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遍历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孤独大脑(ID:lonelybrain),作者:老喻在加

如果没有“遍历性”,就会失去“概率权”。

这两个与概率相关的概念结合在一起,告诉了我们在当下这个危机时刻最该做的两件事:

1.别出局。

活着比什么都强。

要赚钱,你首先得活得长。

2.别旁观。

不要浪费了你遭遇的危机。

参与其中,为未来下注,但不是简单抄底。Read More »

SARS专家管轶:身经百战,这次感到极其无力

【财新网】(驻香港记者 王端 文思敏)管轶昨天(1月22日)刚从武汉回来。

“连我都选择做了逃兵。”管轶是病毒学研究领域专家,目前担任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稍早前他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对武汉肺炎可人传人、发展曲线等做出了精准的判断。(参见报道SARS专家管轶:武汉肺炎发展曲线与SARS高度相似)

“我现在在自我隔离。”管轶把自己锁在房间里,1月21日-22日,他和团队来到武汉,希望可以帮助找到动物源和对防疫工作的合作,但“有心无力,悲从心来。”

在2003年SARS爆发期间,管轶与其团队在广东发起SARS病原调查和诊断,率先分离鉴定出SARS冠状病毒并证明果子狸等市场野生动物是SARS的直接来源,通过建议政府取缔野生动物市场,遏止了SARS的再次爆发及流行。此外,他曾确定了目前在东南亚、欧洲和非洲地区传播的H5N1流感病毒的所有主要前体和传播途径,提供了世卫组织提出的大多数大流行前期H5N1疫苗株。

Read More »

民营经济“三问”

2019年,是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特殊之年。

继“别让李嘉诚跑了”之后,正值盛年的马云退休了;未到中秋,已有10个首富倒下了,有些已深陷囹圄;年底,再度出山试图拯救联想于“爱国困局”的柳传志,也退休了。

2019年,刘强东在人生得意须尽欢之时,遭遇“明尼苏达事件”;李彦宏则被当众淋了一瓶水,百度深陷商业伦理泥潭;俞敏洪激情演讲后到全国妇联公开道歉;早已两鬓斑白的朱新礼将亏损的汇源“贱卖”;海航陈峰被巨额债务围困;李嘉诚化身为段子手,写下“黄台之瓜”……

另,王石已经放下,潘石屹告别地产,王健林断臂求生,马化腾压力大增,董明珠赌兴正盛,曹德旺赴美图强。

中国民营企业家怎么了?中国民营经济怎么了?

有人批判中国民营企业家只顾赚钱,大举杠杆,冒进扩张,没有企业家精神,当潮水退去时成了裸泳者、“老赖”。

Read More »

管清友:货币幻觉的消失与模式商业的消退

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企业家还是政府官员,现在我听到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所谓的资本寒冬将会如何演化,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清楚,寒冬不会很快过去。

现在不应该再花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不管寒冬什么时候结束,你都要学会生存。地方政府要双招双引,企业要融资续命,资本要去伪存真,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进行一次革新,告别那个泡沫中的自己,寻找一个在未来行得通的生存方式,这是金融周期转换中一次躲不过的考验。今天我想通过四个故事来讲一下这个主题。

01 从龙王下雨的故事到金融改革

第一个故事叫“龙王下雨”。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全球步入到了一个宽松的新时代。这就像2008年玉皇大帝突然发现人间开始干旱,他在天上一看怎么赤地千里,发生了一些事故,他也没太搞明白怎么回事儿。但是玉皇大帝有一个历史记忆,1929年~1933年人间也发生过一次重大的变故,那个时候天庭没有及时出手,现在他觉得应该及时出手了。

Read More »

辞退风波里的hr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zhenshigushi1),作者: 马延君

裁员潮来袭,再次将有关hr的职业讨论推到舆论显微镜下。对老板负责,为员工服务的hr(公司人事),在职业角色和个人情感之间艰难从事,成为大时代中,一种特别的职场命运。

故事时间:2018~2019 年

故事地点:北京

1

晚间九点,下班时间已过,望京的办公楼依旧灯火通明,蒋维国靠在椅子上双手一摊,满脸写着无奈,“供应商的货卡在国外进不来,我能怎么办?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张敏将纸杯往他面前一推,尽量用柔和的声音说道:“现在大环境都不好,公司目前的状况你也知道,每个人工作都有困难,你没完成任务量,我也没办法。”

对于张敏来说,即将被辞退的蒋维国就像案板上的鱼,还在做徒劳挣扎,举刀的人看似是她,可这刀何时落下,并非她一个hr所能决定。

2018年,张敏和同事的日子都不好过。受关税、政策等因素影响,电商行业一夜之间受到影响,张敏所供职的小型电商公司举步维艰,到了年底,不得不加紧裁员。

Read More »

地方财政过年关:“紧日子”还能怎么办?减支出,继续找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eeo-com-cn),作者:杜涛

2019年的中国经历了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同时对于行政性开支的管理也在趋于严格,收支两端都在出现快速的变化,年关将至,处在这些变化中的财政人士正在经历什么?

