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M2与GDP之比走势图

通常认为,这一指标比例反映了一个经济的金融深度。但M2/GDP比例的大小、趋势和原因则受到多种不同因素的影响。M2/GDP实际衡量的是在全部经济交易中,以货币为媒介进行交易所占的比重。总体上看,它是衡量一国经济金融化的初级指标。通常来说,该比值越大,说明经济货币化的程度越高。

过去4年(2008年-2012年),中国货币供应量激增50万亿元,几乎翻番。其与GDP之比,也是一路水涨船高。如果货币总量的扩张节奏跟随实体经济同步变化,既M2与GDP之比大致维持在1.5倍的水平,那么目前75万亿的货币总量就完全足够。但现在,货币总量已足足高出22万亿。

截至2012年年末,中国的M2/GDP达到1.88创下新高。而同期美国的M2余额为10.04万亿美元,截至2012年3季度,GDP为15.81万亿美元。这是什么概念?等于是中国一块钱的货币供应,只撬动了五毛钱的GDP;而美国,一美元拉动最少1.5美元的GDP。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一个东北籍朋克对东北的思考

@猪蹄蹄小朋友

严肃说说东北和东北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觉得挺简单的,就俩字儿,国企。

商业缔造文明。东北本来就是种地出身,没有啥商业的底子,最后毁在国企上。你无法想象偌大的一个省会城市,除了政府机关跟国企,几乎再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作岗位了,我毕业那年,长春普通的文科本科生去私企里找工作,薪水只能给一两千,而那时候一汽普通工人的工资是四五千,一汽办公室文职工作的工资是七八千。不怨东北人迷恋编制,这是东北现状下,最好的生活规则。

国企是个啥样的存在,它不靠做生意生存,靠政策跟权力生存。一汽这两年光外界能看到的那些笑话就有多少,例如说之前有个非常不尊重女性的奥迪二手车广告,堂而皇之的出街推广,负责相关业务的整个市场部门,可以说对舆论和传播的理解连普通微博网友都不如,但他们就是这个城市里最高薪、活得最好的一批人。这在正常的商业社会逻辑里,是没法想象的事情。

Read More »

落户低门槛遇上高房价 你该如何选择?

作者:齐俊杰看财经

2018年一开始,楼市的方向有点不对劲,自打兰州打响放松调控的第一枪开始,越来越多的二线城市借着人口落户政策的放松,变相放开限购条件。虽然去年底我们已经说了,二线城市是变数,为了人口平衡会争抢人口,抢到人口的城市会坚挺房价,抢不到人口甚至被别人抢走人口的城市,就会彻底失去竞争力。但说实话我们没想到的是大家下手这么快,春节前就纷纷行动起来了。

Read More »

关于内蒙古政府最近主动挤财政水分的事情,细思恐极

author: 老广

继辽宁承认财政数据造假后,近日,内蒙古也自曝存在财政、经济数据造假的问题。

在1月3日举行的中共内蒙古自治区第十届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暨全区经济工作会议上,自治区党委“自曝家丑”:自治区政府财政收入虚增空转,部分旗区县工业增加值存在水分,一些地方盲目过度举债搞建设。

经财政审计部门反复核算,内蒙古调减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0亿元,占总量的26.3%,同时调整2017年收支预算预期目标。调减后,2017年全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703.4亿元,比2016年公布数据(2016.5亿元)下降14.4%,剔除虚增空转因素后同比增长14.6%。

经过初步认定,应核减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0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40%,2016年地区生产总值基数也相应核减。

Read More »

深入西方产业核心—2017中国的产业升级和世界经济版图变化

宁南山

又是一年过去了,2017已经对我们挥手说再见。

我不知道我的20万读者这一年过的怎么样,希望各位在2017年都收入上涨了,存款增加了,总之过的比2016年更好。

在2017年即将过去的今天,我们还是聊聊我们国家和世界在2017年的一些变化趋势。

这个世界在2017年的变化趋势没有变,那就是中美依旧领跑全世界,印度经济体量稳步上升,韩国保持快速增长, 欧洲日本总体颓势(当然欧洲今年小小逆袭了一把,不过总体还是不如美国)。

什么是中美领跑世界呢?这背后有两个含义。

一个是从经济规模上来看,美国前三季度经济增长为1.4%,3.1%,3.3%,今年美国很可能继续达到2.5%的增速,这在发达国家中是最高增速之一。而中国前三季度保持6.9%的高速度,今年可能全年也是6.9%这意味着如果按照不变价格不变汇率计算的话,2017年中美将会继续瓜分全球经济增量的55%左右,也就是说,全球经济增量的大部分继续集中在中国和美国,当然这个55%里面,中国大约35%, 美国大约20%左右。

Read More »

又一跨国巨头连夜撤离,中国或成最大赢家

author: 冷眼

在大陆、台资和美资企业因为生产成本等问题跑路美国、东南亚建厂的大背景下,当前日资企业也加快了撤资、转移的步伐。

2018年1月7日,中国南方制造业重镇苏州,寒风凛冽,异常阴冷。也就是在这一天,世界五百强的日资巨头——日东电工苏州工厂宣布将于1月份停产,2月份开始解除合同。这一在高峰时近6000多人的巨型工厂,将裁掉最后的1000多名中方员工,正式退出中国市场,1000多个家庭将在春节前失业,迎接史上最冷的冬天。

而根据网上论坛消息,日方早已组织中方课长以上管理层谈判,由于条件没有谈拢,才导致该消息被中方人员提前曝光。否则,日方的资产和设备会在春节期间全部转移,实现胜利大逃亡。而这种一夜搬空厂房和设备的方式,被冷眼成为的“日资撤离模式”,曾经在2016年内多次上演,如今又开始重现。

Read More »

买不起房的北京人

张小米

我出生在北京,身份证号以110106开头。我是北京人,但不是土著。

上世纪50年代初,我姥姥和还是未婚夫的姥爷工作调动,先后来到北京,我奶奶一家则来得稍早一些。上世纪30年代前后,我爷爷到北京上大学,于是从祖籍地举家迁了过来。

18岁之前,我一直住在南四环外航天大院的姥姥家。大院的人多数都是从上世纪50年代起,陆续因工作调动来到北京的,包括我姥姥一家。这其中也有一些曾经的英雄人物,是通过地下通道,从香港来到北京,几经辗转来到大院工作生活的。上世纪第一批人口普查时,这些人被登记成为了北京人,拿到了110开头的身份证,尽管他们乡音未改。

到我出生时,已经是航天大院的第三代。经过头两代航天人的建设,家属区的面积已经非常大,从西北角到东南角,大概要坐四站公交。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