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输更可怕,写在人机大战之前

from: 曹政

我不是非要在凌晨写文章,时差,都是时差。

今天,柯洁将迎战 AlphaGo,三番棋决胜,这是围棋界翘首以待的一件大事,也是媒体界非常关注的一件事,但就在各大主流媒体做好全部准备,推出全明星阵容来直播报道的时候,某有关部门却紧急喊停,几大直播平台和主流媒体均被要求取消直播,后经过几轮磋商,相关部门终于还是达成妥协,那么,怎么妥协呢。

看到我上面写的了么,只允许报道人机大战,只允许提及 AlphaGo,最多只允许提及 DeepMind,所以,不允许提及谁呢。我不写你们也应该知道,我也要守这个规矩啊。

报道只允许从围棋角度谈及,不允许展开讨论信息技术层面,不允许信息技术专家参与。比如知乎的 live 直播,达成妥协后,围棋国手可以保留,李某复老师就不可以参与直播。很多都知道我其实也不算李某复老师的粉丝,但就事论事,让人家上去说几句又能怎样呢?

Read More »

中国女留学生演讲,说穿了全是套路

在美国她们高呼民主自由,在中国她们高呼星辰大海

​​​
from 霍老爷

一切自由的前提都是自律

发出言论的人当然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

01

b4941db0c3a62e6c0754d09d1e9cc0a2

作为霾区人民,我不止一次吐槽过北京的雾霾,所以当我看到中国女留学生杨舒平在马里兰大学的毕业演讲上说,她认为美国的空气新鲜甜美,在中国需要每天戴着口罩出行时,我本来是内心毫无波澜的,直到我知道这位女生在来马里兰大学以前一直生活在昆明。

昆明这个城市是我一直向往的,在我上学的时候,因为感冒去医院输液,跟我一起打吊针的是一个来自昆明的女孩,我的病因是感冒,她打吊针的原因是肺部感染。因为武汉的空气太糟糕了,据她说,她这毛病,只要一到昆明,立刻就好了,但是在武汉不行,只要一到武汉,她的肺就要被感染炎症。

Read More »

关于公务员和销售之争

文章来自虎扑步行街的一个讨论,非常火热。开始是网友在论坛上发贴:《为何现在的父母能接受女婿是个月薪四五千的公务员反而接受不了月薪一两万的销售员》

有感而发,lz有个同事,从事汽车销售,也算精英,每个月月薪在一万到两万之间不等~之前谈了个女朋友,是个老师,父母是老城里人,一直不怎么要看他!有一次过年将近一万的礼品上门,依旧冷眼旁观。后来提出来必须得要lz同事考上公务员才行,lz同事也努力了考了两次没考上,谈了两年多也分了~而且对方父母直接说销售员为叫花子,太气人。lz同事市区有房,且有BBA品牌车子一台。

lz另一个朋友是事业单位的,月薪到手四千左右,条件比lz那个同事还差点,但是轻松娶到了跟之前同事女友条件差不多的妹子。

在父母那辈眼里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就是铁饭碗~lz个人觉得gwy除了五险一金高,别的真多大优势,而且如果夫妻两个就算都是公务员,如果没有父母支持,凭工资来买车买房还是很吃力的~

Read More »

被骗去“鸟巢大会”的父母 为何九牛二虎之力拦不住

上下两代人以及警方的努力,都没能让这些深陷骗局的父母相信“天上不会掉馅饼”的常识。

文 / 刘潇然

21岁的河南女孩小星和父亲两人磨破嘴皮,最终还是没能劝住母亲侯海云前往北京鸟巢“领钱”。

虽然一听就知道是假消息,小星还是决定陪人生地不熟、可能会“走丢”的母亲走一遭。如果真的受骗,“就当去旅游”。

4月23日晚7时,母女二人踏上了从河南南阳开往北京的K184次列车。小星告诉《博客天下》,当时她们所在的卧铺车厢里,有不少跟她母亲情况类似的老人,一边拿着手机听微信群里的语音,一边窃窃私语。

碍于微信群里“不允许提民族大业这个词”的指示,大家有点心照不宣,彼此保持着既陌生又熟悉的距离。

Read More »

像驴子一样不停地奔跑

from 孙立平社会观察

木伯按:手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啥事都怕联系自己。就说特朗普大概也会要求下属便装减从,但他自己出门还是一样戒备森严。乾隆帝一定也要求大家节制欲望,但他自己还是要养着三宫六院。至于写这篇文章的这位,话似乎说的很正确,但是还是禁不住要问:这个句子的主语是谁?是否也包括他自己呢?或者没准正式因为有了一批像他这样的“部分人”,所以剩下的那部分人也就只好永远像驴子一样不停的奔跑了?而这部分和那部分之间的差别,早在设计师画图的时候就确定好了:他们的名字就是先富部分,和待富部分。

在2015年夏季股灾发生之前,我曾经写过一篇长微博,微博的题目叫《像驴子一样不停的奔跑》。

Read More »

划学区:成都小区里的阶级斗争

望江锦园、望江水岸、金润华府的业主,我们应该团结友爱

望江锦园、望江水岸的业主,你们的娃儿本来能读成师附小望江校区。现在被锦东庭园和致瑞雅苑的业主一闹,有可能降级为马家沟小学。帮别人出气,受损失的是你们自己,请为自己娃儿的前途想想,与致瑞雅苑和锦东庭园的闹事者划清界限,不要再受致瑞雅苑和锦东庭园的挑唆,作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望江小学属于你们,属于我们。锦东庭园和致瑞雅苑没有资格就读。

致瑞雅苑、锦东庭园与望江小学在距离上不匹配。这是教育局划片的依据,也是我们非常赞同的。

Read More »

在三和玩游戏的人们

他们没有身份证、身背巨额债务、与家人断绝往来、终日在网吧里流连忘返。他们玩的游戏和大多数人无异。但因为特殊的生活方式,他们被人们称为三和大神。

你也许第一次听说三和人力市场,但在网络上,三和早已鼎鼎大名。三和市场位于深圳市龙华新区景乐新村北区。凭借着低廉的生活成本,这里成为了低收入人群的乐土。

在三和,上网只要一块五。网吧不仅能提供最廉价的娱乐活动,也给外来务工人员提供了住所。去年11月的整改之前,还有许多连网吧都住不起的失业者,睡满了大街小巷。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