11月中旬,来自金融机构的宋雅(化名)已经连续三周奔赴西南一座旅游城市,从10月底开始,这座城市一家地方融资平台的借款虽然一直在付息,但是宋雅已经感觉到情况不容乐观;一位东部地方财政局负责收入的人士则一直盯着税务局和城投,他希望能够突然出现一个惊喜:比如借到钱或者税务有了大笔的进账。

而在淮海地区的一位财政人士张笛(化名)告诉记者,他们不仅将2019年的预算砍掉不少,2020年的预算也已经砍了又砍。

2019年的中国经历了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同时对于行政性开支的管理也在趋于严格,收支两端都在出现快速的变化,年关将至,处在这些变化中的财政人士正在经历什么?

“找钱和还钱。这是今年大部分地方财政部门和融资平台目前都在干的事情,”上述东部地区地方财政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Read More »

香港问题与世界真相

2019年11月11日,香港问题再次升级。这次升级的原因是因为一名警察在维护秩序时被黑衣人上前夺枪,警察自卫时开枪,击中一人,随后燥动不安的年轻人在街头开始了更为激烈的打砸烧。

在香港目前这种高压环境下,这种擦出火花的升级磨擦是不可避免会发生的,我们不聊这些注定会出现的细节,我们先看宏观大局,来判定未来走势。

如同过去的文章里说过的,我们要坦然面对的一个问题是,香港30岁以下的年轻人,基本都已经站在西方世界的意识形态里,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和网络媒体,对中国大陆的认知是妖魔化的,在香港,年轻人觉得自己是为“民主、自由”在战斗,他们排斥任何关于中国大陆的东西,好几次我混在队伍里看他们游行时,他们打砸的商店、银行,全部都是因为是中资占股,中国银行、建设银行、360优品(老板是福建人)的大门都用铁皮包裹了一层又一层,暴徒们在那里咣咣咣地使用工具进行破坏。

失去家国情怀的香港年轻人,正在厌恶关于大陆的一切。

香港的教育系统里,一大批觉得自己有西方神圣使命的教育工作者,在他们编纂的书籍里和课堂上,都要花很长的篇幅详细讲解中国大陆1990年代前发生的一些事情,在他们的认知里,这是为了正义在呐喊,为了人民的觉醒在奔走。拿这些事件作话题在香港搞得异常持久,几十年来毫不倦怠。

这些事件几乎是香港年轻人受到的教育里,厌恶大陆的一个起点,随后,在充斥着反华言论的推特和脸书上,香港年轻人看到的都是抹黑大陆的言论,那些推特文章我细细地读了好多篇,读得简直让我产生了幻觉,明明身边的大陆人都过得好端端的,基本上家家户户食有鱼、行有车,看美剧、打王者,有移动支付有24小时外卖,人均一万美元GDP,出门就能坐高铁去远方旅游,愿意奋斗的人疯狂进修,安于生活的人静享太平,而在推特上,中国人仿佛活在一个黑暗恐怖世界里,经济分分钟崩溃,国家分分钟亡国。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互联网上都快黑了二十多年了,中国经济还没崩溃,居然还混成世界第二强国,可把他们给急的。

每当我把视野从手机推特的屏幕前挪开时,我都有一种如梦似幻的古怪感觉。

对中国大陆尽情地肆意抹黑,使香港年轻人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绪,我在推特上看到有人采访香港大学一名男学生,用英语和粤语问他时,他还会回答,一说普通话,那名学生便说“(说普通话)我不会回答的。”,说完马上走开,还一脸厌恶的表情。

我必须得承认一件非常魔幻的事情,在我十几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我的思想跟这些香港年轻人是一样的。

对,你没看错,我以前就是一个大傻逼。

Read More »

蛮族勇士:沉重的代价——香港乱局背后

我这里要列出的,是香港近期的主要经济数据(数据来源为香港政府统计处)。众所周知,香港从6月份开始就没消停过,并开始对香港经济造成显著影响。本文会采取中立态度,客观的列举相关领域的数据,供各位了解这次乱局背后所付出的代价。

