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高储蓄从何而来?都是有钱人在存款,穷人入不敷出

中国经济目前在转型过程中遇到的很多问题,核心都是消费不足和储蓄率过高的问题。这些年国家用了很多办法来促进消费,但是效果并不好。而实际上,解决了消费不足的问题,中国的经济转型是可以完成的。

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中心的数据显示,中国家庭金融储蓄占GDP的比例在2014年达到了31.8%。但据微观数据显示,储蓄分布严重不均。真正在当年有储蓄的家庭只有60%,40%的家庭当年是入不敷出的。


家庭储蓄率持续处于高位


储蓄分布严重不均

Read More »

中国金融改革的历史三峡

author: 徐瑾

金融改革要点不仅在于金融体系,更在于国企与财政,要解决资产质量恶化,不仅需要对国企进行市场化改革,也需要扬弃投资拉动增长模式。

如果中国发生经济危机,那么很可能将是从金融领域爆发。

这一观点近年逐渐成为主流看法,那么问题来了,下一步中国金融改革如何推进?在五年一次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中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本次会议的信号意义相当明显,会议决议强调“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这意味着目前中国官方对于金融风险存在有足够认识,金融安全作为政策底线的看法得到更多共识。

金融安全等说法也在中央经济会议中多次出现,FT中文网日前也组织《中国风险》专题,从去杠杆、金融自由化、房地产泡沫、利率汇率等热点领域不同角度展开讨论。

Read More »

蛮族勇士:信贷困局——靠老百姓那点钱还能撑多久?

下图是2008年至今年5月,中国新增信贷数据。在这份数据表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清晰的趋势:2008年,新增居民贷款6407亿,占当年度总新增贷款42302亿的比值仅为15.1%。到2016年,这个比值剧烈上升到了49.9%(63416亿/127091亿),增加了足足34.8个百分点。居民贷款,无疑是08年之后支撑起整个信贷市场继续扩张的最关键的因素了。在这里我们必须知道的是,居民贷款的九成都花在了购房上,都进入了房地产领域。无论居民贷款打着什么名头,事实上绝大部分都是房贷。

006qnhrngy1fgsu6iikcij30m806h0th

​然而2017年之后,居民信贷增长已经相当乏力了。到5月份合计,新增居民贷款占总新增贷款的比值,已经下降到了45.9%(30363亿/66085),较2016年下降了4个百分点。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简单:我大中国政府已经很害怕了,不敢再让居民继续加杠杆了。所以,在地产领域,采取了非常严格的限签政策。地产商拿了预售证,卖了房子,购房者付了首付,去房管部门网签备案的时候,对不起,不能网签。毫无道理可讲。一个楼盘一个月只能网签个三、五十套的情况,比比皆是。不能网签,银行就不放按揭贷款,老百姓事实上就借不成房贷。就靠着这种强制性的行政手段,压制住了老百姓继续加杠杆的冲动。

Read More »

房价终于让我的人生变成了一个笑话

就在刚才,周末加着班,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来十多年前在上海住的时候租的一套房子,然后搜了一下价格,当时5000多一平的房子,现在总价快上400W了,然后就突然感觉,自己和LG从上海回来这十几年,每天努力工作、加班,其实所有的价值都不如一套房子增长的价值。

我和老公是2003年去的上海,当时是在上海比较偏远的一个区,奉贤区。当时老公的收入税前7K,我当时有孩子,没有工作。当时租住的房子70多平,位置靠近马路。当时住的时候,房东有意卖房,很多人去看,问价格多少,说是35W左右。其实,我们当时手里的钱,足够买这套房子,但当时因为LG在上海是做一个项目,只待两三年,根本没有想过买房。短见和胆怯终于让我的人生活成了一个笑话。

Read More »

奋斗了20年,我一无所有,我的教训深刻

我与老公1996年相识,一见钟情的初恋。我们从打工开始,到摆地摊,被城管追,经常没钱吃饭,甚至卖血挣钱,一直以来相濡以沫,不离不弃。
2004年,我们开了淘宝店,连继二年在淘宝网销量排第一。2004年我们在广州买了一套60平方的房子。2007年我们开了自己的个体公司,在阿里巴巴上开店,做批发。2010年我们生下了可爱的女儿。2011年,我们生意越来越好,年营业额过千万,而且我们还注册了自己的品牌,打算开办自己的工厂。我们公司请了几个接单,几个打包的员工。2011年我们买了车。2013年我们生意非常红火,这一年我们搬到了更好的办公室,更好的仓库,买了自己的货车,我们准备大展宏途。2014年6月我们在清远买了第二套房。而且我还每年为全家人购买了接近20万一年保费的保险。一切看起来是多么美好,人生从此就幸福下去。

Read More »

上海房事一瞥

今天审了三个嫌疑人,都涉及到了楼市:第一个嫌疑人是绿头中介,打架进来的,感叹今年生意难做,房子卖不动也租不掉,说去年生意好,他一个同事卖了一栋写字楼佣金就拿了几百万。而且他的同事有很多逆袭的传奇,不少无家底农村年轻人,通过做中介已经在上海住上了好几百万的房子。我问他自己做的怎么样了,他说他能力不行,卖的房子少,留上海太难,但挣的钱回老家买房绰绰有余,在盘算出狱后回老家,但又愁老家找不到工作。

第二个嫌疑人是一个西北某省老头,因为彩礼问题打了女婿。起因是老头要给儿子娶媳妇,而当地农村男多女少,娶媳妇成本高达三十多万(这还是低配版,包含县城的房、车、现金、首饰、酒席)。老头没那么多钱,四处借债,甚是心累。女婿与老头平日素有不合,某日吵架,老头又想起十年前女婿娶女儿时只给了两万块彩礼,觉得亏大了,越想越窝火,把女婿打成了轻伤。

Read More »

房企债台高筑,现在买房等于替别人还债

作者: 孙骁骥

房企进入了高负债时代,房奴进入了高焦虑时代。用这句话形容现在中国的楼市,再合适不过。

房奴们的焦虑在于,在不断限购限贷的今天,老百姓购房的难度实际上并没有因此大幅降低。是的,楼市如今是被打压了,但请问现在你买房是变得更容易还是更困难了?

表面上看,全国平均的房价收入比从去年的7.4倍有望回落到7.2倍。貌似房价略有下降,但是与此同时,购房贷款利率的大幅上调。中、农、工、建、交等主要银行都在近一个月内提高了北上深的房贷利率,一线城市普遍将利率折扣由9折上调至9.5折,二线城市优惠利率9.5折占比上升,部分银行已上调至基准利率。

房价表面上略有下降,而一旦加上贷款利率提高的因素,便会明显的加重按揭人的负担,让没钱的人更买不起房。而且购房成本越到后面会越高,今天不买,以后怕是更买不起。但如果现在买了,假如将来房价回落,自己就很可能会变成负资产。房奴的选择困难由此产生。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