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禁止蒙面集会游行,刻不容缓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支振锋、诸悦】

“黑衣蒙面”往往是古装影视中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的匪徒形象,或者是当代极端恐怖组织IS(伊斯兰国)成员的典型装扮。但令人震惊的是,在近三个月的香港修例风波中,激进示威者屡屡在黑衣蒙面的掩护之下做出暴力犯罪的行为。黑衣蒙面行为助长暴力示威,制造暴力极端事件,宣扬极端政治理念,危害极大,应予依法严肃对待。

一、黑衣蒙面助长极端和暴力

香港回归以来历次政治运动中,都有人员佩戴面具或穿着黑衣;但本次所谓的“反送中”运动开始,大批游行示威者开始有组织黑衣蒙面。

据境外媒体报道,他们身着黑衣面罩的目的是表示丧服,一是为了“纪念”30年前那场运动,二是表达对特区的极度失望,三是整齐划一免于被警察确认身份。据统计,自2019年6月6日开始香港法律界带头举办黑衣游行至9月10日,有大批组织化或半组织化黑衣蒙面者参加的游行示威共有39起(占全部的81.25%),其中:六月的7起中的3起有黑衣蒙面者参加,七月的18起中有14起,八月的20起中有19起,九月的全部3起[注]。而且,6月以来所有街头暴力冲突都是黑衣蒙面者所为。

Read More »

为什么有人会买负利率债券?

作者:伍治坚

假设你花100元,购买一个面值100元,年息为2%的5年期债券。那么每一年,你会拿到2块钱利息。5年后,你会拿回那100块钱。

我们现在假设,该债券的年息为负2%。也就是说,你买了这个债券,每一年还要倒贴对方2块钱。5年累计下来,总共倒贴10块钱。然后在5年后,拿回你自己的那100块。

问题来了:你会买这样一个债券么?

读者们可能会回答:谁会这么傻,倒贴去买债券?买这样一个债券,我还不如把钱放在家里,虽然没有利息,但至少不会亏。

但事实上,确实有不少机构,即使是负利率,也需要购买这样的债券。其中有一个很大的买家,那就是各个国家的养老基金。

16cefb3a7b2156d03fe0210b.jpg!custom660

上图显示的,是2018年几个主要的工业国家养老基金的资产配置。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国家的养老基金,都有不少债券。其中有些国家,比例还挺高(荷兰51%,德国49%,美国也有28%)。如果我们计算这些养老金中的债券的真实收益率(名义收益率-通胀率),就会发现,有好几个国家,都已经陷入负的真实收益区(比如荷兰、英国、德国、瑞士和日本)。

Read More »

马克龙政府平息“黄背心”运动,或可供香港政府学习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冈特·舒赫】

这个世界上没有两件事是完全一样的,而且一个西方人的言论有可能会给当下有关香港局势的舆论火上浇油,我绝不希望造成这样的结果。

不过作为一个在法国安家且在中国大陆经营一家公司的德国人,我还是在当下香港的黑衣暴乱和自2018年10月持续至今但已近尾声的法国“黄背心”运动之间发现了一些相似之处。

在付出高昂学费之后,马克龙政府已从“黄背心”运动中收获了教训。法国社会遭受了严重损失,不仅包括直接的物质损失,法国经济也备受打击。据法兰西银行预测,今年的法国经济增长率可能会因这场运动遭到腰斩。下面我们来看看法国和香港两起事件之间的相似性,并对法国在应对“黄背心”运动时的经验教训进行总结。

香港暴乱与法国“黄背心”运动的相似性

两场运动各有其发生的原因:法国的“黄背心”运动源于为响应《巴黎气候协定》而进行的燃油价格上调,而香港黑衣暴乱则与《逃犯条例》修订有关。当上述事件引发抗议活动之后,法国和香港特区的行政领导起初都希望抗议活动能迅速平息,可是这并没有发生,他们满足了抗议者的最初诉求,然而目前来看,这种满足已来得太迟了。示威活动参与者的情绪已被挑动起来,他们开始提出新的要求。

法国“黄背心”民众抗议汽柴油价格居高不下和高昂的燃料税(图/视觉中国)

香港黑衣示威者(图/港媒)

Read More »

一个海外华人对香港事件的观察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衷音】

笔者是一位长期生活在西方社会的华裔,最近也一直关注香港发生的事情。知道香港因为修改引渡条例而发生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造成很大社会后果,国际上也广为关切。

游行在西方社会里很正常,是民主社会表达意见的一种方式。笔者在西方社会里看惯了形形色色的游行,也参加过多次当地的游行。香港年轻人对政府修改法律用游行的方式表达意见无可非议,是他们对政治有热情、对社会有责任心的表现。