首先是最为明显的旅游人数数据。2018年香港总共接待外地游客6515万(月均543万游客),其中内地游客总计5104万,乃是支撑香港旅游业的绝对主力人群。一直到今年5月底,乱局还未起的时候,香港的旅游业表现其实都还不错,月均594万游客,较2018年的月均游客人数的增幅为9.4%。总之,一切看起来都还处于正向增长之中。6月份之后,增长势头戛然而止。6月份的游客总数514万,7月份520万,这个时候游客还处于观望之中,等待香港局势明朗。可惜的是此后的局势更加混乱。于是游客数量进一步减少,8月份359万,到9月份更是锐减到只剩下310万,较2018年的月均游客人数减少了42.9%。9月份的香港酒店入住率只剩下63%,而2018年同期的入住率还能达到86%。

Read More »

猪场防控非洲猪瘟要严防“炒猪团伙”向自己猪场投毒

一、封闭的猪场莫名被感染

一个存栏千头育肥猪在很山窝窝的猪场、有围场、且是水帘封闭式、饲养人不外出、注重除四害、全部使用全价饲料。但这个猪场8月底被感染了,不得不低价抛售。

老板百思不得其解来咨询我,我告诉他有可能被人投毒了。但老板不相信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认为封闭式猪舍、全价饲料不可能外人进入得了。

我问老板检查过水池吗?如果水池是露天的是很容易被投毒的。

结果老板在猪场露天的水池中果然发现了已经腐烂漂浮在水池上的猪体组织。猪场饲养员回忆有段时间发现无人机在猪场附近飞。猪场虽然有围场,但这些无良的“炒猪团伙”收猪人居然运用无人机将感染非洲猪瘟猪体投放到了猪场的饮水系统中。

Read More »

蛮族勇士: 中国富了吗?

在这里,我要给出的是2019年中国统计年鉴中的一组值得仔细研究的数据:全国居民收入按五等分分组后的情况。我们将会看到收入最低的20%底层国人和收入最高的20%顶层国人,他们的收入差距,到底有多大。由此,我们将会更加深刻的了解中国。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国家统计局的收入数据来源为全国百分之一人口的随机抽样调查,数据可信度很高。

一、全国五等分情况

111-2.jpg

Read More »

2019房地产沉思录(update 48)

在许多人眼里,下月中旬APEC峰会之前的这段时间,是充满了一波三折的动荡期。

10月21日,特朗普在内阁会议前对媒体表示,“与中国的协议进展非常顺利,他们想要达成协议”,并强调美国加征关税对中国经济造成了负面影响,“某种程度上,他们不得不与我们达成协议…因为他们的供应链正在崩溃。”

对此,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也表示,美国政府仍计划在11月中旬的APEC峰会期间签署协议。但他强调,仍有一些问题悬而未决。同一天,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接受Fox Business采访时则表示,第一阶段协议不一定要在11月签署,“与中方达成一个正确的协议,比在下月APEC领袖峰会上签署更重要。”同时,他还证实,第2或第3阶段的协议会涉及美中贸易冲突中的关键问题,并强调应确保中方会实行协议的措施,而美方原计划在12月15日对1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5%关税以及对华为的制裁,则不属于第一阶段协议的内容。

事实上,过去一周以来,中方并没有像“第一阶段协议”中规划的那样从美国进口大豆,而是一直在忙于订购巴西大豆。根据业内人士透露,最近一周内中国企业订购了至少约48万吨(分8个批次)、价值1.73亿美元的巴西大豆。对此,美国三家大豆出口商也表示,自从中美双方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以来,还没有对中国出售美国大豆,美国农业部也没有任何出货订单记录。

看来,这一波将远非三折那么简单。

Read More »

这是我见过分析世界格局最透彻的文章

作者:乔良将军(中国著名军旅作家、空军少将)

来源:根据西财工商EDP高级管理培训中心2015年4月25日大型讲座整理,有删改(本文不代表金融五道口立场)

“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了解全球局势,何谈了解中国。

此文对全球局势高屋建瓴,解析了世界几大经济体的前世今生,读完茅塞顿开,受益匪浅,值得多看几遍!

1

金融帝国崛起的背后:先是黄金后是石油

1944年7月,美国为了从大英帝国手中接过货币霸权,由罗斯福总统推动建立了三个世界体系:

一个是政治体系——联合国;一个是贸易体系——关贸总协定,也就是后来的WTO;一个是货币金融体系,也就是布雷顿森林体系。

布雷顿森林体系按照美国人的愿望,是确立美元的霸权地位。

但是实际上经过20多年的实践,从1944年到1971年,整整27年,却并没有真正让美国人拿到霸权。

什么东西阻挡了美元的霸权?

