正是大学毕业以后工作事业的起步阶段,他在北京做了一两份工作都不是很满意,而这时我恰好有一个将我们共同的爱好转变为工作的机会,我拉到一笔投资,准备创业,把自己坚持的爱好变成事业。而L正是和我有同样爱好的业内高手,所以他是我当时的首选合作对象。

那时候认识L已经有五六年了,他比我大半岁,同龄人,感情与兄弟无异,当时年轻,又都是北京孩子,志趣相投,家境相仿,所以格外有的聊,甚至我们各自的女友也都成了姐妹,经常四个人一起吃饭玩耍,非常融洽。

我记得09年春,我得知投资的款项已到位,便立刻拨通了L的电话,告知了他这个消息。L很高兴,但是他告诉我,20分钟前,M打电话邀请他去外地某省做服装的声音,他答应在先了,所以打算去看看,不行再回来找我。

人生的际遇就是这么奇妙,多年以后我时常想,只是因为我晚打了20分钟电话就让他陷入了一个万丈深渊。

M是L的朋友,我也认识,关系还过的去,此人看起来挺聪明,有头脑,喜欢搞事,之前也听说他在外地做什么生意之类,给人的感觉是个很能折腾能赚大钱的那种个性。L可能正是看到了这一点,认为M很会做生意,跟着他肯定错不了。这也是被洗脑的第一步,很多人总是觉得‌‌“我自己那么有想法,看事情那么准,为什么会被洗脑,要是我绝对不会被洗。‌‌”但其实洗脑并不是让一群陌生人骗你如何发财(也有社会阅历浅的定力差的人被这样洗成功的),而是由你相信的人来洗你,这个就比较可怕,防不胜防,因为某人一直给你的印象是他会做生意,能赚钱,所以他有天告诉你他有一个赚钱的项目,你或多或少会倾向于相信他,并由此给了他进一步洗脑你的机会。

于是L 兴冲冲的踏上了去外地的旅程。

这个套路基本是这样的,首先这个事情要背井离乡的去外地来做,这是几乎所有传销最基本的,无需多说。你的朋友花钱买车票,请你去玩几天,调研一下他从事的生意,吃吃喝喝联络感情,跳出传销这个前提,看起来是个非常美好的事情,对于20多岁刚毕业的年轻人,连玩带赚钱,何乐而不为。L也是这样,到了外地之后,先是各种吃喝玩乐,带他四处转转,吃的都比较好,然后带他去他租住的房子,认识一些合作伙伴,增进感情,其乐融融。

之后就是正题了,吃你也吃了,玩你也玩了,路费也是人家出的,这个时候你也不好意思不听听人家跟你说什么,况且你本身也是为了赚钱才去的,所以理所当然,你被带到了一个专门的地方,通常是他们租的房子,因为他们的房子基本都租在一起,所以这个时候,会从别的屋子过来几个人,都是X哥X姐,开始进行洗脑。

很多人都知道这个项目,交69800元,两年回报1040万,你也不信,L再傻也好歹是理工本科毕业,也没那么容易信,不过没关系,人家坐下来,拿纸笔给你算,整套的大公式,大函数,大计算,按他们一说,真的一分不差。

有关这个公式以及公式的漏洞,L在多年后曾和我讲过,但我数学差,记不清了。有机会我重新问问然后了解下后续再更。

但在当时对于L来说,简直太TM厉害了。因为你真心看到了,不是玄学,而是数学,是科学,是真金白银,这个数字代进去,经过这个公式各种一变量一计算,还真是成倍的增加,让人想不信都难。

再之后,M和同伴就开始说了,这个项目呢,是国家暗中支持的,为什么?因为现在失业率高,待业率高,年轻人好多都找不到工作,国家得维持稳定吧,但是又不能公开支持这种项目,不能人人都来做啊,那谁去种地?谁去打工?谁去生产?所以只有少数人能涉及到这个项目的机会,然后说M说,这个项目,只接纳北京人,外地人一律不接纳(一种地域谜之优越感),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北京人的项目‌‌”,外地人有外地人的项目,不是一个盘子。

