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私人债务危机到底有多严重?

作者:秦伟平

中国债务风险高企几乎是人人皆知的公开秘密,截止2016年底,中国的债务总额已经突破200万亿,去年同期GDP的270%。如果不出意外的话,2017年底的新数据更让全世界大吃一惊,笔者预计可能会突破250万亿,将是同期GDP的300%,创下历史新高,穆迪等国际评级机构应该会继续下调中国主权债务评级。中国政府当然知道去杠杆的重要性,但基于政治挂帅确保GDP增速和社会就业及稳定等多种因素制约,中国债务规模依然保持高速增长,完全无法自控,去杠杆也成了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中国债务的负债主体主要是中央及地方政府和他们直接掌控并背书的国有企业,背负着超过80%的债务,相比私营企业负债寥寥,私人负债的急剧上升引起笔者强烈关注,截止2017年5月,中国居民私人的长期贷款高达22.2万亿,这个数据基本上都是房贷,加上车贷及信用卡消费贷款等,中国私人债务总额应该超过30万亿甚至更高,中国私人债务危机到底有多严重?其实直接关系到每一个普通公众的切身利益。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当下中国最好的生意

作者: 琢磨先生

当下中国最好的生意,概括起来无非就是:向少年卖娱乐,向少妇卖仁波切,向老女人卖青春,向中年男人卖鄙视,向老男人卖健康,向上班族卖焦虑,向屌丝卖性暗示,向玩知乎的卖知识,向看微博的人卖无聊,向读公共号的人卖鸡汤,向玩游戏的人装备,以及向中产阶级兜售生活方式。

少年正处懵懂,人格尚未成熟,特别喜欢追逐潮流,而各路明星无疑是潮流的引领者。想想我小的时候,虽然没几分钱零花钱,但千辛万苦省吃俭用积攒下几块钱去理一个郭富城的中分头。现在孩子零花钱多了,你可不要小瞧这笔钱,扛不住孩子数量多啊,你们还记得南宁三中的一个小卖部拍卖光租金一年就是173万吧。除了各种学习用品辅导书,就是各种娱乐明星的周边了,以后可别随便看不起人,大富豪就隐在校门口周边。

Read More »

权力继承的灾难

作者: 李怡

十九大之后,中共面临最困扰的政治问题和社会灾难,是权力继承。

最高权力的转移,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政治生活最大最棘手的难题。中国远古有尧舜的禅让,但这既非制度化,嗣后就无以为继。从帝制到共和,从民国到中共政权,两千多年历史中所有的内部斗争,腥风血雨,勾心斗角,人性扭曲,心术权术,都围绕着最高权力的继承。中国古代被认为最英明、最有胸襟的明君唐太宗李世民,贞观之治被奉为楷模,但他获取皇位固然是经过杀兄逼父的玄武门之变,而他传承子嗣更酿发一个个悲剧:14个儿子中,3个被杀,3个自杀,3个早夭,1个被“幽闭”,两个被废为“庶人”又被流放。最后立九子李治,还要为他未来登基扫除障碍。结果,李治娶了父亲的才人武则天,儿子孙子几被武则天杀个精光!唐改元为周。太宗一世英名,败于权力传承。

Read More »

影帝贾跃亭 全剧终!

网友把贾跃亭的名字解释为——造假,猛涨,跌停!

刘胜军

人生如戏。贾跃亭一直在努力演戏,演技直逼奥斯卡。只不过戏曲总有终了时。“负责到底”也好,“下周回国”也罢,恐怕最终等待贾跃亭的只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昨天,《财经》援引知情人士称,多名发审委委员被调查,并已经被采取强制措施。这些人员中包括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谢忠平,其为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副主任会计、北京天圆会计师事务所副总经理孙小波、以及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董事兼执行合伙人韩建旻。韩建旻虽未直接参与乐视网的首发申请,但在后者IPO期间提供了帮助。
据悉,涉嫌此案件的最终人数将超过 10 人。注意啦,这些人被调查主要是涉及乐视IPO 造假。
乐事网于 2010 年 8 月登陆创业板,成为第一家登陆国内资本市场的视频网站,上市交易价格超过发行定价 60%,开盘价达到 49.44 元。虽然乐视网在国内网站流量排名远远落后于其他公司,但股价一路上涨成为创业板龙头股票。更神奇的是,在视频行业集体亏损的大环境下,乐视网竟然逆势盈利。
Read More »

歼20真实尺寸终于曝光 称其太大不能上舰者惨被打脸

在现代重型战斗机系列中,苏27是气动外形设计最不紧凑、尺寸最大的一个系列。

一直有人说歼20太大,上不了航母——实际上歼20的长度和翼展比基本型的苏27都要小,更不要提苏33/歼15了。

在苏27家族中,各个型号的翼展基本保持一致,都在14.7米;主要的尺寸差异来自于飞机的长度和高度。由于垂尾的设计变化较多,苏27家族的机高数据较为复杂,而且规律性不强,从5.85米到6.43米不等。

Read More »

中国互联网史就是一部流氓史

作者:吴海兵

引言:英雄枯骨,流氓上位

英雄乱世,诸候相争,杀伐四起,三国鼎立。

从历史的维度来看,互联网也算是千年未有之巨变了。

现在的AI智能、区块链,也都是以internet作为基石,暂时还想象不出什么颠覆性的技术可以取代互联网。

这个时代我们见识过不择手段的大佬,追赶时代的骗子,自得其乐的博主,不求名利的段子手……但看到更多的仍然是流氓,他们最终取得了胜利。

英雄枯骨,流氓上位,可能这才是任何大变革时代的本质。

Read More »

大清民众值不值得拯救

作者: 二大爷别院

段光清是满清咸丰年间的一个很著名的官员。这个有“段青天”之称的能吏在江浙一带多地当过县令、知府,他讲述自己为官经历的《镜湖自撰年谱》中记载了一个真实的滴血的故事。

1852年,浙江宁波府鄞县的两个乡,南乡、东乡民众先后暴动,冲进县城烧了县衙,还把宁波知府五花大绑,在城隍庙羞辱了一番。按照满清律例,聚众五十人以上闹事、哄堂塞署、逞凶殴官这些都是必须斩首的死罪。东乡、西乡这些个历来温顺,只知道磕头纳粮的民众,何以生了豹子胆,敢冒着这么多的死罪名目暴动呢?

Read More »