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磊:想明白这3个问题,才知道如何过上 “向往的生活”

文 | 李栩然

首发 | 栩先生(ID:superMr_xu)

​《向往的生活》这个节目满足了不知道多少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远离城市、自由自在,院落菜地,池塘春草,园柳鸣禽,三两好友来访,品茶聊天……

这感觉,像极了范成大笔下的诗句:

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

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日长篱落无人过,唯有蜻蜓蛱蝶飞。

坐睡觉来无一事,满窗晴日看蚕生。

但真正让我感叹的,并不是电视里的综艺节目,而是作为投资人、主演的黄磊在节目里展示的厨艺、知识,他的朋友们,他的阅历,和他的生活态度。

趁着周末,我很认真地梳理了一下他的经历。发现,即使抛开这些综艺,他的人生仍然是别人向往的生活。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我的博士老公 失业了

作者:momokoww(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99196682/

7月初的某一天,平凡得我们都记不起它的具体日期。老公突然告诉我,实验室负责人找他谈话,说因为经费紧缺,他负责的实验做不下去了,所以博士后合同到月底结束就不再续签。

我的博士老公,即将失业。

老公对于自己的能力没有任何怀疑,所以也没有特别着急地找下家,想着把实验再做一做,到月底好好收尾,然后休息一段时间——毕竟连续两年每周工作六天、每天十二小时的工作模式已令他疲惫至极。

我因为刚生完宝宝不到两个月,还在产假里,也没有工作的压力,对于他的悠哉,也默许了,想着休息休息也好,养精蓄锐嘛!况且,985、211和多大联培的博士,跟的又是院士级的人物,博士后又是在中科院,不说好工作排队上门,一两个月内找到一个薪酬、前途都好的工作应该不成问题。

Read More »

陈志武 | 中国尚缺一个一以贯之的“故事”

编者按:本文为知名经济学者、香港大学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陈志武与FT中文网编辑王昉就中国改革开放40年所做的一次访谈,围绕陈教授近十年前发表的一篇极富预见性的文章展开。在那篇写于2009年、题为《从2049年看中国》的文章中,陈教授预言,只关注经济的“半边改革”将会造成体制与国民心态的扭曲,最终导致经济增长受阻,外部环境紧张。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经贸和外交形势在很大程度上验证了他的观点。基于对现实困境、普遍人性和历史趋势的研究,陈教授认为,未来30年,中国需要一场兼顾政经的,可称为“2.0版”的全面改革,也只有那样,中国才能营建前后一致的价值体系、制度体系和文化体系,讲述一个贯穿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国故事”。以下为整理后的访谈全文。

FT中文网:陈志武老师,您在十年前写的一篇文章《从2049年看中国》最近在中国互联网上再度广泛流传,读者们无不惊叹它强大的预见性。在这篇写于2009年10月的文章中,您准确地预测到之后十年中国经济的大致走势,以及我们此时此刻会面临的一些困境。比方说,您认为当时的“四万亿”以及其后的一些政策,会让“国进民退”加剧,让国企垄断上升,而民企受到挤压,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会不断上升,而民间消费需求会不断下降。您还预言,到2018年时,严格意义上的金融危机还没有发生,但是潜在的金融危机已经转变成了财政危机。记得当时“四万亿”推出时,大部分人是叫好的,认为它起码部分驱散了全球金融危机给中国经济带来的阴影。您的观点在当时应当是少数派。能否先回忆一下这篇文章的写作过程?

陈志武:2009年时,《中国企业家》杂志找我,请我写一篇《从2049年看中国》。我一开始拒绝了,因为自己从没写过这种科幻小说。但几天后我想,也许我可以借助未来,谈谈今天的中国应该做什么事。

当时我觉得,“四万亿”方案短期让中国渡过了危机,非但如此,中国更是利用危机,让自己大大地、快速地上升了一番,从表面看,大多数人会觉得是蛮好的事。但是,假如用人来做比喻,你该生病的时候,身体能发烧,说明你的身体在发挥作用,不发烧反而不好办。社会和经济体也是这样:有时候发生一些危机,不是坏事,关键是怎么回应。最糟糕的是,危机发生后,不去做该做的结构性调整、体制性改革,反而变本加厉,把结构性的扭曲不平衡推到一个更高的高度,给潜在的更大的危机埋下种子。我当时非常担心,中国那些关键的结构性改革,包括国有企业的改革、土地制度的改革、减少地方政府作为投资者和消费者的改革、制约地方政府的权力的改革,到最后都没有做。

所以我写这篇文章,是希望借助于“未来可能会出现危机”,来给决策层一些压力,让他们去正视这些必要的结构性改革。我的愿望是好的,但同时我也很清楚,人的本性决定了,你要是日子过得很好,而且越过越好,要自己主动地改变,给自己动一下手术,是很难的。我在文章中,对2009年到2019年这10年的大致历程做了一个判断:根据人的“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本性,就知道,“国进民退”只会进一步强化,而到2018年左右,就会有点坚持不住了。

FT中文网:这篇文章当时引发了怎样的反响?Read More »

香港楼市入冬,一个时代结束了!

