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兴跳楼工程师说起

中兴被辞退然后选择跳楼的工程师,其实在这个社会上是很普遍的一类人。这类人往往过于相信技术,把技术当成了自己的防护盾,缺少跟人沟通的能力,也不太愿意跟人沟通,遇到不顺心的事儿,选择怂,然后憋出内伤。另外,40多岁被单位辞退,不论什么原因,都是大概率事件,企业一般都不会喜欢年纪大的基层员工的,这位工程师对被辞退显然缺乏心里准备,他的逻辑是只要我好好干,单位就不会亏待我,这显然是很天真幼稚的想法,这个世界哪里会这么充满温情,大家眼里都是冷冰冰的利益。这件事情,折射出一个残酷的现实,如果你快到40岁还只是一个基层一线员工,千万别把希望寄托到公司身上,早点好好规划自己的出路吧,早点炒掉老板是一个体面的做法,不然随时做好上午被谈话,下午卷铺盖卷走人的准备。
继续昨天中兴跳楼工程师的话题。我想跟大家聊一下关于行业的问题,我自己就是学通信的,通信这个行业在十几年前,跟现在的互联网行业一样火,就拿中兴来说,我清楚的记得02-03年,中兴给本科生的待遇就差不多一年8w左右,几乎是其他专业的2倍,那是中兴最风光的日子,另外,运营商那时候也是火的不行,一直到我研究生毕业的08年,像深圳移动都是最顶级的存在,还有各大通信外企,在十年前都是好多名校通信毕业生梦寐以求的去处,比如北电、摩托、朗讯、诺基亚等等。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中国互联网史就是一部流氓史

作者:吴海兵

引言:英雄枯骨,流氓上位

英雄乱世,诸候相争,杀伐四起,三国鼎立。

从历史的维度来看,互联网也算是千年未有之巨变了。

现在的AI智能、区块链,也都是以internet作为基石,暂时还想象不出什么颠覆性的技术可以取代互联网。

这个时代我们见识过不择手段的大佬,追赶时代的骗子,自得其乐的博主,不求名利的段子手……但看到更多的仍然是流氓,他们最终取得了胜利。

英雄枯骨,流氓上位,可能这才是任何大变革时代的本质。

Read More »

我知道的吴恩达

左林大叔今天八一八吴恩达。

各位邻里会问,吴恩达离开百度都是上半年的事情啰,大叔你何以今天才八啊。好吧,大叔懒癌发作中不中啊。

那邻里又会问,为何今天懒癌又神奇的治愈了呢?大叔找到的理由是因为林元庆,一个与吴恩达相生相惜,相爱相杀的男人近日宣布离职百度创业。

2015年11月,百度研究院宣布林元庆入职百度,担任深度学习实验室主任,向当时的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汇报。自此,林元庆和吴恩达的名字一直联系在一起。

林元庆与吴恩达私交不错,根据林元庆自己的说法,吴恩达在离开百度之前几周与林元庆有个谈话,林元庆希望吴恩达不要走,即便不做首席科学家,可以回来担任百度研究院院长,自己去做副院长。

在大叔看来,首席科学家和研究院院长这些抬头的变化和演进其实是解开吴恩达与百度三年恩怨情仇的重要线索之一。

Read More »

知乎:如何看待华为技术人员在扩容割接时误删广西移动80万用户数据?

