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讲述三星王朝威权下的辉煌与昏聩

至今,没人能说清,究竟是什么引爆了三星Note7,是什么引爆了三星。有三星员工推测,可能是三星对于电池的检测或者验证算法出了问题。 这篇文章来自我的一位朋友,在他的职业生涯,与三星有过诸多交集。这本是一家上市的公众公司,却通过种种手段,让其成为一个王朝,控股表决权、现金流、人事任免权被牢牢掌握在李家人的手里,这里有上皇,有太子,有外人察觉不到的权威等级,有利益输送渠道,甚至有东厂。

这位朋友说,正是这种集权与威权的方式,让三星的整个组织,隆兴的时候可以迅速蹿升,因为它的执行力异常强大,停滞、平庸、甚至低迷的时候,则暗流涌动,病灶丛生,因为整个免疫系统都可能出了问题。

Read More »

 闲聊聊出来的城市化乱相

文/无尊

在回家的火车上遇到一位老乡,这位老乡原本住在我家乡某地级市的效区,不过随着近些年来“农村城市化”和一系列的“棚户改造”以及“老城新建”,现在也早已经成为城市人了。和老乡在火车上度过了十余个小时,无聊之余,也就无话找话,聊几个能够产生共同兴趣的话题,在闲聊的过程中,这位老乡无意识中就跟我聊出了他们那里目前存在着的几个现状,由于这几个现状都跟房地产、跟城市化有关,都有那么一点出乎我的意料,我就觉得有点意思,所以也就在这里一起分享给大家。

Read More »

说两个由房子而中产的实例

文/无尊

第一个实例:乡邻两口子九十年代去深圳开店,店由乡邻的妻子打理,店子的经营状况不好也不坏,但讨个生活还是没有任何问题。乡邻无文凭、又无一技之长,属混社会类型,刚去深圳的前许多年,由于家庭的财政权被妻子掌控着,受多了妻子的白眼和窝囊气,经常厚着脸皮问妻子讨个烟钱,妻子也是打发的象叫花子一样,所以抽的烟也都是最廉价的烟。
但乡邻有一个优点,这个优点也几乎是所有混社会人共同的优点:就是胆子大,不前怕狼后怕虎的。千禧年之后,乡邻通过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激活了妻子,让妻子把多年的积蓄拿出来首付了第一套房子。不久之后,乡邻就通过房子尝到了甜头,英雄也就有了用武之地,继而就有了第二套和第三套房子,家庭地位也随着房子的“一路向西”而实现了咸鱼大翻身。现在,乡邻已经套现深圳的房产,在东莞某镇建了一栋十余层高的公寓楼,当起了寓公。

Read More »

在京的房子,是留着出租?还是卖了回重庆置办几套投资?求解惑求分析!

因计划一年后回渝,在京的房产如何处置转眼摆上日程。刚跟媳妇辩论到现在,简单说说自己的情况,也请大家帮忙分析。

2004年在北京买的这套房子,位置在东四环边上,靠近大望路,2014年通了地铁,勉强算是地铁房(其实要走差不多20多分钟)。因位置较偏,处于一个口袋地形里面,当时周边还有不少农田禾苗,因此买的价格极其便宜,3800元/平,136平算上乱七八糟的税费当时一共也不超过60万。贷款早已还完,目前基本无甚压力。

前几天lou了一眼门口链家的报价,同样的户型同样的朝向,基本能报650-700万的价格。年初600万就算高阶,不到1年时间,差不多涨了一辆高配Q7出来。当初的无心插柳,如今家里面最有价值的一块资产,我的确也是醉了~~

Read More »

操纵经济学:京沪永远涨的另类解读

作者:丁家烜 人民币交易与研究论坛成员、长期从事资产管理工作

 

由于人口转变等原因,全球主要经济体都面临结构性的问题。从历史来看,自由市场并不能很好地应对结构性问题,反而可能在短期内带来诸多不稳定因素,使经济社会落入长期的恶性循环。但计划经济早就被证明只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恢复计划只是少数人的迷思。

在此背景下,新计划主义横空出世,悄然间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推进到全新境界,让人不禁感叹社会进化中神奇的适应性和想象力。

Read More »

中产阶级的忧虑:与蝼蚁一样生存

李建军,32岁,北京程序员。
在南三环有套小房子,五十多平的开间,硬是改成了两房。
这套房是七年前结婚时,两家人一起出钱买的。
付了三成首付。
当时两万一平,现在六万五。

买房那年,有朋友祝福:“恭喜买房了!”
也有人阴阳怪气:“呵呵,三十年贷款,你睡得着觉吗?”
说这话的人是个同事,北京大姐,本地人,没房。

七年过去,李建军女儿都五岁了,越来越发现房子太小不够用。
但现在房价已经涨得连爹都不认识了,就算把小的卖了也换不起大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