然后呢,M的这几个同伴,X哥X姐,开始跟你套近乎,俗称叫‌‌“盘道‌‌”,北京人凑一起很爱相互聊聊你是哪区的,哪学校的,谁谁谁你认识不?几经打听,还真能拉上几个关系,紧接着,M跟你进一步介绍,X哥原来是XXX公司的高管,专门辞职来做这个,X哥配合着微微一笑,不经意间露出手腕上的劳力士。X姐以前是OO的(某国企),她爸是谁谁谁的谁谁谁,也专门来做这个。

涉世未深的L一听,想到这些厉害的人物都跑来做这个,看来真是一个好项目。

还没完,下一招,摆出某个明星,会问你知不知道某明星?一般都是过气的不经常出现的明星,或者是中年最近刚红的明星,过气的他们一般会说:他不演戏了,专门来做这个了,现在已经做了好几轮了,别墅买了几栋了;如果是刚红的明星就会告诉你:他做完这个回去投资演戏,所以红了。

更有甚者,真的会掏出自己和这个明星的合影,你还别不信,P没P不知道,但真有合影给你看。

随后,M会故意提到:我T哥呢?怎么没来?

X哥会立刻配合的说:T哥回北京去了,刚给他媳妇买了辆911,回去办手续提车了。

L听的眼镜片都开始反光了。

当然不止如此,还有很多套路和话术,这些都是经过培训的,这种配合也是他们专门演练磨合过的,所以基本上很难看出异样。

这种传销之所以能够吸引人,是因为它给你的感觉是它的难度很低,很容易实现,因为虽然是拉人头,但每个人只允许发展三个下线,是只允许,不是只需要,你想多发展都不行,因为不符合结构了,同时69800,这个价格对于一般家庭来说,也不算什么大数,拿出来也不费力,你会想拉三个朋友算什么难事,很好搞定,又仔细核对了这个公式,发现没有问题,又看到了X哥的劳力士,X姐的国企员工身份,T哥压根没见过的保时捷,还有种种各种的洗脑程序,于是开始进入了这个圈套当中。

所以洗脑这种事,不一定非要是关你在屋里给你做心灵鸡汤,这种潜移默化的暗示其实早在不知不觉间把你洗了。

当然,这个组织为了防止很多情况,制定了很多相应的规则,不可谓不严密,不可谓不谨慎。

首先,这个项目是国家‌‌“暗中支持‌‌”,暗中的意思懂不?不能明说,你不能遇谁跟谁说,必须是信的过的,同时又有经济能力的,同时又必须是北京的,然后,必须以欺骗的手段带到外地来,由大家共同来洗脑,因为你如果只在北京说,环境不好,没人跟你打配合,很容易被人误会和理解,认为你是骗子。

L就这样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我在几天后接到L的电话,他兴致勃勃的告诉我他已回京,M的生意做的很好,他已经加入了,回来向家里拿钱。我听后有些不悦,因为L确实是我想尽力拉拢的人才,但是好朋友有了好事业,我自然也没有多说,但鉴于我俩的关系以及平时聊天的节奏,我还是多问了一些情况。因为跟L基本是穿一条裤子,他又刚加入,对组织的纪律没那么恪守,于是他就向我全盘托出了这个项目。

我听后脑子嗡的一声,告诉他这不就是传销吗,你怎么能加入这个。但L却似乎早就知道我要说什么一样,跟我说:这是国家暗中支持的项目,不能让太多人参与,所以你看来感觉像是传销。我当时一脸懵B。

当晚我约他出来吃饭,我的态度非常坚决,给他看了很多网上的帖子,什么庞氏骗局,老鼠会,古今中外都给他看了,但是L却云淡风轻,笑而不语,他跟我把他的见闻,从M,到X哥X姐,到T哥以及某某明星,全说了个遍,说这些厉害的人都在做这个,这事肯定没问题。说国家暗中支持这个项目等等。后来见和我说不通,索性就不再说了。我继续再争论,L就有些不高兴了。见状,我也只好作罢。

L知道我的情况,我毕业就开始独立生活,积蓄有限,当时没有7万块做这个,又不会找家里去要,而且我又态度坚定,打死不从,所以他没有将我列入能参加这个项目的幸运的人名单。但L信誓旦旦的保证,让我先自己创业,努力两年,等他赚了1040万回来,肯定投资我的这个项目,到时候一起做大,一起发财。

