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朋友是谁?中国的敌人是谁?

问:义和团时,在海兰泡、江东六十四屯屠杀中国人,趁机单独出兵占领东北全境,逼清政府签约割让东北的是谁?
答:俄国。
问:义和团后,主动退还多余赔款,建立清华大学,并资助高等教育和公派留学的是谁?
答:美国。
问:除日本外,承认伪满洲国,建立邦交的是谁?
答:俄国。
问:坚决不承认伪满洲国,要求日本撤出东北的是谁?
答:美国。
问:七七事变后,1938年出兵新疆的是谁?
答:俄国。
问:七七事变后,要求日本撤出华北,并对日本实行禁运,派出志愿航空队支援中国的是谁?
答:美国。
问:在南京大屠杀时,对割占土地上的华人进行大清洗的是谁?
答:俄国。
问: 反对中国当联合国“五常”的是谁?
答: 俄国。
Read More »

论大V的原罪

闻所畏闻

谁说了“占领互联网舆论高地”不包括娱乐高地?从来没有听说过。但人们就想当然地以为娱乐是开放给民间的一块管制飞地。最近几年的网络舆论“争夺战”,先是网络大V,后是记者,再是律师,一片惨叫。其实也就这几种接近现代社会的自由职业的人士,无组织无纪律的反革命分子多。高校教师已经很听话,因为新时期对待他们不像前三十年,新时期对高校教师实行的是“赎买政策”,他们分享了新时期的经济成就,至少每一个城市的划拨用地建房的头等福利,没有缺高校教师一份。当然,即便这样,仍有个别教师自说自话,如北京的千帆教授,上海的雪忠教授,甚至有的党员教授的网络言论置党性于不顾,这样的高校教师的自媒体,最近也已经清理过了。

这样看上去网络自媒体已经一派河蟹,满眼正能量了。据说新浪微博上的正能量已经孤独寂寞,找不到右派反革命分子缠斗了。大家以为这下要消停一阵了,孰料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历史使命并没有完成。前些年放任自流,或者被各大网络公司为了吸引人气故意喂养的娱乐号已经悄然长大,加网络公司也没有预料到的是,这些号长大了,同样是不灭不足以平民愤。有人感到很不解,为什么要灭娱乐大号呢,它不讲政治,不反贪官不反皇帝,不反对任何未经选举的领导干部,它没有干扰主旋律,如果说它不是正能量,也不至于是负能量呀。

Read More »

自媒体大号成批被封的十个观察

author: 韩韩

一波接一波,众多粉丝在千万、百万级的自媒体大号这两天接连被封,损失惨重。

一夜之间,成千上亿的财富化为乌有,心寒的不止是投资人、自媒体人,一定还会传导到其他行业。

接下来自媒体将怎么走,以下十个观察系一家之言,欢迎留言评论交流!

1, 娱乐八卦类是第一波,接下来还会有第二波第三波。财经类会是下一个重灾区,时评社会类不用太担心,因为早已封的差不多了。没有最严,只有更严。吃喝玩乐生活类,依旧可以放心收割一段时间自媒体红利。

Read More »

爱国的代价:良民的难题

from 二大爷别院

端午节难免要说说屈原——幸好他死得及时。放到今天,他那些抨击楚国黑暗的诗辞,必然达到了“辱楚”的标准。别说什么爱国诗人,顶多只能是个楚国公知。对比之下,那个二十出头的马里兰姑娘就很不幸,喊了一句美帝的空气是甜的,结果不仅媚外,还辱华了。可怜的姑娘就算不生在屈原的时代,早个百来年,也可以免去这些烦恼。那时候的良民们可不是仅仅唱几句赞歌那么简单,直接挂洋旗,心甘情愿的给洋人交保护费。

冯玉祥是作为近代资深军阀,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在当今的教科书中贴有爱国标签的。他的自传《我的生活》里面记载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所谓“辱国辱己”的故事。

民国初年南北军阀混战,在南北之间,形势最复杂、战略价值最高的当属四川和湖南。这两个地方遭受的兵祸也最烈。冯玉祥带兵攻下了有“黔川咽喉,云贵门户”湖南常德。他进城后发现城内许多商店挂的国旗并不是民国当时的五色旗,而是日本人的太阳旗。而且还有游弋在常德境内沅江上的日本海军发布的安民布告。

这下让冯玉祥感到十分窝火。一问原因,挂洋旗的都是自愿的,为的是扯虎皮吓乱兵,表明自己的商店是受日本人保护的,免于被滋扰。冯玉祥把城里的商户都召集起来开会,说你们找外人来庇护,这是可耻的事情,辱国辱己,都给我撤了。

Read More »

随想笔记

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
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

乐天天翊

整个胡温时代,就是高层权贵进行资源分配的时代。在那拾年里,利益版图基本划定,中国几乎所有产业类别,都已经划分给某个说得出名字的高层权贵。或许只要简单的数一下现在的高层势力派别就行了:电力系、石油系、沪浙系、民盟系、统战系、団派、京帮、山西派、川派、潮汕帮、客家帮、五大军系,等等等等,利益纠纷错综复杂,每一派势力,都能在常委级寻找到政治同盟,以便于更好的争夺资源。在这样的情况下,局面完全失控了。从08年开始,也就是胡温的第二任任期开始,权贵资本的力量就开始突飞猛进,而民企的活力就开始逐渐消失,这个国家,也开始走向了悬崖。

2013年,新一届班子正式上位。公知届对他们寄予了前所未有的期望。所有人都知道,改革势在必行了,不改革不行了。然而,要改的到底是什么啊?这个国家的痼疾,到底在哪里啊?这个国家的国民,基本上都茫然无知。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生活越来越艰难了,每个人都在召唤改革,然而改革到底要怎么改啊?

Read More »

吴小晖力争“赵家人”身份为哪般?

author: 何清涟

中国新一轮金融市场整顿,“赵家人”安邦赫然在册。5月5日,中国保监会发布《保监会监管函(监管函(2017)14号)》,因安邦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一款产品规避监管规定,扰乱市场秩序,禁止该公司三个月内申报新产品。官方媒体一致声称,这是中央“针对资金脱实向虚与资产泡沫化而进行的金融反腐”。

安邦自卫战的重点为何放在争身份?

从2017年开年至今,共有18人被处罚“市场禁入”,李友、郭丛军、冯小树和鲜言等4人“终身禁入证券市场”。“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发表评论称,这些重罚的背后,是近年来不断积累的金融乱象以及不可忽视的潜在风险。监管部门频频出招也许只是一个开始,可预见的是,金融反腐的轮廓将会愈发清晰。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