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专家管轶:身经百战,这次感到极其无力

【财新网】(驻香港记者 王端 文思敏)管轶昨天(1月22日)刚从武汉回来。

“连我都选择做了逃兵。”管轶是病毒学研究领域专家,目前担任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稍早前他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对武汉肺炎可人传人、发展曲线等做出了精准的判断。(参见报道SARS专家管轶:武汉肺炎发展曲线与SARS高度相似)

“我现在在自我隔离。”管轶把自己锁在房间里,1月21日-22日,他和团队来到武汉,希望可以帮助找到动物源和对防疫工作的合作,但“有心无力,悲从心来。”

在2003年SARS爆发期间,管轶与其团队在广东发起SARS病原调查和诊断,率先分离鉴定出SARS冠状病毒并证明果子狸等市场野生动物是SARS的直接来源,通过建议政府取缔野生动物市场,遏止了SARS的再次爆发及流行。此外,他曾确定了目前在东南亚、欧洲和非洲地区传播的H5N1流感病毒的所有主要前体和传播途径,提供了世卫组织提出的大多数大流行前期H5N1疫苗株。

Read More »

民营经济“三问”

2019年,是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特殊之年。

继“别让李嘉诚跑了”之后,正值盛年的马云退休了;未到中秋,已有10个首富倒下了,有些已深陷囹圄;年底,再度出山试图拯救联想于“爱国困局”的柳传志,也退休了。

2019年,刘强东在人生得意须尽欢之时,遭遇“明尼苏达事件”;李彦宏则被当众淋了一瓶水,百度深陷商业伦理泥潭;俞敏洪激情演讲后到全国妇联公开道歉;早已两鬓斑白的朱新礼将亏损的汇源“贱卖”;海航陈峰被巨额债务围困;李嘉诚化身为段子手,写下“黄台之瓜”……

另,王石已经放下,潘石屹告别地产,王健林断臂求生,马化腾压力大增,董明珠赌兴正盛,曹德旺赴美图强。

中国民营企业家怎么了?中国民营经济怎么了?

有人批判中国民营企业家只顾赚钱,大举杠杆,冒进扩张,没有企业家精神,当潮水退去时成了裸泳者、“老赖”。

Read More »

管清友:货币幻觉的消失与模式商业的消退

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企业家还是政府官员,现在我听到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所谓的资本寒冬将会如何演化,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清楚,寒冬不会很快过去。

现在不应该再花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不管寒冬什么时候结束,你都要学会生存。地方政府要双招双引,企业要融资续命,资本要去伪存真,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进行一次革新,告别那个泡沫中的自己,寻找一个在未来行得通的生存方式,这是金融周期转换中一次躲不过的考验。今天我想通过四个故事来讲一下这个主题。

01 从龙王下雨的故事到金融改革

第一个故事叫“龙王下雨”。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全球步入到了一个宽松的新时代。这就像2008年玉皇大帝突然发现人间开始干旱,他在天上一看怎么赤地千里,发生了一些事故,他也没太搞明白怎么回事儿。但是玉皇大帝有一个历史记忆,1929年~1933年人间也发生过一次重大的变故,那个时候天庭没有及时出手,现在他觉得应该及时出手了。

Read More »

辞退风波里的hr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zhenshigushi1),作者: 马延君

裁员潮来袭,再次将有关hr的职业讨论推到舆论显微镜下。对老板负责,为员工服务的hr(公司人事),在职业角色和个人情感之间艰难从事,成为大时代中,一种特别的职场命运。

故事时间:2018~2019 年

故事地点:北京

1

晚间九点,下班时间已过,望京的办公楼依旧灯火通明,蒋维国靠在椅子上双手一摊,满脸写着无奈,“供应商的货卡在国外进不来,我能怎么办?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张敏将纸杯往他面前一推,尽量用柔和的声音说道:“现在大环境都不好,公司目前的状况你也知道,每个人工作都有困难,你没完成任务量,我也没办法。”

对于张敏来说,即将被辞退的蒋维国就像案板上的鱼,还在做徒劳挣扎,举刀的人看似是她,可这刀何时落下,并非她一个hr所能决定。

2018年,张敏和同事的日子都不好过。受关税、政策等因素影响,电商行业一夜之间受到影响,张敏所供职的小型电商公司举步维艰,到了年底,不得不加紧裁员。

Read More »

地方财政过年关:“紧日子”还能怎么办?减支出,继续找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eeo-com-cn),作者:杜涛

2019年的中国经历了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同时对于行政性开支的管理也在趋于严格,收支两端都在出现快速的变化,年关将至,处在这些变化中的财政人士正在经历什么?