公司近几年一线一直在压缩自有人力,想把维护外包出去,请了很多协维和督导,其实就是合作方的人,流动很大,没发保证质量和安全意识。现在内部正在安全学习,所有人都要参加,除了要加强自有人员安全意识,方案审核更严格,还要禁止外聘合作方人员操作核心网设备。这次就是合作方的人操作的,当然方案的脚本里面有删除命令二线没有审查出来也是有责任的!现在禁止协维操作后,一线自有人员压力更大了,一个人要负责几个地市上百台设备的日常维护和升级。
运营商自有的维护人员怎么说呢,基本都不怎么样,个别主管还知道业务配置,下面的维护人员都不怎么懂业务,所以华为也没办法,招聘了一些协维在地市,帮助他们日常维护。自有人员压力超大,协维和客户他们解决不了的需要求助,省里还有任务,24小时电话不断。每天晚上凌晨要做后方保障,支援多个地方高危操作和割接。
但是这些又不给公司创造价值(相比于销售,没有钱进账),专门擦屁股的,所以在公司内部地位很低。但是销售不知道,为了运营商给公司好印象,继续采购公司设备,每年公司都有满意度打分,都是靠我们维护人员很多超界面交付争取来的(非合同内的事情)。他让你干,不给你服务费,你不去?有的是公司干,烽火和中兴都在里面常驻自有人员。明年买你的设备,凭什么?还不是凭服务?凭价格?一线销售的利润很大一部分都是从维护这里夺走了,表面看着维护没有创造价值,都是为以后销售铺路。
就这次事件来说,有的人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要我说这是公司政策导致的必然结果。这是十年来,上次一级事故还是2007年,公司的政策导向所致,砍一线,必然引起质量下降。公司认为运营商已经没有增长点,暂时5G又不会上马,为节省成本和下一步战略,抽调了很多人去企业网和云。运营商天天叫看不到我们的人是有原因的。
总之,一切偶然事件都具有必然性!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我一直深信这一点。所以,不能单单把这作为偶然事件处理,公司高层是时候反思一下策略了。

被一个我司HR关注了,有点怂了,匿了。


Read More »

台积电,三星及其半导体产业链

author: 在贵州吃腊肉

这次台湾大面积断电,民众生活的各种囧状大家都谈论得比较多了,比如:数千人被关在电梯中,花莲市街上红绿灯一度熄灭,很多报警设施的红灯都亮不起来了,医院手术室出事故…

但是台湾的半导体产业链却没有什么大碍:

行政院科技部下属的三大科学园区:竹科(新竹科学园)、中科(台中科学园)、南科(台南科学园)都没有出现大面积的跳电,8月15日当晚,台湾残存的电力给三大科学园区的台湾 半导体Fab进行轮流供电。

掌控全球先进芯片制造的半导体三巨头(Intel、三星、台积电)之一的台积电 几乎毫发无伤。

全球主要晶圆材料制造商——环球晶圆(不是global foundries,别搞混了,台湾环球晶圆是芯片上游晶圆材料重要制造商)也无大碍。

全球芯片封装测试巨头——日月光集团 仅有南科的部分园区出现了60分钟停电,设备很快恢复。

唯独芯片封装测试厂商南茂科技位于南科园区的工厂有一点损失。

以目前台湾烂尾的分布式发电政策方案(议案连立法院一审都没过),台湾动辄产能5万片的12寸半导体Fab凭借自己的备用UPS在停电时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也就是说,与多数国家/地区不同,台湾在发生大规模跳电事故时,民众的安危都是小事,紧急情况下可用电力都是给半导体产业链的,尤其是台积电。所以815台湾大跳电中,全岛民用设施停电范围远超常用电力模型估算的结果。(其实台湾已经没有什么备用电力了,备载率最多不超过6%,只有爱)。

台湾民众知道台积电是荷兰、美国等欧美资本控股,但毕竟台积电及其半导体产业链支撑着新台币坚挺的汇率,是台澎金马经济体贸易顺差的主要来源,更是台湾经济的基石。所以,即便是那些天天批斗军工教是寄生虫的台湾乡民,也不敢对台湾半导体产业在全岛大跳电中占据优先用电权的行为说三道四,整个台湾岛对此都是避而不谈的(毕竟说出口就显得不自由不民主),所以就由笔者在本题中把这个事说破吧!

早在2015年,台积电CEO张忠谋 就公开表示担心台湾的供电、供水会影响到台积电等台湾芯片产业的发展,(如果政策允许),台积电会考虑自行建设自备发电站。

不过笔者考虑到台湾立法院目前的政治现状,别说允许台积电建设自有发电站的相关立法没戏,现在就连分布式发电的立法议案都已经在立法院烂尾了,下图是外省籍出生的科技界传奇人物张忠谋:

芯片生产过程中,一旦发生断电,后果非常严重,任何对process造成整体性冲击的事故,如断电、地震、断水、超净环境被打破、气体泄漏等,都会造成停产,并且产线上所有晶圆全部报废。

下图是芯片Fab的超净生产环境,任何自然灾害对建筑的晃动都有可能造成超净环境被污染,而维持超净环境本身也是需要消耗大量电力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