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中国的制造业

author:王海滨

我的读者比较多且散,各行各业都有,从贩夫走卒到庙堂官员。这是因为我亲眼见过几个网友后,发现有做汽车修理的,也有做政府高官到某一个层面的。这带给我广泛的信息,尽管我以自己的世界观影响了一些人,他们的生存经验也影响了我。

其中一个是隐形世界冠军公司的第二代,不是那种吃喝玩乐的第二代,是兢兢业业全力以经营工厂的第二代。每一个部门他都做过,且都成功,非常杰出的年轻人。就这样杰出的年轻人,带着老婆孩子移民海外。走之前,公司的第一代叔伯都出来劝他不要走。他问叔伯们,你们都弄了海外身份,孩子一个不留在工厂,干嘛阻扰我呢?于是都不说话了。其实叔伯是可惜一个企业传承的断根。但大家都在以脚投票。
我的一个熟人,他在一家上市公司做董秘,这家公司的产品达到了德国同级水平,然后他走了。老板也想走,走不了了。安保人员对他说,你应该把企业放到名录上,放上来你就可以全家无忧,但绝对不能出国,子女和财产都不能离开。其实我理解安保的这种做法,也是保全中国优秀的企业家不要离开的方式。问题是:你们为何不改革整个国家体制,向留得住企业家,做基业长青的环境发展呢?

你们看我多久没有写宏观经济了?我很久以前,就开始减少写宏观经济,因为批评文章过多,被人找到家里来了。给我讲故事,说某天有个脱光的女人往你身上一扑,嫖娼罪名是跑不了了。这还是命大,因为2011年起,在习大还没有明朗迹象时,我就因为私下问了一些福建商人,对其抱有巨大的希望,写了大量文章支持,后来包括支持和赞赏习李新政。以至于某些部门搞不清楚我是哪一边的,才用隐晦的方式警告。

所以我后来都写社会科学,我朝的优缺点一律不说,只客观的赞赏一下你过去三十年的经济奇迹。我花了大量时间去剖析海外民主体系的缺陷,西方知识分子的二分法弊病,宗教和各类意识形态的隔离。对不起,这并不意味着我反对民主体系。我只是在探讨,何种民主体系的精选才能适应人类世界。

今天我仍旧不谈意识形态,不谈天朝政治经济,我们只说制造业。制造业是一个国家前行的基石。今天哪怕特朗普再三说美国劳工因为制造业衰退丢失了工作,美国仍旧是世界第一的制造业大国;日本在走向老龄化社会,或许2100年就只剩下几千万人,日本仍旧是品质保证的制造业大国;更不要说以制造质量傲娇全球的德国。

那天我和这位朋友探讨为何他们成为了这个门类的世界隐形冠军:无他,不贷款而已。第一代创始人从一开始就不借钱,依靠自有资金慢慢发展,到后面可能依赖供货商的资金周转吗?我问了一下,他说他们每年按照计划产量购买钢铁和铜都是现款买进。于是我懂了,他们在原材料的每一个环节,都是以现款,来换取最佳性价比的原材料供应。然后在设计制造环节不断的精益优化。

同学们,你们知道一个行业的技术其实是不难的,你用搜索引擎一搜,或许百度不一定搜得到完整的学术资料,google大概率能帮你做到。你以为掌握了技术可以开厂了?不能。一个企业需要每一个工艺的熟化,不同的时间、温度、形状、转角等等,都是在技术信息里看不到的。每一个世界上优秀的企业,长达几十年,上百年的存在,都是在积累技术、工艺、管理、工人能力的过程,每一个企业家和企业的技术工艺积累,都是一个企业基业长青的关键。而每一个产业链的成熟,都是依靠上下游每一个企业的熟化和稳定组合而成。而所有的产业链组成了一个族群的实业能力。而一个族群之所以能够成就这么强大的实业能力,是因为她拥有一个私权保护、知识产权保护、法律与营商环境契合、税负合理、文化宽容、企业家与劳工关系平衡、货币成本低廉的稳定体系。