来自楼市头条的雪球原创专栏

1997年,拿到第一笔年终奖的张伟决定在香港完成置业梦想。

几经挑选后,他连夜排队抽中了位于香港深井浪翠园小区的一套住宅。虽然总价高达742万港元,但当时的借贷环境非常宽松,首付仅需一成,他觉得非常幸运。

谁料,这套房子竟成了他一生的噩梦。

2003年,金融危机加上非典席卷,香港房价开始暴跌,比1997年的高位下跌了约70%。张伟买房时从银行借贷了667.8万港元,到2003年房子总价跌到了250万港元,只剩原价的1/3。

由于房产的抵押价值已经低于未偿还贷款总额,张伟只能眼看着银行收走这套精心装修的房子。银行以200多万港元将房子拍卖后,他还倒欠了银行200多万港元。

张伟成了当年香港10万“负资产”者的其中一个。按照彼时香港240万套房产计算,张伟这样的“负资产”者占总购房人口的5%,未偿还贷款额高达1650亿港元,王菲、张卫健等明星也是其中的一员。

直到2016年,张伟花了13年终于还清了所有欠款。

Read More »

2020年台湾更加险峻

作者: 洪博学

很多人说,这次选举结果是台湾人的胜利,我却不如此想,我认为这次选举,是台湾人的失败,因为这是一场“负负不会得正”的选举,民进党固然输了,国民党票面赢了,人民心目中,两大党好感度仍然低迷,年轻第三势力也尚未抬头,台湾人民还是沉陷在两个烂苹果之间的轮回,这场选举只是造就一位短暂平民“假神”英雄而已,所有选民激情过后,都知道“老韩无法拯救高雄”,那么台湾人的胜在哪里?

2014年的那场政治海啸,淹没国民党,果然四年后的海啸淹没民进党,这场海啸和四年前极端类似,打着“支持某某某,就是支持蔡英文”的口号,传遍台湾各地,不满年改的团体,终于和底层不满的经济选民合流,加上蓝色复辟力量,以及红色资金和网军加持,海啸淹没绿色植物,也殃及刚刚下苗的小绿草,势不可挡。

Read More »

从彭斯的三篇讲话看美中关系的未来演变

作者: 未普

自从特朗普就职以来,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一直保持低调。但最近,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有关中国的三次讲话对理解动荡的美中关系现状,洞见美中关系的未来,是一把钥匙。

彭斯10月4日在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发表长篇演说,严厉批评中国。他批评北京政权使用全能政府的手段,利用政治、经济、军事以及宣传等工具,在美国推进其影响,干预美国的国内政策和政治,“挑战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并试图改变国际秩序使之适合他们的利益”。彭斯宣示,美国开始对中国展开“决定性的回击”。外界广泛认为,彭斯的这篇演说形同新冷战宣言。

彭斯的第二篇讲话是他在参加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会议前,即11月13日,接受《华盛顿邮报》访问所作。和第一篇讲话相比,其中有几点说法更为严厉:1)美中是否陷入冷战,决定权在中国。中方若想避免与美国发生冷战,必须彻底改变其行为,“美国决不退缩”;2)美国对于在阿根廷与习近平达成贸易协议一事持开放态度,这是中方避免与美国发生冷战的最佳机会;3)美国不再相信口头承诺。美方不是寻求承诺,而是要看到结果,要看到中方改变姿态。这讲话被外界看作是最后通牒。

彭斯的第三篇讲话则发生在11月18日举行的APEC会议上,彭斯当着习近平的面,直接挑战习。他斥责中国用配额、强制技术转移、盗窃知识产权和大规模工业补贴等手法,造成与美国的巨额贸易顺差。对南海问题,彭斯宣示,美国将在国际法所允许的以及美国国家利益所要求的任何地方飞行和航行,还对中国“一带一路”可能引起的债务问题告诫与会国。彭斯再次强调美国的强硬姿态:“除非中国做出改变,美国绝不改变方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