Read More »

承认平庸,才是走向非凡的第一步!

01

均值回归 

英国生物学家高尔顿年轻时候一度对“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问题产生严重的兴趣,然后花大量的时间研究这个问题,最后竟然有了突出贡献。

他研究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父母如果身高较高,或者比较矮,下一代也这样吗?

另一个问题是如果父母是高成就,他们的孩子能维持这种高成就吗?

其实这个问题东西方都有疑惑,但是近代科学精神崛起后,大家面对这类问题不再是仅仅满足于前人说的一个结论,然后大家产生分歧的时候互相举反例,而是开始从统计学层面分析是不是真的,或者像伽利略一样抱着俩铁球爬到比萨斜塔上扔下去,看看前人说的对不对。我经常看不少人因为这个问题吵成一团,但是两方好像不知道这玩意都早已经有结论,他们还在那里瞎吵。

结论就是“均值回归”,长得跟下图似的:

啥意思呢?

也就是说父母身高非常高,孩子大概率会出现向正常状态偏移,可能还会比正常人高一些,但是大概率不会像父母那样。孙子辈会进一步向正常值偏移。

个人成就也一样,也明显呈现出了这个趋势,父母是高成就,孩子高成就的概率是36%,孙子是9%,尽管比正常家庭出高成就孩子的概率高一些,但是也是呈现出回归常态的特征。

有点像《道德经》里说的,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说的是自然规律。

其实学过经济学的小伙伴也看出来了,这个曲线和经济学里的价格曲线,股票的价值曲线都非常接近,无论是股票还是鸡蛋价格,在长期看来都是围绕着一根主线在波动,这根主线就是他们的价值。

Read More »

晨枫:细品东风-17导弹气动设计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东风-17很厉害,是个地球人都知道了。但到底有多厉害,可能并不像想象的那样简单。

东风-17是世界上第一种可投入实战的高超音速武器,但高超音速只是速度快,要达到这样的速度并不是难事,绑上足够的火箭发动机总是可以暴力达到高超音速的,难的是如何在这样的速度下依然保持精确控制,常规飞机和导弹设计的经验已经不管用了。这就像拖拉机和F1赛车都用方向盘一样,内中奥秘天差地远。

毕竟只要高超音速就可以的话,装个够暴力的火箭就行……

Read More »

为什么我的学生竟然会这样?如何理解香港乱局的表象与本质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周国正】

一、港府情态

香港乱局,可以这样理解:特首林郑月娥最初坚持通过《逃犯引渡条例》,但后来忽然在6月15日转为搁置(近三个月后更完全撤回),在我看来可能是要避免在中美贸易谈判中烧起另一火头。

其实林郑月娥对香港的泛民主派有认识,本来知道不应退让,否则只会被理解为示弱,令对方坐大;与泛民打过交道多年的人,不难具备这种认识:

香港泛民是很特异的政治人物,一般搞政治的,都知道政治是妥协的艺术,尤其是在彼此强弱悬殊的情况下,稍有政治智慧,都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否则就会如《韩非·亡征》所言:“国小而不处卑,力小而不畏强,无礼而侮大邻,贪愎而拙交者,可亡也……恃交援而简近邻,怙强大之救而侮所迫之国者,可亡也”。

1997年香港回归初期,连司徒华、李柱铭等重量级泛民都因中央对港政策的宽松而大感意外,到2003年撤回第23条立法,2012年撤回《德育及国民教育科》,中央和港府都是息事宁人,一再满足对方要求,但泛民却毫不领情,只是得寸进尺。早期中英联络办事处主任姜恩柱的名言“香港是本难懂的书”,也当是就此而发的慨叹。

今天更非比从前,除了传统泛民之外更有一大批大中学生,他们一般鄙弃传统泛民,视为只尚空言,多年来一事无成的dead wood(朽木、废物),两者之所以站在同一阵线,只基于一个共同点———都是反政府、反中而已。

这些青少年大部分固然只是参与和平示威的“和理非”派(和平、理性、非暴力),但也有不少已经变成暴乱分子;他们非常善于“独立+思考”,独立者——完全不参考学者智者的意见,完全不顾虑行动可能引致的后果,完全不肯易位思考以了解对方立场,甚至完全不理会如何与同侪协作方可成事;思考者——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充分体现了2014年占中事件时出现的名言——你不代表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