作为兄弟,我至今都愿意相信他在当时的那个保证是真心的。

后来的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他从家里骗了钱,开始了传销之旅。我也开始了我自己的创业。但是我发现,事情的发展似乎并不简单。

首先,我们有共同的爱好,这个爱好所带来的朋友圈有很大的重叠,于是,开始纷纷有我身边的人被L和M带去洗脑。第一个牺牲的是我们共同的另一个朋友P,P当时在北京也是自己创业,且已经小有成就,当时自己都买了辆B级车代步,在那时,20几岁能不靠家里自己买车的北京孩子还是不多的。但P也觉得自己的事业遭遇了瓶颈,这时L找到了他,他也看到了这个公式的神奇,以及各种哥的金表,当即决定加入了。P后来和我讲,他的初衷是,短期内赚到钱,来贴补自己在北京的事业。但没想到,这一去,北京的事业就再也没做起来。

于是事态朝着严重的方向发展,首先是L在北京的女友,在去外地之前,他和女友已经在为结婚做着准备,双方见过家长,家里也在筹备买房的事宜,但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L扔下了女友,去外地挣钱。异地恋难以维持,L每天接触的是一个浮夸的圈子,攀比,吹牛,串供,全是这种话题,开始他和女友还坚持每天打电话发短信,后来就慢慢没的可聊了。

顺便一说,L的女友并不十分知道他在做什么,但知道大概,知道是类似的事情,但那女孩并不是很有主见的姑娘,有点傻白甜,软萌类型,对于此事她也没有任何思考,L给她说的天花乱坠,她就也相信了。

随后L的事业遇到了瓶颈,除了P的加入,他再也没有忽悠到第二个受害者,他在拼命的寻求带人的机会。

这个事情,看似简单,一个人带三个人,但其实细想来,难度还是很大的。谁都会觉得,自己找出三个朋友不难,但是,你的朋友去了,你得管他吧,他拉不来人,直接影响你的效益,所以你要拉的朋友,不能是个很弱的人,他必须也要能拉来朋友,他再拉来的人也必须是这个属性,以此类推,这就比较难了,况且有能力的人,在北京基本都有稳定的工作了,不会离家舍业的去外地干这个,所以这里面有很多是能力不强,社交不广的人,这就意味着,你并不是只拉三个人就万事大吉,三个人的三个人,的三个人,你几乎都要负责。

其次,你请人来,要管吃管住管路费,你吃的不能次,因为你赚到钱了啊,你穿的也不能差,带人去玩的地方也要像样,对重点客户,总不能让人坐硬卧来吧,头等舱还是有必要的。另外,租房,还有每月都要往返北京等等,也都是很大的开销,实际的投入远高于一开始的69800。虽然他们每个月的确是有工资的,但工资的数额远远不够。

L为了铺路,在北京组织了几次聚会,吃吃喝喝,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显示自己赚到钱了,看看有没有感兴趣的人来跟他走去外地,这种聚会,一次下来也要大几千块,另外劳力士可以买假的,但车总得是真的吧,于是租车是必须的,每次至少是宝马7系起步,这开销也不小。

L在北京期间,有几次短期回来不回家,就住在我家,我在一旁看着他打各种电话,安排人布局,晚上的聚会谁负责干什么,怎么配合,租什么车等等。

我有一次问他:你说的谁谁谁赚钱买了R8,买了911,你都见过吗?

L说:这种五星(这些人的级别为五星)我们都是见不到的,因为钱赚太多了,都被保护起来了。

我只能苦笑。

我其实并没有放弃他,后来的接触中,我时常都有意无意的劝劝他,希望他回来和我一起创业,更希望他能不做这种事情,跟他提他女友等等。但都无济于事。毕竟人家钱也扔了,还拉了P进去,无论如何都不能否定自己,也不能回头了。我多说无益。

后来,P带人不顺,一直没有带新人去,L也十分着急,于是出现了另一个状况,那就是,如果一个两人相同的朋友来,是算L下面,还是算P下面,这就无形中成了一种竞争,L和P会时常去争夺同一个人,搞的朋友圈十分恶心。

