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中国最好的生意

作者: 琢磨先生

当下中国最好的生意,概括起来无非就是:向少年卖娱乐,向少妇卖仁波切,向老女人卖青春,向中年男人卖鄙视,向老男人卖健康,向上班族卖焦虑,向屌丝卖性暗示,向玩知乎的卖知识,向看微博的人卖无聊,向读公共号的人卖鸡汤,向玩游戏的人装备,以及向中产阶级兜售生活方式。

少年正处懵懂,人格尚未成熟,特别喜欢追逐潮流,而各路明星无疑是潮流的引领者。想想我小的时候,虽然没几分钱零花钱,但千辛万苦省吃俭用积攒下几块钱去理一个郭富城的中分头。现在孩子零花钱多了,你可不要小瞧这笔钱,扛不住孩子数量多啊,你们还记得南宁三中的一个小卖部拍卖光租金一年就是173万吧。除了各种学习用品辅导书,就是各种娱乐明星的周边了,以后可别随便看不起人,大富豪就隐在校门口周边。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坎坷的编制之旅

2009年6月,我参加了一个县级市的事业单位考试,经过笔试、面试,最终以总分第二名的成绩通过。随后体检、政审,等一系列流程结束后,7月底,我正式进入了市委宣传部工作。

消息传开,几乎每个朋友都恭喜我,父母甚至激动到流泪,兴奋之余,我完全无法想象这场看似‌‌“信手拈来‌‌”的事业单位工作,竟然处处暗藏玄机。

1

在参加事业单位考试之前,我在Z市一家小报做实习记者,专跑敬老院、医院、社会救助管理站、公墓等行业的公益类新闻,每个月基本工资800元,3篇通讯类稿件任务量,完成后按字数算工资。

Read More »

天佑:风暴即来,我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无处逃避

越来越多的人出国了,先是北外的乔木,现在又是人大的周孝正。当然,周孝正跟乔木不同,他算是定居,毕竟他现在的处境还比很多人好,这种定居可以看做是他给自己留了条后路,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真的不回来了。对于一个个文人的离去,我非常理解:风暴即来,寻找到避风处是必须的。这就像是地震之前,动物们是会有感知的,会选择出逃,这是本能所致。

抗日战争时期,当梁从诫问母亲林徽因若是日军攻入四川大家都没有退路怎么办时,林徽因从容地答道:‌‌“我们中国的念书人总还有一条后路嘛,我们家门口不就是扬子江么~‌‌”可是,那毕竟是民国时期,文人还能有自己的选择。可是,到了文革时期,文人想保持名节那是非常不容易的。不是所有人都可能做傅雷,有时候,因为你有家庭,有孩子,所以,很多的时候,你不得不选择忍受屈辱,卑微地苟延残喘。

Read More »

新相亲时代的爱情

来源: 中青网

平均算下来,每一分钟里,国内有22对新人拿着户口本走向民政局,进入婚姻生活;同时,8对夫妻在另外一个窗口签下离婚协议。

根据民政部公布的数字,中国的结婚率和离婚率曲线渐渐逼近一个闭合的大于号。婚姻的围墙之外,还有2亿单身者。

袁圆和刘英莲属于2亿人的‌‌“解救者‌‌”,她们一位供职于首都主打‌‌“高学历、高收入、高颜值‌‌”的相亲机构;一位在闽南老城区做了53年免费业余红娘,号称介绍成功4000多对,是新中国相亲史的活化石。

2亿人及其背后的家庭组成相亲‌‌“擂台‌‌”,知乎上‌‌“你相亲遇到过哪些奇葩事‌‌”有900万人关注;《中国式相亲》节目首播就获得全国同时段收视第二,仅次于《快乐大本营》,第二期马上拿下第一,等到第三期网络点击量已经超过2亿;而相亲网站的巨头之一百合网,尽管经历了舆论风雨,如今的市值也有64亿元。

Read More »

程序员苏享茂的最后94天:沉默码农和“白富美”的致命交集

澎湃新闻

​​9月7号凌晨3点46分,在自己研发的产品WePhone推送了一条“公司法人被毒妻翟某害死,WePhone即将停止运营”的消息后,凌晨4点多,37岁的苏享茂从西二旗的家中跳楼自杀。

前一天,他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写道:“我是WePhone的开发者,今天我就要走了,App以后无法运营了,抱歉。我从来没想过我是这样的结局,我竟然被我极其歹毒的前妻翟某欣给逼死了。”

今年6月6日,他和前妻翟某欣领完结婚证;7月18日,两人签订离婚协议。

闪婚

苏享茂的婚宴原本定在8月24号。日期已经看好了,福建老家的请帖也已经发了出去。

但婚礼变成了葬礼。

Read More »

为读博我辞掉年薪20万的工作 如今怎么也找不到了

来源: 卡农小世界

我是一名即将毕业的法学女博士。

本科毕业时我就在一个一线城市的垄断国企工作,第一年的年薪10万左右,到我辞职时已经快20万了。工作很轻松,但丝毫没有挑战,年轻的我当时觉得呆在那种地方简直是浪费自己的青春。

那时正好遇到现在的老公,他在北京读博,就追随他来到北京,考上了一流的法学院读研读博。且不去提这些年的日子过得怎么样吧,学生的生活确实是物质贫乏的,倘若还如本科生一样青春无敌,每天好多节目也罢了,穷开心也蛮不错。

读博士以后发现周围都是心事重重的女博士,记得前些年北京老有报导说女博士自杀,我突然能够理解了。读了若干年之后,现在即将毕业了,论文的压力已经不算小,但是尚且比不上找工作带来的压力。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