11月中旬,来自金融机构的宋雅(化名)已经连续三周奔赴西南一座旅游城市,从10月底开始,这座城市一家地方融资平台的借款虽然一直在付息,但是宋雅已经感觉到情况不容乐观;一位东部地方财政局负责收入的人士则一直盯着税务局和城投,他希望能够突然出现一个惊喜:比如借到钱或者税务有了大笔的进账。

而在淮海地区的一位财政人士张笛(化名)告诉记者,他们不仅将2019年的预算砍掉不少,2020年的预算也已经砍了又砍。

2019年的中国经历了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同时对于行政性开支的管理也在趋于严格,收支两端都在出现快速的变化,年关将至,处在这些变化中的财政人士正在经历什么?

“找钱和还钱。这是今年大部分地方财政部门和融资平台目前都在干的事情,”上述东部地区地方财政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Read More »

香港问题与世界真相

2019年11月11日,香港问题再次升级。这次升级的原因是因为一名警察在维护秩序时被黑衣人上前夺枪,警察自卫时开枪,击中一人,随后燥动不安的年轻人在街头开始了更为激烈的打砸烧。

在香港目前这种高压环境下,这种擦出火花的升级磨擦是不可避免会发生的,我们不聊这些注定会出现的细节,我们先看宏观大局,来判定未来走势。

如同过去的文章里说过的,我们要坦然面对的一个问题是,香港30岁以下的年轻人,基本都已经站在西方世界的意识形态里,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和网络媒体,对中国大陆的认知是妖魔化的,在香港,年轻人觉得自己是为“民主、自由”在战斗,他们排斥任何关于中国大陆的东西,好几次我混在队伍里看他们游行时,他们打砸的商店、银行,全部都是因为是中资占股,中国银行、建设银行、360优品(老板是福建人)的大门都用铁皮包裹了一层又一层,暴徒们在那里咣咣咣地使用工具进行破坏。

失去家国情怀的香港年轻人,正在厌恶关于大陆的一切。

香港的教育系统里,一大批觉得自己有西方神圣使命的教育工作者,在他们编纂的书籍里和课堂上,都要花很长的篇幅详细讲解中国大陆1990年代前发生的一些事情,在他们的认知里,这是为了正义在呐喊,为了人民的觉醒在奔走。拿这些事件作话题在香港搞得异常持久,几十年来毫不倦怠。

这些事件几乎是香港年轻人受到的教育里,厌恶大陆的一个起点,随后,在充斥着反华言论的推特和脸书上,香港年轻人看到的都是抹黑大陆的言论,那些推特文章我细细地读了好多篇,读得简直让我产生了幻觉,明明身边的大陆人都过得好端端的,基本上家家户户食有鱼、行有车,看美剧、打王者,有移动支付有24小时外卖,人均一万美元GDP,出门就能坐高铁去远方旅游,愿意奋斗的人疯狂进修,安于生活的人静享太平,而在推特上,中国人仿佛活在一个黑暗恐怖世界里,经济分分钟崩溃,国家分分钟亡国。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互联网上都快黑了二十多年了,中国经济还没崩溃,居然还混成世界第二强国,可把他们给急的。

每当我把视野从手机推特的屏幕前挪开时,我都有一种如梦似幻的古怪感觉。

对中国大陆尽情地肆意抹黑,使香港年轻人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绪,我在推特上看到有人采访香港大学一名男学生,用英语和粤语问他时,他还会回答,一说普通话,那名学生便说“(说普通话)我不会回答的。”,说完马上走开,还一脸厌恶的表情。

我必须得承认一件非常魔幻的事情,在我十几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我的思想跟这些香港年轻人是一样的。

对,你没看错,我以前就是一个大傻逼。

Read More »

蛮族勇士:沉重的代价——香港乱局背后

我这里要列出的,是香港近期的主要经济数据(数据来源为香港政府统计处)。众所周知,香港从6月份开始就没消停过,并开始对香港经济造成显著影响。本文会采取中立态度,客观的列举相关领域的数据,供各位了解这次乱局背后所付出的代价。

首先是最为明显的旅游人数数据。2018年香港总共接待外地游客6515万(月均543万游客),其中内地游客总计5104万,乃是支撑香港旅游业的绝对主力人群。一直到今年5月底,乱局还未起的时候,香港的旅游业表现其实都还不错,月均594万游客,较2018年的月均游客人数的增幅为9.4%。总之,一切看起来都还处于正向增长之中。6月份之后,增长势头戛然而止。6月份的游客总数514万,7月份520万,这个时候游客还处于观望之中,等待香港局势明朗。可惜的是此后的局势更加混乱。于是游客数量进一步减少,8月份359万,到9月份更是锐减到只剩下310万,较2018年的月均游客人数减少了42.9%。9月份的香港酒店入住率只剩下63%,而2018年同期的入住率还能达到86%。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