然而,一些示威者后来强行冲击香港立法会大楼进行打砸,对立法会设施造成严重破坏,还有些示威者用毒性化学粉末及其他方式攻击警察,将和平游行变成破坏性的暴力,这是任何法制社会不能容忍的。反社会的暴力运动不仅自毁前途,妨碍他人生活,也会对香港未来的社会声誉及经济前景造成深远的损害。

香港示威发生后,有些西方政客出于各自目的频频发声干预,海外媒体也有各种带有倾向性的报道。笔者与香港年轻一代的父辈同龄,又在西方社会生活了几十年,根据现有的各种信息现象观察判断,可以感到香港发生的事情及目前事态的发展远比许多人认为的复杂,表象之下激流汹涌,已经大大超出香港这个弹丸之地的法律问题争端,各方势力暗中较量,香港已经成了国际博弈的前沿战场。

Read More »

机场重地,岂容暴徒横行!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仲麟】

8月12日,笔者刚刚结束每周例会回到办公室,就看到香港机场由于动乱,为安全考虑宣布关闭。

作为一个民航从业者,笔者看到这条新闻时又惊又怒:惊的是在9·11事件及土耳其机场爆炸案之后,从未见过机场因非恐怖袭击的安全因素而关闭;怒的是香港机场作为全球民航重要枢纽机场,关闭之后影响极大,而暴徒们竟然冲击香港机场入境口导致机场关闭。

如此丧心病狂的行为无疑极大影响了香港的秩序,也引发了进出港旅客及市民的极大愤怒。

图片来源:微博@黄芷渊

笔者查阅香港机场的进出港航班列表,自下午4点开始大量航班显示延误或取消。至晚上十点半,最后一班起飞离港的飞机是18时21分起飞的菲律宾航空Z2 1265航班,自那之后再无民航班机起飞。而进港航班除了已经起飞的长航线航班,其余航班全部取消。

Read More »

海那边的邻居们

author: 蛮族勇士

我大中国最主要的三个邻居,韩国、日本和台湾,最近的局势都有点乱。各位必须知道,这三个邻居是我大中国最主要的商品进口来源,我大中国必须要从这三个邻居手里大规模进口电子配件以及精密机床,加工成终端产品,比如手机和空调,然后出口到欧美地区,才能挣来足以支撑我国经济发展的外汇。基于这样的理由,我们很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三个邻居最近都在乱搞些啥。

首先说韩国。韩国的文在寅总统。他是为数极少的纯赤贫家庭出身的总统,加入过特种部队,跟卢武铉一起当了很长时间的律师,并因此从政,先是给卢武铉总统当秘书,一步步升到幕僚长,也就是秘书处主任。这是他在总统之前最正式的官职。2017年文在寅成功竞选总统,上任之后开始执行一条非常奇特的治理之策:以民粹主义对抗财阀。

文总统赤贫出身,也没有大企业或政府的实际业务部门的工作经历,所以他跟此前绝大多数总统不一样,跟财阀之间毫无利益上的关联。在他的执政方略里,财阀无疑是阻碍韩国经济发展的罪魁祸首,必须杀之而后快。当然,财阀也不是想杀就能杀的,文总统的办法,就是团结最底层的人民,给底层国民发福利,煽动民意的力量,让财阀投鼠忌器,只能束手就擒。

然而悲剧在于,文总统设想中的发给底层国民的福利,根本就发不下去。这里我将他的福利构想整个发给大家看看:“2018年将把全国70%的65岁以上低收入老人的养老金标准从现行的每月20万韩元调整至25万元,2021年再提高到30万韩元。给予0至5岁儿童每月10万韩元津贴并逐步提高标准,将申请育儿停职的父母休假期间头3个月的工资提高1倍。设立青年求职补助金,为不享有雇用保险的求职者提供最久长达9个月的月度30万韩元补贴。”这份全面覆盖了老人、父母、青年和求职者福利构想如果全面实施的话,韩国政府每年需要新增至少24万亿韩币的支出。韩国政府2018年财政总收入398亿韩币,仅仅维持此前的各项支出就达到了428亿韩币,还真背不起新增的这20多万亿韩币的福利开支。所以文总统喊了一年多增加福利的口号,政府一毛钱都拨不出来。

Read More »

停滞的原子世界和狂奔的比特世界

科技是在加速吗?

如果问10个人,大概会有9个人的回答是——对,当然在加速!

今天的iPhone是十年前第一代运行速度的100倍;20年前,电脑的内容是256M,今天一台最普通的廉价手机的内存也至少有2G……

然而这个答案并不准确!

进步其实只是一种错觉,科技的飞速进步仅局限于IT互联网领域,换句话说这些进步都属于比特世界的进步;而我们的生活除了比特世界,还有一个和每个人息息相关的原子世界,不可辩驳的现实是:

原子世界毫不夸张地说是在原地踏步——

我们的汽车和几十年前的汽车没有本质区别;

我们现在主流的飞机波音747是1965年发明的;

在1972年之后,我们就再也没去过月球、再也没能力造出土星5号那样的火箭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