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house prices now at record-breaking 9.35 times average annual income

The price-to-income ratio, a number that indicates the price of purchasing real estate as a multiple of annual household income, is now at 9.35, an all-time high, according to the Construction and Planning Agency of the Ministry of the Interior.

The situation is even more dire in the Greater Taipei area, with Taipei seeing a price-to-income ratio of 15.47 and New Taipei of 12.7.

The agency released its data for housing affordability for the third quarter of 2016 on Monday, which found a price-to-income ratio that experts would find unacceptable.

Read More »

一个工科生从产业角度对东北振兴和机械制造业的解读

莲花君在工业制造业里面呆了很多年了,也在各种新闻媒体上看到一些关于东北振兴和目前国内工业发展的一些文字和节目,感觉自己有些新的想法,跟大家交流一下,也许不太成熟,希望多指导。

自从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轻工业得到了迅速发展。中国的服装,中国的鞋子等很多商品卖到了全世界,让国人感觉中国确实比以前强大了。但是现在逐渐清醒的我们也认识到,我们的大部分产业还都处在中低端的水平,主要从事着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低端制造业。这也就意味着以出卖廉价劳动力为主,意味着比较低的利润,却往往伴随着很高工作强度。

与此同时,我们过去一些曾很风光很大拿的工业企业却慢慢落后了,也有的被外资收购或消失了,尤其在东北这片被称为重工业基地的黑土地上,这里曾经发生过大量的工业企业倒闭,大量的工人下岗的故事。

Read More »

沉浸在一片狂欢之中举债数百万买房

from 冰川思想库

昨天晚上跟一对在上海工作的夫妻朋友吃饭,听他们讲述自己买房的经历。朋友工作多年存了七八十万元,去年初打算在上海郊区买首套房。当时夫妻俩缴社保已足两年,并未受到限购政策影响。然而看房期间,上海突然出台限购政策,买房门槛瞬间提高,要求缴的社保从满两年延长至满五年。因为女方有北京户口,买不了房的朋友回北京买房。本来有点犹豫,毕竟工作地不在北京,但还是问周边亲朋好友借了七八十万元,最终定下首付买了一套近五百万元的房子。夫妻两年收入大概35万元,贷款300多万元,月供1.6万元,光还银行一年大概要19万元。我替朋友感到担忧且焦虑,年纪轻轻,刚三十出头,就背负四百多万元债务。但夫妻俩却觉得很幸运,因为买的房已从五百万元升值到了六百万元,而且今年也出台了更为严厉的限购政策。

Read More »

解放军又补齐一项较之美军大短板 靠一卫星战力倍增

2008年汶川发生地震后,因为断电,所有的国内移动通信运营商的基站都无法使用。内外联系完全中断。危急之下,15军的勇士们在没有地面信息指引的情况下纵身一跃 ,伞降到灾区。随后建立地面通信枢纽,才将信息传到外面。

有朋友会说,我们那个时候通信手断有那么落后吗?还真有!长期以来,我国实质上没有高通信容量、低成本的通信卫星。包括军队在野战条件下的通信。从汶川地震就可以看的出来,后来的玉树地震、北非撤侨、南海勘探等,海事卫星电话这个词每次随着新闻出现在我们眼前。

为什么在应急指挥、救援救灾、远海航行、边远地区科考等场合下,或者说,凡是需要实现在野外、或者车辆高速行进过程中的语音、图片、数据、视频等传输,只能花钱租用昂贵的海事卫星电话呢?

这是因为——没有其他通信手段。

Read More »

详解苏27战机的副油箱之谜:为何从来没见该机挂过

由于苏-27采用翼身融合布局,所以内部具有充裕的空间,这导致了一个结果,那就是即使在内部油箱没有装满的情况下,飞机的航程也足够作战使用。

苏-27需要5270千克燃油来满足其作战航程要求,而机身油箱总容量却达到惊人的9400千克。但这么大的内油容量也不完全是好事情,根据苏联空军制定的要求,苏-27必须能在80%内油状态下进行8g机动,如果把苏-27的内油容量放开到9.4吨,那么势必就要对机身进行加强以满足过载要求,这反过来会增加重量,降低飞机性能,这是不可接受的。

最终,设计团队与苏联空军协商后决定把苏-27的内油容量限制在5270千克,只在转场或特殊场合中才在机身内部的超载油箱灌入额外的4130千克燃油。

Read More »

中国房地产也到周期尾部了吗?

author: 陶冬

若干年后历史学家回过头来看,会指出这句话是本轮房地产市场由盛转衰的分水岭。“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句话的历史意义在于,它颠覆了过去两届政府的政策逻辑。这些年房地产都被当作支柱产业,被政府用来拉动经济。这些年金融都被当作撬动GDP的杠杆,被政府用来稳增长。我认为,这种政策模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防风险”提得比“稳增长”还重要,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房地产的好日子可能也因此过得差不多了。

这几年中国房价飙升,很多人赚到了钱,也有不少踏空的。除了那些经济能力不足的,踏空的人往往是相对高学历,喜欢分析的。

如果从理性分析的眼光看中国的房地产,无论从供需还是从库存,无论从人口结构还是从可承受能力看,担心油然而起。如果将中国的房价和世界其他地方比较,称其为泡沫,一点也不过分,但是房价却长升长有。理性分析从出发点上就错了!

Read More »

[空军动态] 论苏35、歼11B与歼11D

和之前的文章一样,为了避免讨论成为克劳塞维茨口中的“无理性和无意义的争执”,再设定几个边界条件。
第一是中国空军正在进行的空军建制改革。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所有的战术空军部队都在进行“颈部以下”的大规模变革,根据已经披露的情况我们基本可以判断出此次改革将有如下几个内容,

一是航空兵团将以基地化改革为重点,升格为航空兵旅,取消航空兵师并由战区指挥所对战术空军实施指挥。相比较过去航空兵团与场站分离的二元体制和各师之间支离破碎的小块空域划分,新的战术体系无疑将增大战术空军的训练空域,提高部队的协同保障能力和减少指挥层次,此处按下不表;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