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带领台湾走出“失去的二十年”?

谁能带领台湾走出“失去的二十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智谷趋势(ID: zgtrend)

今天(15日)上午,国民党公布党内初选民调结果,韩国瑜支持率44.8%,压倒性大胜,郭台铭只得27.7%。

如果不意外的话,这个曾经打过陈水扁一耳光的韩国瑜将代表国民党参加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与绿营一决高下。

你黄局长想起了前几天的一幕,早在10日的时候,民调结果已初步显示,妈祖的儿子郭台铭输给老韩,他哭着给台湾媒体说,希望韩国瑜留在高雄,“保住自己的历史定位”,4年后他愿意让位给老韩。

政治的魅力真是奥妙无穷啊。钢铁直男郭老板在自己的鸿海帝国里说一不二,俨然13世纪的蒙古征服者成吉思汗。一牵扯到领导人宝座,也能声泪俱下,拿出手帕擦眼泪。

据说,新加坡建国之父李光耀一生当中只哭过流泪三次,一次是离开爱人,一次母亲去世,第三次,就是脱离大马。

看来,这世上唯有两件东西,能牵动一个强人泪腺:女人,或者江山。

Read More »

阿土哥:杠杆狂徒

作者:投资大顽主

16b7712072f52173fdcba1c5.jpg!custom660

华尔街有句老话:「华尔街有老的交易员,也有胆大的交易员,但没有又老又胆大的交易员。」

远在东方的投资者阿土哥似乎是这句话的反例,他在网络江湖高举杠杆旗帜,一次又一次的压注成功。

可是,屡次惊险过关的他仍不满足。对他来说,杠杆之路并没有终点。

1

阿土哥第一次尝到杠杆的甜头是在2014年的垃圾债上。

由于南钢股份连续亏损可能导致债券评级下降,当时的南钢债被公募基金无脑抛售。

经过测算,阿土哥发现南钢债的性价比显著提升,而且,这个债券还由复星担保,综合分析违约风险并不高。他决定要赌这一把。

尽管已做好心理准备,但在持有过程中,由于杠杆加身,阿土哥还是有些不安,他在鼎级理财网(简称鼎财)发出帖子探讨南钢债的违约问题,试图在网上找到盟军。

事实证明阿土哥多虑了,他的判断无误。由于上了2倍杠杆,阿土哥在几个月时间内便小赚了一笔。

Read More »

Jesse Livermore Quotations

jesse-livermore-quote-great-traders

“After spending many years in Wall Street and after making and losing millions of dollars I want to tell you this: it never was my thinking that made the big money for me. It was always my sitting. Got that? My sitting tight! It is no trick at all to be right on the market. I’ve known many traders who were right at exactly the right time, and began buying or selling stocks when prices were at the very level that should show the greatest profit. And their experience invariably matched mine. That is, they made no real money out of it. Traders who can both be right and sit tight are uncommon. I found it one of the hardest things to learn. But it is only after a stock operator has firmly grasped this that he can make the big money.”

Jesse Lauriston Livermore

Read More »

为什么我们做投资越来越难?

作者:持有封基

不说普通投资者的七输二平一赢,即使是老手,也会感觉到过去的很多证明行之有效的方法在这几年也越来越难以战胜市场了。那么,市场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我们借助果仁系统,把我们最常见的PE、PB、股息率TTM、PEGTTM、ROE和神奇公式做了回测,时间是2007年开始一直到2019年7月5日的13年多的数据,前五个因子选股全部在沪深300的标的中,每40天换一次,等权再平衡,单向交易成本千二,对比是同期的沪深300全收益指数。

Read More »

高考,社会公平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和致幻剂

早就想写一写这个题目,彼时正值深圳“阿玛尼少年”旁听两会放话“不要让一张考卷来决定我们的未来”,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不过当时已经放假回家,一本重要资料《无声的革命》还在北京,所以回京之后赶紧整合手头资料,来讨论一下高考的问题。

一、无声的革命

公元581年,是在中国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年份。这一年,隋文帝杨坚继位,随即废除了实行了三百余年之久的九品中正制,并通过考试选拔官员,开创了科举制度的先河。从此,我国历史告别了士族地主阶级的统治岁月,进入了庶族地主阶级的时代。

新中国成立后,史学家们吸取马克思阶级史观的养分,将中国历史划分为三个阶段:(1)战国、秦、汉——贵族地主阶级统治阶段;(2)魏晋南北朝——士族地主阶级统治阶段;(3)隋至清——庶族地主阶级统治阶段。字面意义来理解就好:贵族是看血统;士族除了血统,也要看门生、学徒、同乡、故吏;而庶族,就是最广泛意义上的地主阶级。

科举制度的成熟与完善证明了,经过魏晋南北朝的动荡,帝国已经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确定统治阶级的方式——既不是靠血统、也不是靠门第,而是考试,看你的读书能力、文化能力。同为地主阶级,庶族地主既无高贵血统,又无显赫门第,只能通过考试的方式进入政权,反倒更能保证帝国的中央集权和行政效率,成为了最适合帝国的统治阶级。

Read More »

新时代的“三座大山”:消费降级、审美滑坡与多元化的丧失

去年年底,“消费降级”这个词开始在社交网络上流行起来。因为并不是一个严谨的学术感念,大家使用这个词的语境大抵是“我曾经能买到多贵的东西,现在买不到了,所以消费降级了”。这背后所反映的基本是生活成本升高但收入没有升高,以及大环境经济不好等现象。但是这个词最早出现的本意并非如此,据可查证的资料“消费降级”一词最早在2017年长江商学院一次论坛上提及,本意是新兴企业通过低价策略占领市场(如打车软件、外卖软件、视频网站等),但获得垄断地位后非但没有了优惠政策,反而要薅消费者的羊毛;以至于消费者花同样的钱只能买到大打折扣的产品或服务,变相的等于“消费降级”了。

但我认为,大家对于“消费降级”体验的背后,还有更本质的东西。就如我在《脏脏包批判》一文中所说,消费主义已经深入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而消费主义一大本质特征就是人们痴迷于符号价值的实现,而忽略了商品本质的使用价值。

Read More »

38岁,负债200万,被裁员:财务自由,才是中年最大的骗局

我有个朋友,38岁,很拼的那种,后来进了滴滴,中层管理,年薪差不多50万。出身贫苦家庭的他,从来没有看过那么多钱,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走上巅峰了,入手了一台宝马,在广州买了两套房,表面上风光无限,但都是贷款。前些年聚会,他最爱说的四个字,就是财务自由。今年春节聚会时,他没有再提起了这个词,额头上多了好几条皱纹。“脑子跟不上年轻人,精力耗不起加班,房贷车贷又是一座大山,今年业务没那么好,真的有点难熬,原来很多东西没我想的顺。”春节过后还不到一个月,他突然收到了裁员信息。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