半年后,L回北京和女友分手,又独自回了外地。后来我得知,这个圈子内部的交际是十分混乱的,因为很多人租房都在一起,吃住生活也都在一起,身在外地,又没什么朋友,所以,你懂的,互相约一约,睡一睡,也是很正常的。经常是轮着来,今晚你睡我这,明晚我睡他那,男男女女凑一起,非常混乱。

在没有新人去的日子里,L他们的生活是十分简单的,玩玩网游,吃吃方便面,做做梦,练习练习配合等等,尽量节省日常的开支,把钱花在拉人这种重点项目上,是他们的共识。

又过了不久,P拉来一个人,但这并不是好事,因为P拉来的这个人,能力还挺强,自己立刻又拉来两人,这样的局面对于L和P都不是好事,因为根据公式,他们将被强行升级,级别上去了,但工资却没上去,他们称这种情况为‌‌“一条腿‌‌”,这就很尴尬了,如果下面的人发展的比你好,你很可能拿不到1040万,赚不到钱就强行被挤上去升成五星然后出局。

面对这种情况,L又实在拉不到人,没办法,他只好自己买自己的名额。这是另一种常见的情况,为了不被下面的人挤上来,只能自己再码下去两条线,自己给自己凑齐三个人,而这样最受益的是他上级M,于是M自然鼓励他这么做,每天都在催他,让他再买一个名额,在上下夹击之下,L只得回家又向家里要了69800,并借了他爸的身份证,回去又买了一个名额。但这只是开始,他现在需要带除去P以外的五个人,任务更艰巨了。而P也着急的开始准备自己再买自己的名额了。

L带人开始越来越不慎重了,很多不符合规定的人,只要身份证是北京的,就会被拉过去,这样导致了一个更恶性的后果,由于被他拉去的人良莠不齐,成功率低不说,很多人并不是关系过硬的朋友,这些人回来以后也不管替他保密,直接把他做传销的消息散布到了朋友圈中,L的名声开始在北京的朋友圈臭了起来,大家对他都避之不及,他能带的人的越来越少了。

L只能开始去打老同学的主意,很多年不联系的老同学,甚至老同学的七大姑八大姨,只要能挨的上的关系,他都要试一试。但成功率依然为0。

而P的下线的发展依然好过L和P,他俩人又被挤上去一级,具体流程我也不懂,反正他俩的压力又大了,于是P来找到L,说咱们是兄弟吧,是朋友吧,你拉我来的,我现在没人带了,也没钱了,这样下去也不行,你借我69800,帮我买个名额吧。

L说,你买个名额,我也得买啊,那就一起买呗。

于是L又出了两份69800。

之后,L又在圈里认识了一个姑娘,这姑娘也是有男朋友,来这里以后分手了。两个人日久生情,就在一起了。于是,你女朋友的事你也要负责吧,他还要帮这个女孩拉人,自己的三条线基本也快荒废了。

就这样又过了一年,L和M以及P基本进入了撕逼的状态,因为在北京的朋友圈每个人就那么大,相互叠加的也有很大部分,算来算去,大家能拉的人基本都是一样的,所以最终关系慢慢肯定会越来越差,而且去的久了,人也疲了,很多人开始沉迷网游,约炮等等事情,对正事也有一搭无一搭的荒废了,比如L带去一个人,本想让M和P也跟着一起来给洗一洗,但P玩网游,M出去约炮,L自然心怀不满,三个人的矛盾越来越激化,这三个人的矛盾只是整个圈子矛盾的一个缩影。

一年多做下来,赔的倾家荡产不说,朋友圈也基本没有立足之地,女朋友也分手了,损失点钱是小事,但失去的青春和人脉却无法弥补了。

每次回来,L都是一脑门官司,一肚子苦水,他也无法和别人说,所以经常来和我吐槽,他在那边各种不顺,没钱,和人撕逼,和P吵架,等等所有的脏事和乱事。而P回来也会找我,说的都是L的不好种种。

L其实在半年左右这个时间点上,就已经看出了这个公式的漏洞,但人往往都是这样,这个时候他不能去否定这一切,否则自己所坚持的东西都会轰然倒塌。他只能硬着头皮坚持做下去,坚持去骗更多的人。