如果一个国家的实业能够轻易的表现出竞争力,那世界上绝不会只有欧美日韩几个少数制造业大国。中国之所以能够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成为低端制造业的大国,是因为有一群奋发图强的企业家,也因为执政党提供了一种合约体系,曾被张五常一再夸赞,但长期存在致命缺陷的短期优化合约体系,帮助企业家带了一定的短期私权鼓励,法律体系在官僚体系的照顾之下,对企业家网开一面,其后果是长期看,每个企业家都带着原罪。同时中国提供了基建发展的一种模式,以广泛的收费公路体系解决了融资问题,从而带来物流通畅,但成本高昂,这也就是为何制造业都集中在沿海。同时报税上的税务专员业绩体系,帮助企业家减少税收支付,带来了企业的积累和发展。

对工会压制,是执政党作对的最正确的事情。诸多所谓民主的第三世界国家,经济都毁于工会横行。这带给企业稳定的劳资关系,通过市场定价模型,实现了资本和劳工的关系符合了实验室宏观经济模型。但受到西方影响,执政党为了避免欧美在这件事情上的价值观压力,并试图讨好劳工,实行了严厉的劳工法和最低工资,正在摧毁企业得以发展的基础。同时学习欧美福利体系带来的社保压力,正在替代税收,成为成本高昂的企业负担。

我们看到了中国制造业的发展,在山寨文化的影响之下,偷窃知识产权和模仿是一部分,另一部分是外来加工,使用对方的工艺管理体系,终于帮助初级制造业成为世界第一。而在这个过程中,也诞生了试图升级换代的优秀企业,他们开始研发,并带来自主的知识产权。这仍不够。就像当年清王朝,能够制造大炮的时候,发现到了海战,一无是处。因为对方只要前进一步,就可以直接摧毁你的炮舰。民用工业不会像战争那样赤裸裸的颠覆你的知识技术落后的可悲之处,所以在抢夺市场时,因为价格的差异,还能够在诸多不发达的国家找到市场。或者在发达国家需要你的廉价商品时,得到市场。其代价,是可怜的利润。我这个朋友,高达数十亿的营业额,利润只有区区2000万人民币。那么,如何发展呢?依赖雇佣的高水平金融操盘手,在香港做货币和商品套利,才保证了合理的利润。其他所有的同行,要么在高利率的旁氏骗局里苟延残喘,要么依赖微薄的利润混吃等死。

我告诉过大家,中国企业只有两种发展路径,一种是不断的上项目,扩大企业规模来获得贷款,这是一种旁氏骗局,但可以依赖庞大的融资去资本市场套利,比如过去十年的投资房地产,试图玩弄期货投机的,死了不少。最后都集中到股权和股票圈钱游戏里,上市后,把整个旁氏骗局,找到兜底的股票,一抛了事。结果发现韭菜之密,割之不决,于是产生了市值管理,也就是大股东炒股票。另一种路径是私企维持小规模的不借款的慢慢发展,很多中小企业维持了二十年的发展,伴随着合理逃税行为。后来他们有些抵不住诱惑,没有逃过新三板的收割,纷纷补税,以做漂亮财务报表。另一些,也就是大部分,将在营改增、金税工程、大数据监控和税务专管空前的严厉里,对社保缴纳越来越严厉的监控里,逐渐走向成本高昂,营商能力恶化的趋势。
而同时,海外发达国家,正迎来智能制造迸发的前景,第三世界竞争者越来越多的趋势。
智能制造所依赖的环境,不再是拼人工,而是土地成本、物流成本、能源成本、税负、知识产权、私权、法律环境等等全要素成本的竞争。你觉得哪一样,你比别人强呢?至今,我没有看到我极力呼吁的,向开放社会、私权保护、权力制衡的方向进化。我只看到各种封闭,越来越走向保守。

今天我们谈论的不是意识形态,而是一个族群的未来。人口老化,是无法拯救的趋势,但整个体系还来得及做出调整。毕竟面临人口老化的,不仅仅是中国,还有日本、欧洲这些国家。一个个大城市把制造业看多洪水猛兽,只留下房地产?还是金融业?金融业和房地产都建立在实体制造业的基础之上,没有了制造业,所有的服务业都是空中楼阁。

http://rubbervalley.blog.hexun.com/111648181_d.htm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