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群违约小强的背后,都有着相同的韵脚

摘要:信用违约事件就像小强,当你发现一只时,在它旁边,还藏着更多。时至今日,金融去杠杆已取得“阶段性成效”,因此,政策力道已无进一步加码的必要,甚至有可能略有微调。眼下的小强违约事件,或许不用担忧会演变成汹涌的小强潮。

作者:王剑

我忘了是哪位前辈说的,信用违约事件就像小强,当你发现一只时,你一定能猜到,在它旁边,还藏着更多。

这不,最近发生违约的小强似乎多了起来。所幸的是,还没有动摇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未发生系统性风险。但不能掉以轻心。

中今中外所有的小强潮,虽然种类看似多样,但每一只小强都有着相同的韵脚。虽然所涉及的资产标的不停变化,从郁金香到股票到房子,将来不知道还会有什么,但它们都有一个相同的“两步曲”节奏:先是信贷狂潮抬高杠杆,然后银根收缩刺破泡沫。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债券投资 像是露水夫妻

摘要: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翻脸不认人。我们总是天真的以为,去杠杆就是勒紧裤腰带,把欠的钱还了。其实彻底不还钱,也是一种去杠杆,而且更喜闻乐见。

 

作者: 宅基弟,华尔街见闻专栏作家

你见过凌晨4点的洛杉矶吗。。。我真见过了,倒时差睡不着,起来赶稿。

这周又有很多违约,或者潜在违约的事件。一时间大家都有点方。

其实绝大部公司都经不起抽贷啊,都是借新还旧。

一旦筹资现金流断掉,很快完蛋。

一些资质不好的主体,公开市场融资越来越难,就会突然死亡。

我们原来总是讲,发展直接融资,好像有百利而无一害。

但实际上,债券市场的大发展,在特定环境下,也有其弊端。

企业对公开市场的依赖,给现在的危机埋下了伏笔。

Read More »

畸形楼市下的众生相

author: 伪砖家

生活就是最好的老师,当全款变成首付,首付变成月供,很多人都学乖了,这得是多么痛彻心扉的领悟。

当清北学位比不上北京一套学区房,房价的攀升已经成功的驯服了年轻人,打压了所有的斗志,成为一枚标准的“奴隶”。

伪砖家很担心,中国的年轻人真的被房价压弯了脊梁。

1、毁了事业

干啥都不赚钱,除了买房。

实业维艰,权贵阶层设立无数路障,收买路钱,稳赚不赔。小老板被搜刮的皮包骨头,就想移民。

Read More »

最大的扭曲

author: 朱宁

最近美国对于中兴通信的处罚给整个中国芯片行业乃至科技行业都带来了一波不小的震动。全国上下在对国内科技行业进一步发展提出各种各样的意见建议的同时,也不约而同地希望了解为什么中国在一些核心科学技术领域的研究开发没能取得更大的成绩和突破。

在一些讨论之后,大量意见表明,科研领域,尤其是基础学科领域的科学研究的落后,很大程度和这些领域人才的缺失,有着紧密的关系。一方面,中国本科生在升学就业时对于就业前景和毕业后收入的强调,引导大量优秀的中国天才流入和商业更紧密相关的领域,而忽略有长期成果和社会意义的科学研究领域。

另外一方面,由于科研机构和科研人员考评体系的原因,和生活中现实收入水平和生活质量的影响,即使是那些已经决定投身科研的工作人员,也在工作中不可避免地受到现实生活的压力和外界世界的吸引和诱惑,难以真正潜心于短期经济收益有限,而有可能产生颠覆性科技的基础性研究。

Read More »

我在中芯国际的往事,兼论中芯的竞争力

作者 梁昌年

导读:以下评论来自我们会员投的芯片公司创始人。这个产业需要技术/人/时间的积淀,很难跨越式发展。他们也是在摸索了数年,交了很多辆奔驰车的学费之后,才做出了细分领域唯一能量产交货的产线。

真正跑过芯片线都会像这篇文章一样体会到:芯片制造最重要的要素就是协作!协作!协作!这也是中国做芯片生产最难!最难!最难掌握的核心技术,没有之一!生产一片wafer,需要近百号人,上百道工序,一个月不分昼夜,一“纳”不苟的高强度劳作,稍有闪失就前功尽弃、损失惨重!跑线如果没有跑好,每周看着一辆奔驰车往海里扔。所以打造好一条能够持续、批量、稳定出货的芯片线,需要一群志同道合、齐心协力、配合默契的团队,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磨合锻造,才能基本成型……这篇文章还让我记起了一件往事,多年前,某位大咖介绍我去找一下张汝京,让他指指路。我特意跑上海一个南郊老远的厂里拜访他。老人向我介绍完碳化硅后,语重心长的说:小伙子,以后有人买你公司,多少钱你就卖了吧……临走了送我几个挂饰手电筒,上面写着:愿主照亮前路……

2003年11月,我辞去了在英特尔的工作,回国加入了中芯国际(上海)。

Read More »

腾笼换鸟,三星撤退

在大陆、台资、日本和美资企业因为生产成本、中美贸易战等原因跑路美国、东南亚建厂的大背景下,当前韩资企业也加快了撤资、转移的步伐。今年年初日资世界五百强两大巨头——日东电工和尼康公司相继撤离苏州,留下废弃的工厂和大量的裁撤人员,引发了媒体关于外资撤离的大讨论。今天,这种讨论又将甚嚣尘上了。

1

4月27日,“我们最后还是签了离职合同”,深圳三星电子通信有限公司的中层员工向蓝鲸TMT记者反映,深圳三星电子通信公司将被撤销,除6位韩籍高层外,所有员工将于4月底全部遣散,遣散人数约320人左右。遣散费超过2000万,人均有6万多,和同类公司比起来算是比较慷慨,只可惜这些钱如果要盘算着再找工作、还房贷车贷,只能说是相当紧吧。如此,三星“抛弃了”其在中国唯一一家生产网络设备的公司,坚定走在了撤出中国的大道上。

而据4月16日的报道,受到中美两大经济体可能爆发贸易战的影响,韩国科技巨头三星电子、LG电子或被迫关闭他们在中国的液晶电视工厂。其实这样的理由并不成立,撤退的理由,总是可以因境生情找出来的。

Read More »

丹麦是这么帮人们创业的

作者: 张弓, from 知乎

也许很多人和我来丹麦前一样,都相信西方发达国家的富裕源于一些教科书或论坛里提到的说法。比如九十年代我们说他们‌‌“掠夺‌‌”、‌‌“吸血‌‌”,两千年说他们‌‌“垄断‌‌”、‌‌“专利‌‌”,现在又有些说法认为他们纯粹是‌‌“人少‌‌”、‌‌“卖资源‌‌”——从这些理论的进化里倒也能看出我国人民增长的自信和幽默感。然而在丹麦生活了几年,再加上工作需要像研究标本一样研究公司,于是我发现,上述那些原因可能都只覆盖了现实的很小一点儿。

所以这篇文章算是写给那些对丹麦经济为什么发达感到好奇,并且对未知事物不仅仅存在批判眼光的朋友。由于这个话题太大,我决定先找一个小处下笔,于是创业这个领域自然成了首选。我对在丹麦创业比较熟悉,并不是因为有这方面的倾向,而是因为跟着老板做过不少并购与合作的调查,但受到预算限制,这些调查的目标基本都是小公司。同时我负责产品上市,丹麦公司在寻找先期客户时也喜欢和临近的小公司合作,道理和用小白鼠试药差不多,虽然当面我从不这样讲。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