所以,如果你的朋友做了这个事情超过半年,他依然请你去吃喝玩乐,那请不要怀疑,他是明知道这是骗局还是在骗你的。而不是他蒙在鼓里,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想拉你发财。

再回来,L的拉人事业也慢慢停滞了,M只有L这一个下家,也早就荒废了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整日就是玩玩游戏消磨时间,偶尔别家来个人,就过去帮忙一起骗一骗,忽悠忽悠,为的是哪天自己来个人,别人也能来帮你忽悠,但慢慢的也都懒得去了。在那个环境里,基本没有什么真朋友可言,大家都在一个谎言体系下保持着相互的默契,谁也不点破。

其实L不是只拉了P 一个人,而是有时候,自己的下线来找他诉苦,他实在没有办法,有几个资源都送了人,拉来的人被洗成功了,但是不能放在自己名下,你下面的人都等着你,你只给自己拉也不合适,所以只能安插在下面谁的名下。如此一来,带来的直接恶性的后果就是,你拉来的人并不在你名下,而他的上线是你的朋友,他们相互并不认识,这个人并不管他,他也会来直接找你负责,但你自己还拉不到人,实在是没有办法,管不过来,最终撕逼是常有的事。

两年后,L回到北京,据他自己统计,他损失了约50万左右,但实际我想应该不止,同时,朋友圈人脉基本消磨殆尽,女朋友分手,回来后相当一段时间没脸回家,在我家借宿,钱包里只有零钱,而我创业的项目,因为也有很多是共同的朋友,L也拒绝再加入了。有那么几个月,我去上班他就在家玩电脑,浑浑噩噩。

我至今都不知道他最后离开回北京的契机是什么,是被迫上了五星自动出局,还是跟人撕逼后被人陷害轰走,还是欠了钱在那生活不下去,我没问,他也没说。

从那事之后,我再也没有同时在一个场合见到L和P。也再也没见有M的任何消息。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经常有人去L家要钱,因为是L拉去的,但L走了,他没人管了,所以只能去L家蹲堵他,有哭丧着脸求的,也有恶语威胁的,L都是逃避不见。

那段时间之后,有一次我和L去吃宵夜,他忽然对我说,听说XX(另一个省)又有这个项目了,也是北京人的,他这次知道里面的规则了,觉得自己再去一次绝对没有问题,肯定能把损失赚回来,问我的意见。

这次我不能再不管了,和他彻夜长谈,动用了我所有的口才,终于把他留了下来。

多年以后的现在,L已经结了婚,有了稳定的工作,这段经历他已经不怎么提及了,只是有时候遇到骗子,广告忽悠什么的,他还是能自嘲的说:就这两下子还想骗我,知不知道我以前是干嘛的。

至今他的标签依然还没洗脱,很多朋友提到他,有惋惜,有厌恶,但都不怎么和他接触了。L当时在北京的女友也早已嫁给别人了,在组织里交的女友早都不知去向。

P也基本稳定了下来,但自己曾经有小成就的事业早就灰飞烟灭,后来自己找了个工作,由老板变成了打工族,但也还算稳定,都在从那段经历中恢复过来。

关于传销的恶劣影响,就不在这里赘述了,我想说的是,这个事情之所以存在,之所以这么多年都有,之所以能骗到人,说明它的确有它存在的道理,至今传销依然在变种,名字的改变,公式的改变,地点的改变等等,依然有无数的人上当,被洗脑,不要小看它,它其实离我们的生活很近,它对一个人的影响很大。它就像毒品一样,从你生活的内部一点一点的蚕食着你,并最终将你摧毁。他摧毁的是你的世界观和价值观,长期浸泡在传销的环境中,你会淡漠感情,亲情,只认钱,并且幻想着不可能赚到的钱。朋友在你眼中只是你的下线,用来发展的工具而已。而最终,当这一切都破灭的时候,你还是一无所有。

我和L至今还是很好的朋友,很多年以后,我身边又有过几个相同的人被洗脑,我都会找到L,L都会义不容辞的用自己五星的经验,把公式的内幕拆穿,帮我洗回过几个朋友。我很感谢他。

还有很多细节,来不及写了,以后有机会再更。希望更多人能意识到69800,以及相关变种套路的骗局。

以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