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东北一年的感受

总想写点生活中的感悟,但这一年过的太冲忙,甚至浮躁。

绪:
逐渐发现,门户网站上关于东北的文章下都有很多评论是抨击、谩骂东北人的,虽然言辞激烈,但很多反应的是真实情况。

一、成为了逃离东北的一员

土生土长辽宁人,在沈阳读书六年,工作一年,如今已经逃离东北一年。

关于为什么逃离东北,高尚的说是为了梦想,其实是为了更好的生活,更高的待遇 。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是这片死气沉沉的土地。

关于东北的经济:
不想多说,也没有资格多说,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1 对比三位数区号的城市来说,沈阳的房价是非常低的,我猜都不及广东的二三线城市贵。看看跟沈阳同级别的城市,南京不用说了,还有最近火的一塌糊涂的成都。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合肥的房价也会甩沈阳几条街。但我始终相信,存在即合理。
2 最繁华的太原街一片片的关闭商铺,真的跟雪崩一样,每次回来都觉得又少了些什么。抚顺的一些商业大厦整栋整栋的关门。
3 可怕的不是工资低,而是工作几年了工资没涨,甚至降了。事实就是这样,我也直接或间接问过研究生毕业后留在沈阳的同学,已经工作两年了,待遇没变化。更可怕的是,在沈阳跳槽并不意味着涨薪,甚至更低。
4 不管是打出租车,或是理发,或是卖东西的商贩,你经常会听他们说一句话:客流量越来越少,钱越来越不好赚。
5 上周回沈阳参加同学婚礼,先是去大点的饭店聚餐,不能移动支付,只能现金或是刷卡。晚上跟三五知己去撸串子,不能移动支付不能刷卡,只能现金结账。在沈阳北站坐车,居然沈阳北站里的商铺也都不可以使用移动支付,不管是肯德基还是吉野家。我特么在北京早上买路边煎饼果子都能微信支付。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被“二胎”榨干的老人晚年何去何从?

文 风青杨

生二胎现如今已成一些家庭的选择。在大多数中国家庭,祖辈通常承担着照料孙辈的职责。我们谈二胎,不能绕开那些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们。他们所付出的辛劳被认为是“「理所当然”,恰恰也最容易被忽略。(人物)

现如今,有多少老人为了给打拼的儿女照看孩子,很多老人疏远了原来的人际关系,甚至要与老伴分居,成了老年版的“牛郎与织女”,这样的分居生活,对老人身体状况有很多不利影响。看过孩子的人都知道,看孩子比上班累多了。上班还有休息时间,而看孩子却是一刻也不能松懈,怕摔着怕磕着怕碰着,喂吃的喂喝的喂营养品……现在年轻夫妻所生的孩子,七成以上靠他们的父母带。老人不仅身心疲累,责任重大,还常受指责。针对放开的二胎政策,不少老人表示已尽心尽力带大了第一个孩子,不想再把精力花在“二胎”身上,还想享受一下丰富多彩的老年生活。

Read More »

金融腐败不分“国”“民”,无问西东

2018年1月17日,《人民日报》刊登了对时任银监会主席郭树清的专访。郭树清称,“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已经成为深化金融改革和维护银行体系安全的严重障碍,必须依法予以严肃处理”。郭树清对于“不法分子”的严厉定性,确定了今年金融整顿的基调,也注定了一些金融界枭雄的命运。
此事无异于在中国金融市场引爆了一颗炸弹,虽然大家知道这颗炸弹迟早会爆,但它真来到时仍对金融市场震动深远。这也进一步显示出中国政府和金融监管层强化金融监管、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心。从今年以来的金融整顿动作看,那些争相进入金融业,想做“大金融”、做金融集团的民营企业家们,已然成为高危人群。肖建华、吴小晖、叶简明等,就是最近一轮整顿中的先折戟者。
不过,国内部分民营企业家变成金融“不法分子”,一个巴掌拍不响。中国的金融资源主要掌握在国有金融机构手里,民营金融枭雄们的崛起,如果没有国有金融机构、金融官员的默许、参与和配合,难以有这样大的规模和能量。前不久落马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赖小民,就是这样一个对外输送金融利益的金融国企“大佬”。
Read More »

