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裁员传闻沸沸扬扬 还记得联想吗

近日,关于华为裁员的消息在华为论坛心声社区、知乎等网站上流传。一位自称是华为前员工的知乎用户称,此次裁员的消息不是空穴来风,中国区开始集中清理34+(34岁以上)的交付工程维护人员,研发开始集中清退40+(40岁以上)的老员工。华为公关部对此回应称,此次网络上流传的裁员事件并不属实。

网上流传的裁员消息中称,华为2016年的年报,利润率只有7%左右,即使华为2016年比2015年的营收增加了1300多亿人民币,利润却只增加了10亿人民币左右,这就意味着多收的1300多亿收入几乎没有贡献有效利润。

2004年,正处于柳传志时代的联想发生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宣布裁员600人,一位亲历联想裁员的内部员工在其博客上撰写了一篇纪实文章《联想不是我的家》,也在当年引起过极大反响。裁员结束后联想的誓师大会上,柳传志在讲话中对此文进行了回应。

亲历联想大裁员:公司不是我的家Read More »

知乎:如何评价华为开始清理34岁以上的职员?

关于这个问题,忍不住爬上来答一发,先说下,这个消息至少从华为现阶段政策来看,是真的!
补充一下,在业绩看空的时候裁员,断臂求生,是企业主的正常行为,也是经营者对股东负责的行为。本答案不是说华为裁员不对(当然也不是给华为洗地说裁的好裁得妙),只是觉得某些答案拿被裁是因为不优秀说事是没道理的,现在这些被裁的华为老员工当年面试进华为,长期绩效考核合格,至少是比大部分键盘党要优秀的。
利益相关:前华为员工,现在出来自己做点小买卖,养家糊口,团队里好几个前华为员工,也经常跟华为的外包或者其他华为员工开的小买卖有点合作,心声上面的热门贴子和内部邮件或者截图时常看得到(谁叫华为现在什么都鼓励手机办公),怕被老同事认出来,可耻的先匿了,我怂我承认;

这个部分算准干货吧,所以我贴在前面,最开始的答案在下面:

Read More »

从打港办成功收编李一男看华为2017年春节前起诉6名前员工

李一男,至今身陷囹圄,其从天才少年到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再到港湾网络创始人、再到被华为收编、再到度过漫长的协议期之后离开华为、继而在各大互联网公司间蹉跎、再到创办小牛电动车不久又因“涉嫌700万元内幕交易”而进了局子,这一切,也许都跟其17年前选择自立门户创办港湾网络有关。

1993年,23岁的李一男加入华为,在华为期间,他大胆采用SDH技术主导研发了华为首个万门机-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为华为迅速打开市场进入黄金发展期奠定了基础。之后华为一直坚持高端技术的研发风格,而不是去做小灵通之类的过度产品,与李一男对技术的追求不无关系。于是,天才少年李一男4年内便坐上了华为副总裁宝座,成为华为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外界一度认为他是华为总裁任正非的接班人。

2000年,内部矛盾非常激烈的华为为了减轻企业负担,鼓励员工创业,30岁的李一男拿手里的股权兑换了价值1000万的公司产品,北上成立了港湾公司,成为了华为的产品高级经销商。李一男对产品方向的准确把控,使得港湾在成立之初就获得了很多订单。第一年销售额就达到2亿元,第二年就获得了10亿元风险投资,并渐渐从代理华为的产品到生产类似的产品,港湾公司也从华为的代理商逐渐成为华为的竞争对手。

Read More »

为什么开发人员工作10多年了还会迷茫?没有安全感?

作者: 吉日嘎拉

眼看自己大学毕业后都快12年了,也快2个孩子的爸爸了,但是有时候还是会有不少不安全的感觉产生。都快奔35了,技术也过得去,收入其实也很稳定,但是偶尔还是会有迷茫的时候,最近有几个朋友,也发QQ聊天信息,同样有类似的感觉。也稍微揣摩了一下,为啥会有这样的感觉产生?

其实软件开发也是一个行业,当厨师的也是一个行业,一个厨师干了10多年后,会不会变成国家主席?很可能还是厨师,甚至有有可能一辈子都是厨师,软件开发人员也是一个行业而已,也是为人民服务而已,估计厨师也会有迷茫的时候,我们也照样会有迷茫的时候,05年左右在上海做日本外包时,还真有同事是厨师出身的。

年轻时:

01:年轻时,目标很简单,就是学技术,当时学PHP前后耗费了1-2年,接着学C#,SQLServer,Oracle耗费了前后10年接近了,有目标的人就不迷茫,就是一个字想学习知识。

02:年轻时,欲望比较少,一个月能赚5000元的工资就很开心,生活没任何压力身体也很壮实,就也不会有啥负担,一心还是想着学好技术,找好单位,拿高薪。

03:年轻时,可以有很多空想,就是狗屁不是,也可以抱有很多美好的理想,也可以做白日梦。

Read More »

一个程序员的运气有多重要

先说两个真实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有点悲凉,2011年3月,我的同学老 A 和我一同进入茁壮网络,2012 年公司战略变动,整个部门端掉了,我提前离了职另谋出路,老 A 一直赖到了最后拿到了N+1,后来和当时的部门经理一同进入一家创业公司,没日没夜的干了两年,最后公司工资都发不起,直到我这位同学离开,还有两个月的工资没拿到。

第二个故事有点刺激,发生在我呆过的第三家公司:博雅互动。2011年我的另一位同学老 Z 进入这家公司,当时这家公司规模不到100人,公司正在由页游向手游转型,当时我同学是公司第一批做 Android 开发的人(其实只有两个人),当时他和另一位同事一起在白石洲住农民房、挤公交车。2012年初老 Z 离开了这家公司,2013年我进入这家公司,当时公司已经扩大到700多人的规模,那位和老 Z 一起挤公交车的同事已经是公司某副总了,2013年11月公司上市,那位同事身价千万;当然我那我同学也非常优秀,后来进了腾讯,现在也勉强买了房付了首付,但是身价几百万上千万这种机会,估计此生也不会有了。

Read More »

IBM,和传统 IT 的沦落

传统 IT 厂商沦落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不仅仅是在中国去 IOE 的大背景下,在全球范围内,这些曾经盛极一时的 IT 大鳄也在衰落。作为一个在 IBM 服务了将近 14年 的老员工,我想浅谈一下 IBM 以及整个传统 IT 行业的沦落。

很多人把 IBM 的沦落归罪于 Sam Palmisano。在著名的 Luis Gerstner 激流勇退后,是 SAM 为了取悦华尔街,而采用了不提高销售额而提高毛利率的方式运营公司,进而疯狂的压缩成本、降低研发费用,导致 IBM 近些年创新产品不足。虽然 SAM 在任的时候风光无限,借着 HP 的昏招连连而使 IBM 在传统大型计算设备制造商中独占鳌头,但其后果是整个 IBM 沉浸在泡沫式的盲目乐观中。在卸任之前,SAM 又疯狂的提出了所谓的 2015 计划,导致 IBM 延续那个已经导致其创新能力不足的战略。

这一切当然是 SAM 的问题。而我们无法回避的是大型传统 IT 设备制造商现在的日子都不好过。CISCO、HP、HDS、EMC,连这些年光彩照人的 VMWare 也逐渐感到危机。这就不是 Sam 一个人的问题了,而是一个行业的问题。这个行业就是传统企业级 IT 系统产品制造和服务提供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