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东北——我那被偷走的故乡

谨以此文,献给我回不去的故乡。

​​写在前面:作为一个生在长在哈尔滨,曾长期在长春沈阳工作的地道东北人,终于在经历两次失败之后,重新回到了北京。今年,我把家里的老人送去了三亚,作为一个只有在十一和过年回家的人,东北已经再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牵挂的人或者事了。作家冉云飞曾出过一本书,叫《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而当我回望那片我曾生活过三十年的土地时,我想到的词却不是沦陷。

我的故乡被偷走了。

——刘一哲


哈尔滨道外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再这么玩下去,中国的科研就真没戏了

▲ 题图:第五届索维尔会议参加者合影(1927年)

在作者看来,中国科研表面上看起来一片繁荣,实际深藏危机,如果继续跟班式搞科研,中国科研就没戏了。究竟是一家之言,危言耸听,还是切中时弊,忧患实多?欢迎来稿争鸣。

01 如果再这么玩下去中国的科研就没戏了

我30出头就当上教授,35岁当副所长、40岁当所长,应该说发展得很顺。所以我并不是因为自己过得不如意或有什么恩怨才这样说,绝对不是。我其实玩得还比较好,可是如果到了我孩子这一辈还是这个玩法,那就太浪费生命了。

Read More »

东北营商环境现状一瞥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我奉劝大家一句,创业做生意别来东北,股票也别买东北公司的。
这地方早就烂透了,有人脉有钱的都被欺压的不行,更不用说老百姓了。
我给大家说个事,应该能让你们对东北的官僚思想有一个很深刻的认识。
几年前我们这边有个县级市公安局要盖一个新的交警队综合大楼,地已经批了,但是本地公司没一个敢接这工程的。那时候我一哥们正好在这个县级市开发一个小楼盘,这个公司呢我也有一点股份,所以后面发生的事都是我亲身经历的。
Read More »

蚂蟥管理

裴广度

去了趟柬埔寨,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吴哥窟的古老神秘,也不是佛教国家温柔的目光,而是开放和活力,像亚热带的气浪滚滚而来。

行走在城市乡村,街道上到处跑的都是豪华车,尤其是雷克萨斯SUV,个人目测保有量在50%以上,雷克萨斯SUV在国内动辄5、60万到100多万,基本是土豪才问津,我晕,这还是一个人均月收入只有800元人民币的国家吗?导游告诉我说,雷克萨斯新车也主要是国内高收入阶层在买,而且新车关税有点高,二手车税很低,并且走私很厉害,大都是从欧美运过来的,成色非常好,像我们看到的那些豪华车,售价也就1万美元左右,普通家庭也能买得起。听到了吗?亲,如果让你选择,你是会花6、7万买个八、九成新的豪华车,还是花二十来万买个普通车?顺便说一下,柬埔寨的摩托车主要以本田、铃木的小排量为主,新车价格1.2万人民币,但大家基本都花2千元左右去买成色不错的二手。

Read More »

谈谈医保

经济学上有个最近比较火的理论,蒙代尔不可能三角。

资本自由流动、货币政策独立、币值(汇率)稳定三项目标中,一个经济体最多只能同时实现两项。

其实医保现状很简单,也是个医学不可能三角

政府低投入,医保广覆盖,公立医疗高质量,同样也只能实现两项。

Read More »

粗暴治国能走多远?

作者: 梁京

北京当局一系列以粗暴手段推行的“治理”项目,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被迫停止,引发了微信群中对当权者的一片讽刺和调侃。收到两个流行较广的段子,一个是:“赶人赶一半,停了;拆牌拆一半,停了;禁煤禁一半,停了”。另一个是“一拍脑子,有了;一拍胸脯,好了;一拍大腿,坏了;一拍屁股,算了”。好笑是好笑,但想到那些在这些粗暴治国的行动中遭到巨大屈辱、痛苦和损失的“低端人口”,也只能是苦笑。

问题是,北京当局真会“一拍屁股算了”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那下一步怎么办呢?我相信这也是此刻他们正在大伤脑筋的难题。十九大后,一系列“依法治国”惹出来的乱子,暴露了当权者的“治国理念”,既缺乏“情商”,更没有智商。不难理解的是,决策者不怕伤天害理、不在乎被驱赶的“低端人口”遭受的伤害、屈辱和巨大损失,否则,他们根本不会这么干。而且,他们也预料到了,在威力巨大的国家机器威慑下,“低端人口”没有能力反抗,但为什么现在又不得不停下来呢?一个显然的原因,就是他们没有预料到会遭到如此广泛和强烈的舆论谴责。这种舆论压力,不仅反映了“中端”和“高端”人口对“低端”受害者的同情,更反映了整个社会对这种粗暴治国的理念深切的不安。

Read More »

还是有点好奇,乱象背后的那些逻辑

author: 孙立平

忽如一夜那什么风来,一连串的事情惊得人们目瞪口呆。接着,鸡毛一地,乱象丛生。有人谓之曰:怪政。

除了鸡毛之外,也给我们留下一堆大大小小、颜色不同的问号:所有这超出常识、匪夷所思的一切,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问号一:这些决定是怎么做出的?

这几件事情,都是规模宏大,影响面广,而且相当的一些都涉及基本民生。这些决定都是怎么做出来的呢?比如煤改气,一个家庭主妇都会想到的事情,总不会没有想到吧?气源有多少,够不够用,够多少家庭用,如果不够用怎么办?煤改气也好,煤改电也好,增加的费用是多少,即使是有政府补贴的情况下,居民,尤其是收入较低的农民,你不能承担得起?这当中万一出现问题,出现大面积取暖问题怎么办,尤其是把人冻坏了怎么办?这些问题,都没有研究过吗?在庄重的会议室里都没讨论过吗?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