金融腐败不分“国”“民”,无问西东

2018年1月17日,《人民日报》刊登了对时任银监会主席郭树清的专访。郭树清称,“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已经成为深化金融改革和维护银行体系安全的严重障碍,必须依法予以严肃处理”。郭树清对于“不法分子”的严厉定性,确定了今年金融整顿的基调,也注定了一些金融界枭雄的命运。
此事无异于在中国金融市场引爆了一颗炸弹,虽然大家知道这颗炸弹迟早会爆,但它真来到时仍对金融市场震动深远。这也进一步显示出中国政府和金融监管层强化金融监管、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心。从今年以来的金融整顿动作看,那些争相进入金融业,想做“大金融”、做金融集团的民营企业家们,已然成为高危人群。肖建华、吴小晖、叶简明等,就是最近一轮整顿中的先折戟者。
不过,国内部分民营企业家变成金融“不法分子”,一个巴掌拍不响。中国的金融资源主要掌握在国有金融机构手里,民营金融枭雄们的崛起,如果没有国有金融机构、金融官员的默许、参与和配合,难以有这样大的规模和能量。前不久落马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赖小民,就是这样一个对外输送金融利益的金融国企“大佬”。
Read More »

【特写】我们和芯片业的一线人员聊了聊

技术全线落后,人才受互联网行业挤压,国产芯片从业者都需要怀着一颗赤子之心。

author:林北辰

中兴的陷落,让国人对“芯片”这个熟知已久的词汇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根据《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现状分析》报告,中国的国产芯片在核心集成电路中的占有率极低,在通用电子系统等多个参数中,国产芯片的占有率甚至为0。

2014年起,国家对集成电路产业投入的资金已达上千亿规模,业内俗称的“大基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也即将迎来二期2000亿元的投资。

然而,比起Intel、ARM等半导体巨头的数十年研究,中国科研即使快马加鞭也无法望其项背。

芯片的试错成本高、排错难度大,专利被巨头垄断,让这个行业的发展注定艰难。这样的困境中,一线从业人员生存状态如何、对行业的看法怎样值得考量。

Read More »

媒体曝鸿茅药酒157公斤加30公斤糖:不如叫红糖料酒

作者:王志安

鸿茅药酒一直宣称自己的处方,是当年国民党逃跑时,人民解放军在一家药酒账房先生的账本里发现的秘方。其实,这份所谓的秘方,在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出版物里,有完整的记录。内蒙古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里,也有备案。就在昨天,有人查到了鸿茅药酒完整的处方。

说句实话,看到这份“秘方”,王局还是吃惊不小。

这份方剂里,最主要的部分是基酒,每份157500g,然后是红糖和冰糖,每份22680g和7440g,含量第三的是红曲,900g。所谓红曲,就是曲霉科真菌红曲霉Monascus purpureus Went的菌丝体寄生在粳米上而成的红曲米,是一种天然的色素,南方做烧肉或豆腐乳经常使用。剩下含量比较多的,都是烹饪中经常使用的调料,小茴香240g,肉桂120g,砂仁60g,白豆蔻60g,等等,看看这份配料图,是不是感觉鸿茅药酒改名叫红毛料酒更合适?

Read More »

卖惨:有感于最近两张非常吸睛的照片

文 / 自由派

都是卖惨,区别只是一张是外国的,一张是中国的。

先说说外国这张,叙利亚外长独自静坐在沙发上,陷入沉思,窗外是联合国总部标志性的建筑和平钟。

画面给人的感觉就是落寞和凄凉,五毛和小粉红顺势大做文章,将之解读为弱国无外交,落后了就要挨打,美帝霸道强权没有公理,感谢党把国家治理得这么强大,中国才不会被这般欺侮和羞辱云云。

但这些人想过没有,叙利亚外长在联合国是弱者得夹起尾巴做人,但他在叙利亚国内还是这样的吗?当巴沙尔动用军队镇压老百姓,出动军机用木桶炸弹屠杀人民的时候,他又在做什么,尽职尽责地为独裁者辩护,为虎作伥!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